悠悠书盟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在线阅读 - 第1698章 剑斩胡夫

第1698章 剑斩胡夫

        身体抖,不一定是被气坏了,也有可能是想拉肚子,又或者怀里抱着一块烧红烙铁。

        胡夫宗主面临的,是后一种局面,剑不是好借的,金家岂会毫无准备,就将祖上传下来的宝贝,轻易交到他手里。

        破天剑在胡夫手中,类似不断“加热”状态,被秦宇外加胡志明,硬生生拖了两个时辰,它已经变得很烫手,能不动声色默默承受,胡夫的隐忍功夫可谓高绝。

        所以他之前说的,秦宇“小聪明”得逞是真的,胡夫的确受了一些影响,不大但的确存在。

        也正因为这样,胡夫抬手出剑,没有什么遮掩,也不想玩什么猫抓耗子的游戏。

        开局就是大招,杀死秦宇,毁掉开天剑宗!

        “破天剑!”

        一座座剑峰虚影中,降临剑息至此的大佬们,脸色蓦地一变。

        中荒神州疆域辽阔,有无数剑修及更多佩剑,但身为此道巅峰人物,自然对世间顶尖仙剑如数家珍。

        一眼就可认出来,胡夫此刻手持仙剑,正是剑道世家金家,传承有序的破天剑。

        气息做不得假。

        这让燕然山大佬们,忍不住暗暗皱眉,剑道世家的影响力,足够与十剑宗相提并论。

        如今,对方公然插手开天剑宗之事,看似是因为,之前金庚险些被杀死之事,但谁又能保证,其中没有别的隐情。

        金家与周天剑宗联手,这已经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有资格凿动燕然山中局势。

        大人物们久居上位,一念动即牵扯无数,瞬间就展开了,一系列的联想与猜测。

        至于开天剑宗……

        在胡夫毫不犹豫,召出破天剑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以他剑道境界,得仙剑之利加持,皇境都可一战。

        伪小世界这种东西,看似皇境之下无往不利,但胡夫一剑过去就可斩破,秦宇如何能敌?

        他们已经开始考虑,开天剑宗毁灭后的事,如何在接下来的动荡中,谋求更大利益。

        秦宇出剑了。

        严格说来,他与胡夫应该是,同时拔剑斩出。

        可是很明显,秦宇爆发动静不如人,再加上这一刻,几乎所有关注都集中在胡夫身上,所以他也出剑了这件事,居然没有引起丝毫关注。

        又或者,即便有人看到了,也并不在意,就比如“螳臂当车”,有人会在意那只倒霉的螳螂,有没有举起手吗?

        显然这并不重要。

        可很快,所有人都不这么想了,因为秦宇斩出一剑,与破天剑碰撞到了一起。就好像是,突兀之间两颗九天之上星辰,在高速运转过程中,毫无预兆发生了碰撞。

        惊天巨响,伴随着的是让人惊骇,近乎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机迸发,席卷八方六合。

        一瞬间,两人周身所在,天地直接破碎,一切都变成虚无。时间、空间在内,所有的规则、尺度,悉数化为齑粉。

        几座剑峰虚影,同时传出低吼,剑息降临至此的剑道大佬们,此刻毫不犹豫出手。

        轰——

        轰——

        轰——

        一道道滔天剑意刹那降临,形成一层层封禁、枷锁,将双方“剑触”掀起的波动,硬生生锁死在内。

        若任由它扩散,今日开天剑宗外,必定死伤惨重,而这些剑修中,很多都是他们各自门下弟子。

        突然爆发的变故,让观战的无数剑修,短暂错愕、呆滞后,一张脸瞬间变的苍白,额头冷汗津津,只觉得双股颤颤。

        差一点,就只差了一点,如果不是几位前辈出手,他们刚才就已经死了。这个念头,不断徘徊在心头,让剑修们惊悸、颤栗时,又觉得精神恍惚,感到难以置信与不真实。

        秦宇……他怎么可能这么强……对面的可是胡夫宗主……手中又有那把恐怖仙剑……

        可不论信或者不信,这都是事实,秦宇不仅挡住了胡夫的一剑,余波差点直接收割掉他们所有人。所有看向,那一片混乱、毁灭战场的眼神,下意识露出深深敬畏。

        谁能够想到,开天剑宗的这位承宗人,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联手挡住“剑触”余波的燕然山剑宗大佬们,脸色凝重至极,他们虽未参与厮杀,却真切感受到了,秦宇跟胡夫这一剑中,所释放出的力量。

        他们觉得,自我认知受到了严重挑战,明明就只是一个,主宰境的小辈而已,哪怕修成了开天剑诀,能够降临至小世界,足够算是惊才艳艳,可那又如何?

        燕然山中从不缺少,真正的剑道天才,否则张下山当年,也不会丢掉一条手臂,以散修身份到今日。

        天才与强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一刻,无论是否愿意承认,燕然山中的剑道大佬们,都必须将秦宇瞬间拔高到,足够与他们平起平坐……甚至,还要更高一筹的层次。因为扪心自问,这一剑的目标,若是他们中一个,没人能做到全身而退。

        剑修杀力第一,更何况是两个,可战皇境的顶尖存在,毫无保留杀意最强的一剑。

        一切都被毁灭,眼前混沌一片,似天地未成之时,根本就没办法看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这一刻都有清楚的直觉,双方之间厮杀,这一剑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因为太安静了。

        第一剑后,双方都没有再动手,而秦宇跟胡夫之间,显然不存在罢手言和的可能。

        而胜负,同样意味着生死!

        两位绝世剑修,一剑决出生死,这种事情哪怕在燕然山,也已经很多年不曾出现。

        剑修们从未想到,今日居然可以看到,如此壮烈且惨烈的一幕。

        所有人屏息凝神,死死盯住几位剑道大佬,联手施展的封禁,等待着水落石出。

        整座燕然山,此刻静寂无声。

        不只是剑修们,便是藏身山中的妖兽,也匍匐在地不敢动弹,尽管它们在心底,恨不得那些挨千刀的剑修,一个个都死掉才好。

        时间一息息过去,在天地本身具备的“长久不灭,亘古永存”属性作用下,被毁灭的部分开始重塑。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破碎成为混沌的那片区域,开始一点一点重聚。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眼前笼罩的大片浓雾,正在不断消散,视线逐渐变的清晰。

        一双双瞪大的眼眸,死死盯住眼前一幕。终于,“雾气中”看到了身影,一左一右分居两方。

        又清楚了些,左边的是胡夫宗主,他身躯较为高大,这点很好辨识。众人心头微松,下意识吐出口气,因为胡夫宗主腰背挺直,手持仙剑一动不动。

        渊渟岳峙!

        尽显剑宗风采。

        对面,秦宇半跪在地,手中长剑不知所踪。

        结果如何,似乎已经明了。

        一个突然崛起的开天剑宗,并不符合剑修们的利益,而且人性在本能中,都会排斥突然出现的陌生者,尤其是对方很强,强大到让他们心生绝望,足够左右他们的生死。

        可以简单质朴的理解为劣根性。

        而胡夫获胜,符合众人的利益,也符合他们的预期。

        因为,胡夫本来就很强,是燕然山中的大人物,手持仙剑理所当然就该,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剑触”冲击终于散去,封禁天地的剑意散去,空间扭曲中,一道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开天剑宗上方。

        这其中,包括之前先后赐剑的顾宗主与李苏沐。

        前者背负双手,神色平静至极,依旧是一副,在我面前一切都是浮云的淡漠表情。

        而李苏沐,则忍不住皱眉,看向战场之中,眼神晦涩不明。

        “拜见宗主。”

        “弟子参见老祖!”

        “参见剑主!”

        下方诸多剑修,纷纷跪地行礼。

        众人没有理会,低头看着战场中,显露出的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突然叹一口气,轻声道:“诸位,你我且去恭贺开天剑宗,今日重开山门。”

        声音不大,但在此刻安静环境下,依旧传遍周边。

        无数剑修僵在原地,下一刻不顾失礼,猛地抬起头来,盯住头顶上方几位大佬,脸上充满骇然。

        是……是他们听错了吗……

        “理当如此。”

        几人落下身影,站在山门之外,拱手,“恭喜秦宇宗主,今日复兴开天剑宗,延续传承!”

        咳……咳……咳……

        一阵艰难的咳嗽声,半跪在地的秦宇,艰难站了起来,他身体表面看不到半点伤口,脸色无比苍白。

        抬手捂嘴,指间可见斑驳猩红。

        对面,纹丝不动的胡夫,身躯轰然倒地。

        咻——

        他手中破天剑,瞬间冲天而起,直接消失不见。

        这一幕,发生在众人眼前,却没有人试图,动手截取破天剑。

        金家的东西,可不是好拿的。

        而且此刻,他们也没有心情,再去横生枝节。

        胡夫死了!

        虽说之前已有预料,可真的看到眼前一幕,还是感到难以置信。它们于是,看向秦宇的眼神,便下意识的,浮现出复杂之意。

        直至此刻,大佬们还是想不通,为何眼前的秦宇,能够一剑斩杀手持破天剑的胡夫。

        这没有道理。

        最大的可能,是因为秦宇斩出,如今却消失不见的那把剑。

        想到之前,感应到开天剑宗中,关于剑灵气息的变化,众人眼神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咳咳……咳咳……抱歉,第一次跟诸位见面,是以如此狼狈的姿态。但事实证明,小聪明还是有用的,否则此刻站在这里的,大概就是胡夫宗主了。”

        秦宇放手,背负在身后,他神色平静,嘴角甚至挂着一丝笑容,“闲话不多说,今日初开山门,一切百废待兴,而且本宗也的确,受了不轻的伤势,所以就不多留诸位前辈了。”

        顿了顿,继续道:“顾宗主,秦某言而有信,待我伤势恢复后,第一个就去拜访铸剑宗,然后是春风剑宗,还要多谢李兄之前手下留情,没逼我提前暴露底牌。”

        他说的风轻云淡,表现从容不迫,丝毫没有遮掩自身,现如今受伤的情况,显得坦荡而磊落。

        但很显然,燕然山中各位大佬,并没有因此便被震住。

        一把威力强大,足够越阶而战,甚至极可能已经,融入剑灵的仙剑……已经算是,真正的仙兵品阶。

        如果能够拿到,他们瞬间就能,成为整座燕然山,真正的无冕之王。这诱惑很大,大到可以让剑修大佬们,也在犹豫要不要,直接撕掉脸上的面具。

        名声坏了的确很糟糕,可如果能拿到一把,提升自身一境的仙兵,似乎就不重要了。

        历史总是留给胜利者书写,只要够强,今天发生的事情,再如何肮脏或者卑劣,都可以成为永远埋葬在,时间长河中的尘埃。

        毫不起眼!

        顾宗主点头,淡淡道:“很好,本宗等你论剑。”

        依旧是逼格满满。

        李苏沐略微沉吟,“我等你来,真正战过一场。”

        这就是表态。

        他们两人退出今日事,不插手,但也不会为开天剑宗打抱不平。因为修行者的世界本就黑暗,要活下去不仅得有实力,还要有不错的运气。

        其余人,始终保持沉默,包括之前第一个开口,表示要来给开天剑宗道贺之人。

        他们在犹豫。

        因为,开天剑宗不止一人,秦宇是承宗人,而他身边那名女子,毫无疑问就是护道人。这几日时间,足够他们将秦宇两人,进入燕然山中的一切,全部都给调查清楚。

        秦宇已经这么强,强到他们难以想象境地,那名女子护道人呢?虽说开天剑宗重开山门来,她一直不曾出手,但谁都不敢确定,她究竟是何等境界。

        冒险一搏,有可能夺取仙兵,但也有可能磕碎掉一口牙齿,撞的自身头破血流。

        秦宇又开始咳嗽,他脸色无比苍白,抬手捂住嘴巴,终于有鲜血开始,从指缝中滴落。

        这鲜血,就像是某种诱惑,让沉默中几人,眼神变得深沉。

        深吸口气,秦宇摇头,“肉肉,我已经看的很清楚,你带我回去养伤吧。”

        肉肉?

        他在叫谁?开天剑宗的护道人,居然会是这种古怪名字?

        唰——

        肉肉身影,凭空出现在秦宇身边,看了一眼他苍白脸色,及双手间沾满的血腥,“我让你多看这一会,就是要你记住,以后你可以做个剑修,但永远不要以剑修自居,因为他们的确是一群,非常让人厌恶的人。”

        李苏沐皱眉。

        肉肉看了他一眼,“你敢说,之前丝毫没有动心?”

        李苏沐面无表情,“有,但李某恪守自身底线。”

        肉肉冷笑,“希望你能一直坚持下去。”她转身,眼神扫过众人,“还不滚,是等我请你们,留下吃饭吗?”

        顾宗主第一个转身,“别忘了去拜访我。”

        飘然远去,衣袂飘飘,尽显高人风范。只是这背影,如今仔细看去,似乎有些迫切。

        李苏沐拔地而起,呼啸冲入云霄。

        “咳!肉肉姑娘误会了,本宗改日再来拜访,告辞。”

        “秦宗主且休养伤势。”

        “刚才,谁若是肆意妄为,本座第一个不答应。”丢下一句,这位也转身离开。

        大佬们维护一下脸面,依次退场。

        之后,才是沉默的剑修们,面露复杂各自离去。当他们退出一段距离,忍不住回头,远远看向那座石碑——开天剑宗!

        只觉得这遍布斩痕,又覆盖厚厚青苔的四个大字,如今充满了无声威压。

        今日,开天剑宗重开山门,宗主秦宇剑斩胡夫。护道人肉肉虽未出手,但一言喝退诸位大佬,岂是易于之辈?

        所有人都清楚,今日后燕然山中,将再添一尊庞然大物。

        或许,真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