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真小说 - 诸天纪在线阅读 - 2371.第两千三百七十一章 大战

2371.第两千三百七十一章 大战

        此时的天门城那边,已经是传来了消息。

        黑渊再度反攻,这次据说是倾巢而来,情况极为危机,林飞必须得去帮忙了。

        然而林飞这次去的时候,却没有很急,而是将所有准备工作,都交给下面的人,自己则是一直处于闭关之中。

        在离开天门城这么久,当初灵机道人给的馈赠,他也消化的差不多了,林飞自信,能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之中,化为法身!

        此时,天门城外的情况,已经是极为危机。

        遮天蔽日之间,都是各种凶兽咆哮,修士们一个个的都是面色苍白,跟对面的凶兽们浴血搏杀。

        而在那天空之中的核心位置,则是法身们在进行大战,其中可以看到,天门城这边的几位老祖分别找到了黑渊中的法身战力。

        可在那其中,长生子跟天吴祖巫两位战力,竟是在围攻一人。

        那正是上一次在那黑渊底层遇上的男人!

        又是一次轰然对撞,那男人竟是爆发出了一阵耀目至极的光华,而后便是将长生子两人,给生生逼退。

        “你们这实力,想要杀我,可还有点不够啊,可惜……”

        话音落下,那人影的话音之中,竟好像还真的透着一股可惜之意,可是这话落在天门城修士,跟两位法身耳中,却是听出了一处深深的讥讽与羞辱之意。

        可尽管如此,却没人能说什么,因为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人影挥手之间,却是又有着一连串的星辰,化为阵阵流星,朝着那两大道境,砸落下去。

        顿时就是一阵狂轰滥炸,使得那两位法身,都是被逼到说不出话来……

        “算了,还是再等下一波人,也许会更有希望一些……”

        看到这片无力的场景,那人影,竟是好像有点懒洋洋的样子,就好像是眼前的一切,都让自己很是失望,便也失去了继续的兴趣。

        话音落下,就只见到,那一道星空中的人影,忽然轻轻一挥……

        见到对方再次出手,两人也都是为之一惊,急忙就要抵挡。

        可就在此时,却好像还是有点迟了……

        就只见到,随着那人影的轻轻一挥,整片天地,一下子静止了一样,那两处道境,竟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好像就是被一股巨力,给硬生生的拘束在了那里。

        这等变化,却是让两人面色大变,法身之强,道境便是根基,若是道境被控,那就相当于是被抓住了命门,接下来,可就危险了……

        “杀!”

        不过法身终究是法身,虽是面临这等险境,心中震动,应对起来却是依然不乱。

        只见两人忽然合力,调动了本身真元,就是没有去管道境,而是趁着对方对道境出手,无法回防的机会,向着对方,狠狠的轰击了过去……

        “嘭!”

        犹如要掀翻天地的真元,跟那道人影,生生相撞。

        紧接着,就只听到,一阵剧烈的震动声响起,天地都在震碎掉一般,强大的波动之下,好像虚空都是在开辟出一片混沌。

        在这不计代价的轰击之下,对方身形终于是摇动了几下,似是有所受创,但是,长生子一方,却好像是受创更为严重。

        当时反震之力传来,两人一口鲜血就是喷了出来,但此时却是次刚刚稳定下伤势,眼前那余波,冲向了天门城,就顿时脸色一变,又一次出手,一道真元就是护住了天门城。

        尽管如此,那余波被挡下了大部分,但剩下的小部分,仍是让许多人面色一阵苍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也都是受到了波及。

        这战斗的越发激烈起来,天门城中,这些百战生还之人,却是连余波,都要承受不住。

        而长生子跟天吴祖巫对视一眼,都是脸色难看,虽是早就知道这人影难以对付,但也没想到,自己两人只是想要撑着而已,竟是只是撑了几天,就承受不下去了……

        “黑渊……难怪能肆虐诸个时代,这太强了。”

        长生子脸色难看,这样下去,很难说,还能抵挡多久。

        “拖下去,等灵机出关!”天吴祖巫咬牙说道。

        可听到这话,天吴祖巫却是有些苦笑,这不是拖不拖的问题,实在是有些拖不住了。

        虽然同是法身,但对方,竟是不讲理一样,平白的就比自己两人要强出这么多。

        天吴祖巫觉得,就算林飞出关,也没什么太大用处……

        “那小子不同,积累的底蕴太足,若是成就法身,怕是比你我都强,再拖延一些时间,总之,先拖住再说。”

        “好!”

        这边两人商议着,可对方,却显然没给他们太多机会。

        此时就只见他,又是抬手一挥。

        刹时之间,星空的混沌之间,竟是炸响了雷电,跟着,那人影竟是引动了星空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神雷,来继续的轰击了下去。

        “轰轰妾!”

        这些充斥着毁灭力量的血色闪电刚刚出现,便是铺天盖地的轰击了下来,一时之间,两座疆域百万里的道境,一时被控,就是硬生生的暴露在这混沌神雷的轰击之下。

        “妈的!”

        长生子,又是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这一下,使得他脸色发白,实在是难以抵挡……

        “就这么结束吧……”

        而对方,却好像是越发觉得无趣了一样,就这么一道话音落下,就要再次动手……

        这一下,长生子两人脸色难看至极,这抵挡的越来越艰难,难道今天,还真要陨落在这里不成?

        可是,就在这时,两人在一惊之后,忽然面露喜色,猛地抬头,向着那天门城中望去。

        果然,就只见此时,那天门城中,一道无边无际的世界,忽然铺展开来。

        那世界之中,冥海翻腾,山神河神显化,西方佛子诵经,其中还坐落着一座巍峨十八层高塔,其中显化出十八层地狱的景色,一尊冥君坐镇其中,旁边还有一座庞大鬼城,城门上写着酆都两字。

        一切都是有若真实一般,仿佛上古景象重现一般。

        这是一处道境!

        林飞的道境!

        “轰轰!”

        这一下,那道境铺展开来,却是直接替代了二者,使得那混沌神雷,轰击在了这冥土道境上面。

        可是,那本该威力无穷,毁天灭地的混沌神雷轰来,竟是没什么用处一般,只是炸塌了几座冥山,就再无后续,而且其中残留着的惊雷,竟都是被冥土给吸收了……

        跟着,在这冥土上空,一个人影,就是显化了出来。

        “这小子,一旦成就法身,居然是有这种气象,灵机果然没有看错人!”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长生子还是那天吴祖巫,此时都是从林飞体内,感受到了一股深不可测的感觉。

        跟灵机道人预测的一样,这林飞刚入法身,竟是成就就不可限量。

        当林飞显化降临之时,那星空下的人影,却是忽然顿了一下,跟着,一道仿佛是能穿透一切,东西一切的目光,就是投到了林飞身上。

        先前第一次被这目光扫视之时,林飞都会有种全身上下,被一眼彻底看透的感觉。

        这一次虽是成就法身,没了那种被看透一切的感觉,可是这目光,却依然是给林飞,带来一股极有威胁之感。

        又是将那已经晋升为先天之宝的十八层高塔,收了回来,伴在左右,压力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可这么时候,对方竟是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只是忽然用出了先前没有用过的手段,一剑,就是朝着林飞斩了过去,

        一剑而出,沿途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与之相伴,这一剑还没落下,就几乎是将空间给分成了两半。

        一时间,林飞甚至有种感觉,对方这是要以毁了一个世界的力量,来毁了自己,当时就好像是一整片星空,都在朝着自己压来一般。

        没有任何犹豫,林飞就是没有选择去道境去挡这一剑,因为林飞知道,自己很难挡住,就算是挡住了,怕是也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毕竟这一剑,落在任何一个诸天万界的世界之中,都是会被生生劈碎成两半。

        林飞只是召唤出了九道剑气,无数道剑法剑道,施展而出,围绕着那一柄落下的剑,用尽各种剑法剑道,对其不断的进行削弱。渐渐的,这唯精唯纯的一剑,就是被林飞以诸天万剑诀,那一剑生万法的路子,给生生的在半空中消磨干净。

        最终,九道剑气齐聚,忽然一横,就是架住了对方这隔空一剑。

        林飞整个人却是承受了一股巨大的压力,整片冥土,都是一阵震动,好像整体向下塌陷了几寸一般,大片的裂痕,弥漫开来。

        许多实力稍差的修士,在这一道无形的余波扩散开来之后,都是气血翻滚,差一点就要吐血。

        而长生子两位法身,看到林飞道境中,裂开的裂缝之后,都是脸色一变,这片刻间,以他们的眼光,就是发现林飞道境的质量与层次,远超想象,光是空间,比他们的道境要坚固许多。

        可如今,竟是余波反震,就将这道境给震出裂纹,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不过这一下,那星光中的身影,竟也是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尽管是退的不多,但这,却是开战以来,他为数不多的没有取得太大优势。

        而后对方却是丝毫没有给出喘息机会,紧接着,又是一剑接着一剑的落下,林飞也是立刻将那诸天万剑诀,给催动到了极致,一下又一下的应付起来。

        刹时之间,两边便是展开了一场最为纯粹得剑道上的对决。

        自从林飞这一世重修之后,凭借着上一世的理解,再加上得到了他化自在阵图这一剑道宝库,还真没见过有人能在剑道上跟自己对抗。

        可是现在的对决,林飞居然是处于守势,这说明,对方在剑道上面的理解,竟是比林飞,更为强大。

        又是一击挡开之后,林飞终于找到一个喘息之机,却没有再被动的去挡,而是猛然发力,九道剑气齐震,无数种剑法,就是犹如万千种幻影一般,笼罩了对方……

        却只听对方冷哼一声:“一剑生万法?不过如此。”

        只见他还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剑,就是挡住了这无数道剑光。

        只是,这一剑生万法,却是生出了无数种剑法一般,对方这一剑最终也没能全部挡下,剩下的大片剑法,就是直接用到了对方身上,顿时,天地之间,就是猛地一震。

        对方身后的星空,一阵剧烈摇动,甚至连他脚下的大山,都在猛地摇晃了几下,身边一块山峰,被生生削平。

        那身影第一次被击退了出去,跟着,竟是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对方稳住身形之后,竟是露出了笑意,罕见的赞了一声道:“这还像话,来!”

        可林飞却在刚才那反震之力当中,脸色苍白之中涌上了一阵殷红之色,虽是伤到了对方,但自己也是受创,付出的代价,同样惨痛。

        可是听到那人影的声音,林飞却是面沉如水,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又是无数道剑法施展而出,将诸天万剑诀给催动到了极致,就是朝着对方全身要害点去。

        对方也是颇为重视,在猛地一声剑啸之中,一道横耀一切的剑光,就仿佛是携着整片星空与巨山的气势,给一剑斩了下去,轰然撞在了林飞这一击上。

        刹时之间,天地之间,好像是安静了许多,

        僵持了没有一息,林飞整个人就是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口鲜血,喷洒空中,自己则是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道境之上。

        对方这次却是身形没动,但是却也喷出了一口鲜血,看起来也颇为受创……

        林飞好不容易爬起来之后,擦去嘴角鲜血,才发现,自己这一向无往不利,未曾有过什么损伤的九道剑气,竟是受创,表面出现了一道道的缺口,好像是在刚才的交锋之中,给生生崩碎。

        林飞脸色有点难看的看向对方,自己这剑气之中可是有着先天,可如今连先天都要受损,那只能说明,对方之强,怕是要接近了世界允许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