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不寻常的夜

第六十四章 不寻常的夜

        聂远彬进来的时候,may已经喝的直往桌子下面钻了,但仍然拿着酒不放手,嘴里还振振有词:

        “我可是千杯不醉,来,星河,喝!”

        骆星河手忙脚乱的把她往上拖拽,又怕她摔着,又怕劲使大了把她弄疼了。

        “这是干什么,喝这么多酒。”

        聂远彬一边帮着骆星河把may从桌子下面拖上来,一边质问他。

        骆星河听着他的口气,也很不爽,回敬道:

        “某些人打着工作的旗号,大晚上的去跟别的男人幽会,来了还要猪八戒倒打一耙,简直可耻。”

        “……”

        “你说的是人话吗?”

        “你干的是人事吗?”

        两个男人,在灯光营造的星空下,就着酒劲,剑拔弩张,眼看就要火星撞地球了。

        “干什么,来拆场子啊!”

        参宿七的及时出现,避免了酒吧被砸成真废墟的命运。

        “哟,猛男,又是你!

        你们认识?”

        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说话。

        参宿七看着这俩人一边一只胳膊拖拽着may,大概明白了。

        “猛男,我看这位小姐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你先带他回去吧。

        骆先生,你留下再陪我喝两杯,可好?”

        聂远彬不想再生是非,就着参宿七的话,把may夹在胳膊下面,带走了。

        “哎,你们——”

        “骆先生!”

        参宿七一个横跨步,挡在了骆星河的面前。她本身就有170cm的身高,再加上穿着一双10cm的高跟鞋,将将把骆星河的视线全部遮挡完。

        “我这里有一种叫哈迪斯的烈酒,上次那个猛男可是连喝了12杯都没醉,怎么样,你要不要试一试?”

        骆星河觉得参宿七的话里带着很明显的看不起的味道。

        “有多烈?

        端上来!”

        参宿七点了一下终端设备,不一会儿,酒就送过来了。

        “这是什么?”

        骆星河指着酒旁边的一个金色的空盆子问道。

        “这个,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骆星河看着色彩艳丽的哈迪斯,二话没说,一口一杯。

        参宿七靠在椅背上,翘着的二郎腿在空中画着圈,一副等着看戏的样子。

        果不其然。

        第五杯刚下肚,

        “唔,唔——”

        骆星河觉得胃里有一股热流直往上翻,

        “哈哈——”

        参宿七把金色的盆子递给他,

        “现在知道它干嘛用的了吧。”

        他双手抱着盆子,姿势就像一个护着食物的猴子,

        “哇哇哇——”

        连续吐了半天,连同刚才喝进去的酒和吃进去的,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的小吃。

        参宿七摸着骆星河的背,一下一下的,就像摸着一只刚洗干净的宠物。

        “看你这样子,今天晚上,估计是回不去了。

        小四小五,你俩把他抬到我房里去。”

        骆星河就这样,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架着,拖进了参宿七的私人休息室。

        骆星河被重重的扔到了床上,参宿七俯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先去洗个澡,帘子我就不拉了。”

        隔着透明的玻璃,看着参宿七慢慢宽衣解带,一点一点露出雪白的肌肤,还能隐隐看到她的左肩上纹的星宿图案;体型凹凸有致,像竖起来画的正弦曲线,没有一点多余的附赘。

        酒的炽烈,夜的撩人,再加上还有这么一个主动且性感的女人,骆星河觉得自己像落入了万丈火沟,想挣扎着起来,但身体已经不听指挥了。

        参宿七冲完澡,裹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骆星河。

        这个男人,已经睡着了,还轻微的打着鼾,身体柔软的部分已经变的坚硬无比,楞楞的支在那里。

        “这样都能睡着!”

        参宿七笑出了声。

        聂远彬扛着喝的不醒人世的may,回到家里,轻轻放在床上,打来热水,小心把她的妆卸掉,慢慢地擦拭她的脸。

        衣服上溅的都是吐了的污物,聂远彬犹豫再三,还是把她的衣服换了下来,给她套了一件自己的衬衫。

        看着她起伏如海浪般的胸脯,聂远彬喉结动了一下,还是把衬衣扣子系上了。

        聂远彬轻吻了一下may的鼻尖,自己去沙发上睡了,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霍尔夫的个人终端传来通讯请求。

        “难得你会主动跟我通讯。”

        霍尔夫的语气稍微有一点开心,看来与他通讯的人是他盼望已久的人。

        “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是!”

        影像投射出了欧阳静林的身影。

        “东西我已经拿到了,随时可以给你,但我现在有个要求!”

        “请说!”

        此时的霍尔夫像个儒雅的商人,在谈判桌上置换条件。

        “除了归还我的手稿外,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

        ……

        两个人就这样,把事情商议好了,各取所需,各得利益。

        被算计了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别人的圈套里,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是众多黑夜中的一夜。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黑夜。

        may睡到中午才慢慢睁开眼睛,和暖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

        酒劲已经过去,may想起昨晚的事情,看着熟悉的房间,知道是聂远彬接她回来的。

        聂远彬很早就出门了,桌子上的早餐看起来是几个小时前就准备好的,虽然已经凉透了,但被关心的温度依然在。

        经过这一夜的折腾,may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她相信,聂远彬的爱情是这样默默地关心和守护,而不止是表面的如影随形。

        骆星河醒来的时候,看到参宿七在旁边睡的正香。

        他努力的回忆着头天晚上的情形,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不是在喝了酒以后做了什么好事。

        他蹑手蹑脚的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身的酸味把自己都熏的差点晕过去。

        “都不打个招呼再走?”

        骆星河正在专心的穿裤子,参宿七这一句话把他吓了一大跳。

        “那个,七老板,我还,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脚底抹油想赶快溜。

        “你睡了我,都不打算负责吗?”

        参宿七半露香肩,斜倚在床上。

        “啊?

        那个,昨天晚上,我,我喝醉了,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还请见谅!”

        骆星河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最后到底做了什么,说话没有底气,舌头打结。

        参宿七看骆星河被吓得不轻,绝不是外面的那种长年风里来浪里去的公子哥儿,

        “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边说边坐起身来。

        骆星河一听,总算长舒一口气,准备告个别就走。

        一转过来,看到被子滑落到了参宿七的腰上,露出丰满的身材。

        “非礼勿视。”

        他连忙又转过去,匆匆忙忙离开了休息室。

        参宿七看着骆星河慌张的样子,心里欢喜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