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千钧一发

第四十八章 千钧一发

        距离屏蔽监控设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穆丰的技术还能再坚持多久,就连他自己也不确定。

        所谓的英雄,都是在历史的浪潮中被事件的发展推到了风口浪尖,其实英雄本人并不清楚自己所做的这些到底对整个事件的发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穆丰会不会成为拯救五人小队的英雄,谁也说不清。

        现在到了时间的临界值,人工智能马上就要进入重新启动阶段,如果监控设备全面恢复,无论他们在基地的哪个角落,都躲不过被抓或者被杀的结局。

        “大家抓紧时间,动作快点。”

        伍莱说着,开始向上爬。

        这个梯子又直又窄又滑,攀登的难度堪比徒手登岩壁,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等着他们的将是无知的深底。

        几个人的姿势极其难看,就像几只直立的蛤蟆,一方面怕屏蔽时间过了被伯瑞斯.冯发现,想快点爬;一方面又怕踩不稳抓不住,再来个一不小心触发电击装置,被烤的外焦里嫩,那就得不偿失了。

        董艺山排在最后一个。

        他哆哆嗦嗦的爬了2格,已经是满身大汗,衣服从里到外湿了个透,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手脚抖的就像得了帕金森,鼻子和嘴同时喘着粗气,像一条将要喷火的龙。肚子上的游泳圈,如果不收着,就会搁在梯子上,触摸的面积太大,很可能会引发电击装置的启动,所以他就一直保持着收腹的力度,艰难的往上吊着自己的身体。

        “菩萨保佑!

        菩萨保佑!”

        只要有喘息的空余,他就要念叨两句。

        穆丰被念的心烦意乱,转头向下冲着董艺山说道:

        “别念了,菩萨真的很忙,顾不上听你的祈祷。

        你能专心点爬吗,万一触发了这该死的装置,我们全部都要玩儿完!”

        说完转回头来,小声嘟囔了一句:

        “当初就不该带上他,猪一样的队友。”

        一行人又向上爬了几格梯子。

        “我好像看到顶了。”

        伍莱有点激动,跟下面的人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下面的人瞬间来了精神,千钧一发的时刻,上帝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

        “may,我们马上就要出去了!”

        骆星河难掩喜悦。

        “对,我们马上就要出去了。”

        一群人兴奋了起来,没有什么比希望更令人期待。

        “砰----”

        “咔嚓----”

        “嗞----”

        “啊----”

        “什么声音?”

        may转头循声望去。

        只见董艺山直直的摔在了升降梯的顶上,骨折的声音在封闭的环境中听的真真切切。他由于疼,迅速的收缩了身体,结果触碰了电击装置,电流传遍了全身,眼看他剧烈的抽搐,接着是一股刺鼻的焦味,声音在那一刻戛然而止,身体的抽搐也从剧烈到频繁再到缓和,最后,终于一动不动了。

        董艺山就这样死了!都没来得及说一句话!

        一个临摹菩萨的人,菩萨终究是没有帮他,因为他亵渎了菩萨的尊严,他践踏了人性的善良。

        may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以前,所有的死亡方式都只是臆想,而此时此刻,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以这么没有人性的方式——没有任何心里准备,没有躲避,没有安慰,没有遮挡,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呈现了出来。

        may的身体开始变僵硬,胃开始痉挛,脑袋发晕,抓着梯子的手越捏越紧,紧的手心捏出了水,滴到了穆丰的身上。

        “你还好吧。”

        听到穆丰的话,骆星河十分担心的看着may,

        “刚才那是意外,你不要想,眼睛向上看,不要回头。”

        “嗯,我明白。”

        虽然may嘴上这么答应着,但是腿已经不停使唤了,浑身僵的就像一块钢板。

        上面的人已经爬上去好几格了,may仍然迈不动腿。

        “要不要我帮你?”

        穆丰的语气有点着急。

        “不,不用,我能行。”

        may又试着抬了抬,仍然不行。

        从上面下来一个黑影,原来是骆星河。

        “你怎么回来了?”

        “我背你!”

        “开什么玩笑,这地方一个人走都困难,你这不是找死吗?”

        “我以前的爱好就是登山,大大小小的山登了不少,我有经验,放心吧。”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

        ‘老天爷在跟我开玩笑吗!’

        may有点恍惚了。

        在穆丰的协助下,may艰难的爬到了骆星河的背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可避免的在他耳畔释放着气息。

        “真没想到,还能以这样的方式跟你亲密接触。”

        骆星河开玩笑的说着,想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

        “不好意思,拖你后腿了。”

        “没有,我倒希望能一直被你拖后腿,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照顾你,保护你。”

        他在负重的情况下攀爬,喘息声都很均匀,可见以攀登专家自诩并不是吹牛。

        may被骆星河这直白的言语说红了脸,这算不算传说中的生死之交?!

        “吱吱吱----”

        警报响起,人工智能ai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在密闭的空间里几乎震耳欲聋。

        “系统重启!

        系统重启!

        1分钟倒计时开始!

        59,

        58,

        57,

        ......”

        “糟了,设备检修时间到了,屏蔽功能马上就要失效了,大家赶快。”

        伍莱喊了一嗓子。

        伯瑞斯.冯做成了一笔宇宙大生意,心满意足的回到基地,坐在椅子上休息,心情好的还哼上了歌。

        监控屏幕上的画面一帧一帧的过着,他用余光瞟着上面动来动去的小人,

        “嗯?

        怎么半天看到的都是这几个人在这里做着重复的动作?”

        伯瑞斯.冯又看了看其它的监控屏幕,画面都是一样的。

        伯瑞斯.冯不死心,又趴在屏幕上仔细看了半天,

        “md,这群狗|娘养的。”

        伯瑞斯.冯一拍桌子,把刚倒的酒振的撒了一地,他夺门而出,朝实验室大厅走去。

        几个人在梯子上艰难的向上爬着,骆星河已经没有了开始的轻松,也开始有点下坠感。

        “人工智能ai系统马上就重启完毕了,你背着我走的太慢了。

        星河,我好多了,让我下来吧。”

        “没事,我能坚持,我们马上就要上去了。”

        “我会拖累你们的。”

        “别说了,我不会放你下来的。

        抓稳了!”

        这个男人,有着和聂远彬一样的不容分说和倔强。

        伯瑞斯.冯走到实验室大厅,看到几个座位空着,

        “人呢?

        伍莱,伍莱!”

        没有人回应。

        “妈的,吃里扒外的东西,养不熟的白眼狼。

        还有谁不见了?”

        伯瑞斯.冯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

        “基地系统正在重启,还有40秒重启完毕,马上就会知道谁不见了。”

        他的随从回答道。

        “快点快点快点!”

        伯瑞斯.冯几乎抓狂了,

        “我要马上知道他们在哪里。

        等我把他们抓回来,定要让他们好好体验一下逃跑的下场!”

        “30,

        29,

        28

        ……”

        “星河,你别管我了。”

        may试图从骆星河的背上挣脱。

        “别乱动,万一触发了电击装置,我们提前完蛋。”

        “21,

        20,

        ......

        ......

        12,

        11,

        10,

        9,

        ......”

        伍莱还有3格就到顶了。

        他加快了速度,蹭蹭的窜了上去。

        骆星河用着意念,强行支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

        ‘马上就要到了!

        我们就要自由了!’

        骆星河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灌输着,可腿脚已经完全不停指挥了。

        “5,

        4,

        3,

        2,

        1,

        系统重启完成。”

        “终于tmd完了,马上检测,谁离开了正常活动范围。”

        人工智能ai系统进行了职能扫描,几个人的头像瞬间跳了出来。

        “艹,早该知道他们几个不安分,凑在一起给老子搞事。

        马上调集监控,看他们现在在哪里,老子要把他们都打成筛子!”

        人工智能系统快速的搜索着监控数据。

        几秒钟以后,

        “搜寻到升降梯间有可疑人物,是否需要击毙?”

        ai的声音响起。

        “把画面放大!”

        伯瑞斯.冯命令着。

        伍莱已经消失在了监控里。

        画面上呈现出来的,是骆星河背着may在艰难的路上做着最后的自由之梦。

        “哈,我看到了什么?

        没想到我的地方还会有这种东西出现,简直是太有趣了。”

        伯瑞斯.冯邪恶的一笑,冲着ai下了指令:

        “不要射杀!

        启动升降梯间电击设备,释放电流,打开升降梯顶盖,我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