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吃人的野兽

第三十六章 吃人的野兽

        伯瑞斯.冯切换了一个频道。

        一个封闭的空间,装修高雅不俗,不似那些为了显示华丽而把一些粗制滥造的庸脂俗粉挂满墙。

        此时,刚好进来一男一女人,穿着不俗,一看就是条件优渥,社会地位极高。

        但两人却表现出了与身份不相符的谨慎,跟做贼似的。

        坐罢,手脚摆放的姿势都还是有些不自然,显然看得出内心的慌乱。

        从里屋走出来一个胖子,西装革履,还戴着白手套。年龄看起来50岁上下,走到一男一女跟前,说:

        “史密斯先生,您的那笔钱已经被盯上了,如果操作不当,你们家族这几百年的积淀怕是要付之一炬了,到时候,你不光会一毛不剩,你全家人的命恐怕都保不住。

        你们到底想好了没有?”

        胖子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平淡,仿佛说的只是丢了一个5块钱硬币这么一件小事。

        “今天过来,就是说明我们想好了,就按照您的意思办。”

        史密斯回答道。

        胖子给办事人员使了一个眼色,办事人员走进里屋,抬了一个硬的、长方形的东西出来,上面还盖了块黑布。

        胖子噌的解开黑布,一副壁画跃然出现,may看的差点叫出来。

        “这是从敦煌320窟上揭下来的,把它卖给恩西,你的财政危机就解决了,而我只收你一袋价值3亿的钻石,这个交易非常划算。

        你现在只需要付定金,交易完成后再结帐。

        当然,这段时间,就请你的夫人在我们这里做客吧。”

        说完,把画盖上了。

        到这里,伯瑞斯.冯关闭了手上的终端设备,没有再往下播放。

        “你们这是,黑市交易?”

        may问伯瑞斯.冯。

        “确切的说,是定点交易。

        我们知道谁收了不该收的钱,谁需要通过我们来转化,谁的公司出现了重大的财务危机,谁把家族的公共资产装进自己的口袋,谁可以做中间的媒介为我们牵线搭桥。

        我们在全世界有完善的情报网络。

        may博士,你只管做好研究,其它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你们都是用钻石交易?”

        “钻石不记名,没有出入渠道的监管,谁给了我,我给了谁都无法定义,这样的货币不是更安全么。”

        “3亿啊,你就给他们一副假的?”

        “你说呢!你的壁画不是好好的在洞窟里待着呢么。”

        “但是买家怎么会信呢?只要派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呀。”

        may表示不解。

        “东方文化,他们懂个屁!

        5000年的文明,岂是几本书、几个专家说的清楚的。”

        伯瑞斯.冯有点得意地说:

        “我只需要告诉他们,现在洞窟里的是为了满足游客观赏,在后来画上去的,也就是说,洞窟里的也是复制品。

        原始壁画早就在100多年前被揭走了,而那些原件就在我们手里。”

        “那你还把我抓来干嘛?

        反正都是你说你有理,你按照你的意思画给他们不就完了。”

        may小声的咕哝着。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越漂亮的画才能卖出越高的价钱,做假也要做的走点心吧。

        不久后,等你的颜料出来,这些就都是真的了,到那时,我们就会赚到更多的钱,哈哈哈哈。”

        伯瑞斯.冯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

        ‘还知道走心!

        就你,赚的这些黑心钱,早晚被人把心挖了。’

        may在心里把伯瑞斯.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骂了个遍。

        “我看你这里的工作人员风格差别挺大啊,各个年龄各个肤色的都有,你这是什么招聘模式?”

        “招聘?哈哈哈哈!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伯瑞斯.冯做事,没那么讲规矩,他们跟你一样,都是过来做客的。”

        “居然抓了这么多相关领域的科学家,nnd,丧尽天良。”

        may恨不得把所有难听的词都用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may博士,现在市面上大家对东方艺术的痴迷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你可是我的摇钱树呀。所以,我会陪着你把颜料研制出来,只要你乖乖的,我会疼你的。”

        说完,捏着may的下巴微微抬起,眼神中说不出的光芒。

        may被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太膈应人了。

        伯瑞斯.冯并没有做什么,看了她几秒钟后,冲她笑了笑,放下手出去了。

        实验室就剩下may一个人。

        ‘哎呀,吓死宝宝了,还以为这个变态要干什么呢!

        还好还好!’

        may赶快坐下来,放松一下僵直的身体。

        ‘其他人都坐大厅,就给了我一个雅间,真是优待我啊。

        看来,我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想要逃跑,恐怕没那么容易。’

        may一边想着,一边四处观察,知己知彼,才能找到突破口。

        实验的仪器设备材料应有尽有,门是人脸识别系统,跟手上佩戴的个人终端相连,想从正门逃跑,恐怕门还没打开,就已经被逮住了;顶上有个通风口,宽度约莫能通过一个人,难道要像电影里的桥段一样,从通风口爬出去?这个显然不科学,用烂了的手段,相信伯瑞斯.冯也早有防备。

        ‘那还能怎么办,难道真的给他们研制颜料,当他们的帮凶?

        这个太违背我做人的原则了。’

        may琢磨的正入神,

        “吱吱吱---”

        警报声响起,吓了may一跳。

        ‘这是什么,是地震了还是什么气体泄漏了,我是跑还是不跑......‘

        may超强的逻辑思维能力,总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联想出一大串的东西。

        “mayli博士,系统检测到您的心跳过快,去甲肾上腺激素水平分泌过高,请您保持冷静克制,不要胡思乱想。”

        这是人工智能的声音。

        ‘我去,这里的人工智能程度这么高?还能监测我的心跳和激素水平?搞不好还会读取我的脑电波,这还怎么跑?’

        may瞬间觉得一身冷汗。

        ’不要慌张,保持镇定,慢慢想。‘

        她决定到卫生间洗个脸,冷静一下。

        实验室的门打开,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看着她,完全不像刚进来时候的样子了。

        ‘看来刚才的警告不止是说给我一个人的,估计每个刚来的时候都被警告过吧,谁愿意安心老实的待在这儿呢!’

        may一边想着,一边快步溜到了卫生间。

        人在额头眼部四周有非常灵敏的温度感应器,当凉水击打到脸部时,人体本能认为遇到掉入水中或其他紧急情况,血管收缩减少其他器官的供血量,增加脑部和心脏的供血量。

        用冷水浸泡过脸后,may感觉自己的大脑异常清醒,对刚才所看到的和听到的东西,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具象的思维图形。

        从卫生间出来,光顾低头构图,被一个迎面走过来的人狠狠撞的倒在了地。

        幸亏may平时常有锻炼,摔的时候用了一点技巧,没有受伤。

        “谁走路这么不长眼?”

        may破口大骂。

        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管材料的“库管”。

        “库管”赶紧走过来扶may,

        “对不起对不起,我着急上厕所,不小心把您撞倒了,有没有哪里摔坏了?”

        “我就是---”

        may刚说了3个字,就被“库管”打断了,

        “哦,脚扭了,站不起来了是吧,实在是对不起,我帮你揉一下。”

        不容分说,库管一手抓着她的脚东转转西转转,上搓搓下揉揉,另外一只手在这动作的掩护下,在她的脚踝处划拉。

        ‘顺着我的话说,别问为什么。’

        may感觉到了“库管”给她的暗示。

        ‘先不管这个库管安的什么心,总之也是跟我一样被抓到这里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且听他的,看看他想干什么。’

        may很配合的说:

        “我屁.股摔疼了,脚也崴了,你看,肿了这么大一个包,你要负责!”

        may的声音说的很大,仿佛是要说给所有人都听见。

        “我应该负责,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库管一把把may打横抱起来,may被我突如其来的“关照”吓的哇哇大叫,

        “你干什么,趁机吃豆腐啊。”

        “嘘--”

        库管做了一个嘴形,一只手在她的腰上划拉着,

        ‘保持情绪稳定,找机会出去。’

        may先是一惊,接着便是窃喜,

        ‘看来,我估计的没错。

        不止我一个人想逃出去。

        这下好了,有伴了。’

        may就这样乖乖的让库管抱着,不再吵闹。

        伯瑞斯.冯在监控的屏幕上看到了这个过程,立马带着人就往这边来,嘴里还一边骂着:

        “妈的,第一天来就给我搞事。”

        他把库管和may拦在了实验室门口。

        “你们干什么?

        我说过,不许交流!

        怎么,听不懂吗?”

        库管把may放在椅子上,连忙点头哈腰的说:

        “是我不小心把她撞倒了,她脚伤了,站不起来了,所以我才......”

        “啪----”

        电击!

        库管直接抽搐成一团倒到地上,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伴随着一股刺鼻的烧焦肉味。

        “你当我瞎么!”

        伯瑞斯.冯冲着地上的肉团冷冷地说。

        “你干什么?”

        may大喊着,伸手就要去扶库管。

        “不许动!

        不然让你也试试电烤的滋味。”

        伯瑞斯.冯的眼睛里带着杀气,就像一头要吃人的野兽。

        ‘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