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消失的MAY

第三十二章 消失的MAY

        聂远彬在办公室。

        他打开壁画修复进程报告,准备把几天的数据都汇编一下。然而,看着横七竖八的格子,脑子里竟一片空白,不知从何写起。

        关闭页面,想看一点关于物理化学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满屏的字符,每个都认识,但却就是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我这是怎么了!’

        聂远彬晃着自己的头,想把这种不受控制的无力感都甩出去。

        自从may人间蒸发后,他就开始了这种浆糊模式,那超强的逻辑思维和百毒不侵的心都已离他远去,只留下了一具碳基的躯体在这里消耗氧气。

        聂远彬点了一支烟,回忆着几天前的情景:

        “你和伯瑞斯.冯很熟吗?”

        may问。

        “算不上熟,只是有过一次摩擦。”

        聂远彬回答道。

        “他说感谢你送他的眼睛是什么意思?”

        may好奇的继续问。

        自从上次看到聂远彬和伯瑞斯.冯的对峙,她已经憋了很久想问,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我不知道,也许他有什么怪癖。

        聂远彬不痛不痒的回答道。他转过话题,接着又问:

        你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may看他回答的那么敷衍,她自然也不想如实相告。

        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互相伤害”。

        “然后你就投怀送抱了?”

        聂远彬故意说了这么一句。

        “对啊,所以我就跟他去了艺术馆。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啦!”

        may一边口是心非的说着,一边心里想,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

        可这男人要是嫉妒起来,简直没我们女人什么事儿啊,太可怕了!‘

        聂远彬好像看穿了她的小伎俩,严肃地说:

        “我不是嫉妒,我是担心你。

        伯瑞斯.冯是个心机深重、手段狠毒的家伙,他找你,绝不是因为单纯的对你有好感,他是想利用你给他们做研究。

        他是国际文物贩卖集团的成员。

        你记住,无论他用什么花言巧语,你都要保持立场,千万不能被他骗了。”

        “哼,嫉妒就嫉妒嘛,还说的那么吓人,你干脆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挖心掏肺,无恶不作,而你是伸张正义、英雄盖世,救苦救难的大圣人好了!”

        “你!”

        聂远彬被may气的倒吸一口气,

        “简直就是个缺心眼,白痴!

        不知好歹!”

        may怎么能受得了被人这样说,即使是喜欢的男人也不行!

        “好啊,我这么不入你法眼,那你去找个冰雪聪明、心眼多、知好歹的人吧!”

        说完,摔门走了。

        聂远彬被噎的半天在原地站了半天,好好的聊天竟然以这种方式收场,这丫头怎么这么任性,说事说的就扯偏了。

        以前总听人说,别跟女人讲道理,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都是不讲理,他还不信,不讲道理讲什么呢?今天算是领教了,只能通情,无法达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女人这种哺乳动物,简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自从被may表白后,聂远彬经常被她搞的患得患失,吸烟量猛增,想要保持清晰的头脑,就只有靠这点尼古丁吊着了。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进来吧。”

        聂远彬灭掉了手里的烟,把窗户打开透气。

        “老大,你没事吧!”

        秦天一进门就闻到满屋子的烟味,这一点都不像聂远彬的风格。

        “嗯,没事。”

        “我打了几次电话你都没接,我怕你有事,所以过来看看。”

        “放心,我很好!”

        聂远彬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帮我把门带上。”

        “好。”

        秦天转身出去,但走到门口,又停下了,顿了几秒,他又回到聂远彬跟前。

        “老大,你是不是在想may博士?”

        “嗯,她已经几天没有消息了,我有点担心。”

        聂远彬并没有掩饰。说完,他又点了一支烟,好像要把刚才没抽完的补回来似的。

        “你们是吵架了吗?”

        “不算,拌了两句嘴。”

        聂远彬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

        “老大,其实我有个故事想给你讲,但不知道该不该说。”

        秦天思虑再三,还是先做了一个开场白。

        “说吧。”

        只要无关壁画,无关may,聂远彬的反应总是波澜不惊的。

        “我之前有个女朋友,人漂亮,家境也好,对我更是一心一意。

        那年,她过生日,我因为要赶交一个报告,竟然把她的生日聚会忘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我匆匆赶去聚会地点,人家已经打烊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怎么都不肯见我,怪我不在乎她。我心想,女孩子闹脾气嘛,过几天自己就好了,所以没有很往心里去。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我女朋友在他们手上,让我准备500万去赎人,期限一天,到时间看不到钱就撕票。

        我以为,是她为了吓唬我,故意的,就是想看我是不是真的在乎她;再说了,就算要钱,也应该去找她爸妈,我一个穷搞研究的,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谁知道,一天以后,我收到了她被撕票的照片和一条信息。

        上面说,‘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多钱,但你可以用你的研究数据来换,我给了你机会,是你不珍惜。’

        我当时,整个人都瘫了,你知道吗,是因为我,她才丢了命,如果我当时能多思考一下,哪怕有那么一点点脑子,都不会让悲剧发生。

        我至今清楚的记得,那种感觉就是即将掉下悬崖的人在拼命的向你挥手求救,而你却以为她是在享受自由落体的快感。

        有些事情要及时的做出判断和行动,不是每一次的出走都有回来的机会。”

        聂远彬好像明白了秦天的意思,也许may的消失并不仅仅是任性贪玩。

        聂远彬开始全城寻找may的踪迹。

        莫高窟没有;

        榆林窟没有;

        魔鬼城没有;

        沙洲夜市没有。

        ......

        聂远彬找到沈奕,

        “帮我定为她的手机!”

        “定位失败!”

        “再定位!”

        “定位失败!”

        ......

        “第34次定位!”

        “定位失败!”

        ......

        “第181次定位!”

        “定位失败!”

        ......

        聂远彬被这无数次的失败折磨的暂时没了头绪,起身,准备去续个命。

        “收到一条不明信息,加了密达等我破译一下。”

        沈奕突然冒了一句。

        聂远彬迅速把要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赶快凑到了那台超级计算机跟前。

        “输入指令!

        穷尽搜索!

        匹配分析!

        攻击动态密钥!

        ok!

        35%,60%,95%,

        好了,搞定!”

        沈奕真不亏是高手,破译密码的时间只用了不到1分钟。

        “嗯?信息好像是发给你的!”

        沈奕看着信息的内容,上面写着:

        她在我这里坐客!

        聂远彬立刻反应过来,他说的这个人就是may!

        事情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发生了。

        “沈奕,赶快追踪发送这条信息的ip!”

        “好勒!

        输入追踪指令!

        展开数据穷尽搜索!

        数据匹配分析!

        跳转!

        输入二次追踪指令!

        攻击所有可能的密钥!

        破译!

        解码成功!

        完美!”

        沈奕凭借他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与多年积累的经验,很快就找到了发送信息的服务器的ip地址。

        “追踪到了!”

        沈奕指着屏幕上的一串数字,

        “就这个地址!

        他们做了层层伪装,把核心服务器架在了一个大型游戏服务器上,我差点儿就被骗过去了,还好我眼疾手快,里面一个代码字符让我看到了,找到了他们的破绽。最后,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核心服务器。”

        沈奕说的唾沫横飞,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好好显摆了一番。

        “快帮我分析一下,这个ip地址在哪个地区。”

        聂远彬几乎是以命令的口气在跟沈奕对话。

        “马上,我来匹配一下。

        输入指令,

        等待扫描,

        开始匹配,

        ......

        找到了,这个ip显示对应地图上的位置是——阿克图地区。”

        这个地方,没几个人知道,因为它只有一片荒漠,几乎没有人。但对于聂远彬,那是个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地方,也是他这辈子不想再回去的地方。

        聂远彬极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是如释重负,又好像锋芒再起。

        “果然是他!”

        “他?他是谁?”

        沈奕不明白聂远彬在说谁。

        “一个多年前,囚禁了我174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