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巴鲁达的枪声

第二十五章 巴鲁达的枪声

        很快,在微电波的刺激之下,徐丽进入了记忆之门。

        她从小跟着父母在巴鲁达地区生活,是当地唯一的亚裔。

        发生冲突那一年,徐丽13岁。

        天空中只属于火和硝烟,非法武装在和正规军激烈的交战,战壕外只属于恐惧与死亡。

        没有什么比战争更残酷得了。

        眼睁睁地看着平日里朝夕相处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去,来不及悲伤,来不及犹豫,轰轰的炮声还在继续,为了活命,只能强忍着泪,从昔日朋友的尸体上跨过去。

        徐丽和父母藏到了一栋被炮火打击的半垮的房子里,

        “嘘!别说话,先在这里躲一躲!”

        徐丽的父亲紧紧的把小徐丽搂在怀里。

        “我们会不会被抓或者被打死?”

        小徐丽很害怕,怕的说话声音都发抖。

        “别担心,只要没人发现,我们就能躲过去!”

        爸爸安慰着小徐丽。

        ......

        砰砰砰砰砰砰!

        子弹从屋后打来,刚好打中了徐丽的父母。

        啊!

        啊!

        父母的鲜血直接喷到了徐丽的脸上,热热的,粘粘的。

        父母应声倒下,连最后一哆嗦都没有就一动不动了。

        徐丽就这么看着,吓的连叫都叫不出来。她用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除了大滴大滴落下的眼泪,身上像被钉了钉子,僵直的保持着一个姿势。

        后来,正规军战败,她所在的地区被非法武装占领。

        死了很多人,她也成了无家可归的野孩子。

        为了活着,她每天跟一群孩子为了抢一点吃的打架。但是,她身材比当地人矮小,经常被人打的满身是伤也抢不到多少东西。

        有一天,她在垃圾堆上捡到了半个发霉的面包,高兴极了,正准备吃,被一个当地的男孩子看见了,伸手就给抢走了。

        徐丽抓着他的胳膊,跟他扭打。男孩一拳打到了徐丽的头上,殷红的血顺着额头流过脸颊,滴答滴答流到了地上。

        徐丽实在是饿的不行了,眼看到手的吃的又要被别人抢走了。她不甘心,发疯似的跳到那男孩子身上,扯他的耳朵,撕咬他的脖子,手一拳一拳的打到那好孩子的后脑勺上。

        其他孩子从未见过这样的徐丽,也被吓坏了,没人敢上去拉,就任由他们撕打。

        她就这样不停的打,不停地打,不停地打,直到那男孩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她也精疲力尽......

        所有的这些,都被过路的霍尔夫看到,他示意下属去把徐丽带过来。

        霍尔夫看着干干瘦瘦黑黑的徐丽,开门下车。

        他蹲下来,刚好跟徐丽一样高。

        “你好小姑娘,我叫霍尔夫,你叫什么名字!”

        徐丽不说话。

        “你父母呢?”

        徐丽摇摇头,两只眼睛紧盯着霍尔夫,手里紧紧攥着刚从男孩那抢回来的、发了霉的半块面包。

        霍尔夫伸手想去把发了霉的半块面包拿掉,徐丽本能的把面包往怀里一抱,张嘴就去咬霍尔夫的手,像一头饿了几天的小野兽,拼命的护着自己的那点食物。

        霍尔夫见状,把手缩了回来,也不再问,笑笑又继续说,

        “如果你愿意,你就跟着我吧。

        以后会有大房子给你住,你也不用再跟别人抢吃的。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爸爸,你就是我女儿,你会有一个非常灿烂的未来。”

        徐丽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他跟那些扛枪非法武装分子不一样。他穿着讲究,面容慈善,还留着一点小胡子。

        ‘也许,他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

        犹豫了一下,徐丽还是点了点头,跟着霍尔夫上了车。

        霍尔夫把她安排到了岛上居住,跟自己的收藏品在一起。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可以说,徐丽过上了公主一样的生活:

        从日本料理到墨西哥肉卷,从拉面到法式鹅肝,每顿饭的品类都不一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漂亮衣服,公主裙、机车服、牛仔短裤随便选;

        每天都可以在藏品陈列室里看各种稀奇宝贝,想了解什么,只需扫码就会有ai机器人出来讲解,还可以跟它聊天,一点都不会闷。

        徐丽觉得,她是被上天眷顾的孩子,虽然经历了战争,失去了父母,但总算脱离了苦海,还遇到一个这么好的父亲,还过上了这样幸福的生活。

        “这辈子,我要一直陪在干爹身边,好好孝顺他,报答他的恩情。”徐丽经常这么想。

        有一次,霍尔夫回到岛上,从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个人终端设备给徐丽,说只要戴上这个设备,就可以随时跟自己通讯,同时,还给她准备了最新口味的咖啡。

        徐丽高兴极了,把设备戴在手上舍不得摘下来。

        她还去泡了两杯咖啡,一杯自己喝,一杯给霍尔夫。

        霍尔夫笑笑说,

        “谢谢小丽,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今天就不喝咖啡了,你慢慢喝吧。”

        徐丽舍不得浪费,就把两杯咖啡一口气都倒进了自己肚子里。

        霍尔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这笑容很诡异,让人不寒而栗,但也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

        徐丽并没有发现霍尔夫表情的变化,她喝完后,抹了抹嘴,说:

        “这个咖啡真好喝,又香又甜,不像其他咖啡,又苦又涩的。

        它叫什么名字呀?”

        “撒旦的毒液!”

        霍尔夫回到道。

        “这么好喝的咖啡却有这么可怕的一个名字。”

        徐丽摇摇头,

        “但是并不妨碍我喜欢!”

        “喜欢就多喝一点!”

        霍尔夫说。

        “谢谢干爹!”

        徐丽笑的很甜,就像得到了糖的小女孩。

        徐丽每天都要喝一杯,不喝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渐渐的,她开始不知所以的胃痛,吃不下东西;

        然后,感觉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连走路都要大喘气;

        接下来,行动也不灵活了,好像大脑失去了指挥功能;

        再下来,晚上睡不着觉,心跳长期保持在每分钟130下;

        然后,就是头疼,无止境地疼,像有人拿着一个棍子在脑子里乱搅;

        ......

        徐丽终于忍不住了,打开了个人终端,接通了跟霍尔夫的通讯。

        “小丽,你还好吗?”霍尔夫看着眼前虚弱的徐丽,脸色苍白,四肢无力。

        徐丽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况跟霍尔夫说了一遍。

        霍尔夫脸上露出了控制不住的笑容。

        “这是正常的,孩子。

        喝了撒旦的毒液就会是这样。

        你很快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这些幻觉不停的折磨着你,撕扯你的身体,侵占你的思想,吞噬你的灵魂......

        最后,你会快乐的死去,因为,那是唯一解脱的办法。”

        徐丽听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抖起来,平日不知是害怕,还是气愤。

        “你不是说,把我当女儿一样吗?

        你不是说,要给我最灿烂的未来吗?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为什么?”

        徐丽憋的两眼通红,对着ai影像怒吼着,另外一只手不停的去抓,像一只咆哮的狮子。

        “因为,你是被撒旦选中的人!

        你是为战争而生的!

        我要你做我的先锋,为我赚更多的钱,去灭掉那些该死的正规军,建立一个由我掌控的巴鲁达!”

        原来,巴鲁达地区冲突背后的策划者竟然是霍尔夫!

        霍尔夫的话让徐丽厌恶至极,一个在武装冲突中失去亲人的孩子,怎么可能再去做杀人的刽子手。

        徐丽忍着痛,一字一句地跟霍尔夫说,

        “你这个疯子,我是不会为你做事的!”

        “是吗?”

        霍尔夫皮笑肉不笑地说:

        “那我们就接着看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