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记忆之门

第二十三章 记忆之门

        影子从伯瑞斯·冯那里回来,准备跟徐丽汇报一下情况。

        走进徐丽的书房,看到她斜靠在贵妃榻上,闭着双眼,一只手撑着头,另外一只手在太阳穴上摁着,眉头锁着,脸色也不太好,桌上摆着刚喝完咖啡的空杯子。

        “小姐,您又头疼了?”影子关切的问。

        “嗯!”徐丽没睁眼,继续着刚才的姿势。

        “我来帮您揉吧!”影子温柔地说。

        “好!”

        徐丽动了动身体,把脸朝向天花板,把头枕在贵妃榻的扶手上,下巴微微上扬。

        影子搬来一个凳子,坐在徐丽的头前,他搓了搓双手,又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轻轻地把双手的中指摁在徐丽的太阳穴上,慢慢地揉了起来。

        “你跟伯瑞斯·冯怎么说的?”徐丽问。

        “就是按照您的吩咐说的,小姐!”影子回答道,手依旧没停。

        “嗯。他怎么说?”徐丽又问。

        “他说,感谢您提供的机会。还有......”影子仿佛不太想继续往下说。

        “还有什么?”徐丽继续问。

        “还有,您的咖啡!”影子的这句话说的很小声,就像生怕惊扰了睡梦中的孩子。

        “我的咖啡!

        是啊,那是个好东西,呵呵!”

        “那个咖啡有什么功效?”影子有点好奇。

        “功效很奇特!

        那个咖啡叫撒旦的毒液,是一种能控制人的东西,喝一次就不会忘记;长期喝,你就会丧失自我。”徐丽淡淡地说。

        “不能断吗?”影子问。

        “断?能断!

        但是,你会受不了!

        当你的身体对这种咖啡有了记忆,同时也就受到了它的控制。

        最开始,你会感觉胃不舒服,吃不下东西;

        慢慢的,你会感觉身体虚弱,连走路都要大喘气;

        接下来就是肌肉硬化,身体不灵活;

        再下来,就是会莫名的兴奋,晚上睡不着觉,植物神经停止工作,心跳长期保持在每分钟130下;

        然后,就是头疼,像有人拿着一个棍在搅你的脑花;

        到最后,你会出现各种幻觉,直到自杀;

        多么完美的结局。”

        徐丽说完,笑了两声,但这两声听起来却让人心疼。

        “那如果喝了撒旦的毒液,就只能等死吗?”影子的语调有些慌。

        “有一种药,可以抑制它,但是这个药需要定期服用,什么时候药断了,什么时候就离死不远了。”

        “那,小姐也喝这种咖啡吗?”影子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也快要随着话一起跳出来了。

        “喝啊,喝了很多年了,不然干爹怎能安心让我在外面做事。”徐丽轻描淡写地说。

        影子感觉自己的心被成麻花,怎么样都无法平静。

        “那您吃药了吗?”影子又继续问。

        “你今天话有点多!”徐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影子没有再说话。

        在他心中,徐丽就是他的全世界,他想爱她,他想帮她,他想保护她。

        但此刻,他什么也最不了,他只能尽量通过自己的手让徐丽减少痛苦。

        揉完太阳穴,影子又帮徐丽揉额头。

        徐丽的额头很饱满,发际线整齐,没有乱七八糟的小碎发。

        她的脸,美的有点不真实:

        大眼睛双眼皮,一笑起来就变成了新月的样子,特别好看;鼻梁挺拔,从侧面看就像雕琢过的一样,嘴唇粉嫩嫩的,还有一点嘟,像用吸管喝水的婴儿的嘴唇。

        这样的一张脸,怎么看都无法跟她的经历连起来。

        影子特别喜欢给徐丽按摩头,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名正言顺的接触她,静静的欣赏她,认真的感受她,他愿意就这样给徐丽揉一辈子头。

        平和与宁静总是很短暂,所以才显得弥足珍贵。

        “小姐,您的个人终端亮了。”影子停止了动作,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徐丽睁开眼睛,看到了霍尔夫的来电通讯。

        她立马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把脸上的倦容抹去,就像换了一张新的人皮。

        徐丽对着眼前的人像投影,挤出一丝笑容,叫了一声:

        “干爹!”

        霍尔夫点点头,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房间像安装了环绕立体声音响一样,霍尔夫低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震的徐丽越发的头疼。

        “伯瑞斯·冯已经成功取得了mayli的信任,就等结果了。”

        “嗯,很好!

        另外一件事呢?”

        霍尔夫接着问。

        “伯瑞斯·冯的秘密就是他的眼睛,东西藏匿的位置应该就记录在他的眼睛里。”徐丽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你还知道他到底把东西藏在哪儿,是吗?”霍尔夫的语气虽然没有变化,但感觉得到,他很不满意。

        “是的,干爹。

        我会继续查的。”此时的徐丽,心里是害怕的,但表面也只能撑着,她不想让霍尔夫看出她心里的脆弱。

        “你让我失望了,小丽!

        下面该怎能做,你自己知道吧!”

        说完,霍尔夫结束了通讯。

        “是,干爹!”

        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即使霍尔夫听不到,她也会把最后这句,表示服从命令的话说完。

        徐丽说完,也关闭了通讯,走到地下室。

        地下室有一台机器,叫记忆之门。它是通过微波刺激大脑,使人沦陷进那些记忆里最难过、最痛苦、最恐惧的东西里。

        整个沦陷的过程就像看5d感官电影一样,无论是针刺还是剑扎,或是火烧棒打,都是实实在在的痛,甚至比真实的还要痛。

        这个记忆之门一旦打开,它就会自动延展。

        旧的记忆会催生新的记忆,新的记忆会比旧的记忆更痛苦,更折磨人,这是一个无止境的记忆通道,就像一个陷落黑洞的人,在漆黑密闭的空间里不停的挣扎。除非能克服心里障碍,自己走出来,否则就只有在痛苦中死去。

        “小姐……!”

        影子挡在徐丽面前,

        “你真的要走进这记忆之门?”

        “我有别的选择吗?”

        徐丽看着影子,心里想,

        ‘影子这是在关心我吗?’

        “可是,您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要不您休息一会儿再进去吧。”影子想给徐丽找个借口,他真的很怕,徐丽这一进去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老爷子在那边看着呢!”

        徐丽晃了晃手上的个人终端。

        虽然已经结束了通讯,但这个设备每时每刻都在记录着她的数据:

        她今天去了哪里;

        她今天跟哪些人通讯;

        她今天身体状况如何;

        她今天有没有喝咖啡;

        ......

        这就是一个安装在人身上的数据采集器,也是一个监视器,随时会把徐丽的各项数据传输到霍尔夫的系统里。只要徐丽有任何不正常的反应或者举动,那边系统马上就会报警,霍尔夫就可以立即采取措施。

        影子本还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他把徐丽扶到机器上躺下来,手脚都固定好,把头套给她带上,按下了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