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有内鬼

第十九章 有内鬼

        为了复原敦煌壁画的伟大事业,may一直在实验室埋头苦干,希望早日把颜料研制出来。

        聂远彬一直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却罕见的来到实验室。

        “嗨哟,大忙人,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视察工作?”may抬头瞟了聂远彬一眼,顺便看了一下他身后。

        “徐丽呢?没跟你一起吗?”

        may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杯杯管管。

        “她身体不舒服,请假了!”聂远彬回答道。

        “哦,她怎么了?”

        may停下手里的事情,抬起头来。

        “女孩子的事情,我不好问!”

        聂远彬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冷冰冰还挺理解人的。’

        may心里闪了一下。

        突然,她发现了聂远彬手里的咖啡——刚才还准备去买,就有人送上门了——于是两步上前,迅速从他手里抢了过来,

        嘶~~~

        may直接对着杯口吸了一大口,然后砸吧砸吧嘴,

        “啧啧啧,真香啊!

        这续命的东西就是好!”

        聂远彬错愕的看着may,

        “你......”

        聂远彬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了。

        心想,

        ‘她竟然跟我用一个口儿喝,这不就是,不就是,间接接吻吗!‘

        may睨视着惊愕的聂远彬,

        “怎么了,我又没有传染病,你怕什么!”

        may说着,又喝了一口。

        “我还没嫌弃上面沾着你的口水呢!”

        may若无其事的说了出来。

        聂远彬立马感觉到了巨大的挑战,这个可不是他熟悉的领域。

        may看着呆若木鸡的聂远彬,心里默念,

        ‘平时不苟言笑的聂远彬,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她往聂远彬身边挪了一步,已经可以隐隐感觉到聂远彬身上散发的热量。

        她把咖啡杯举到聂远彬嘴边,瞅着聂远彬,眼神带有一丝可爱,还有一丝挑逗。

        “你,要不要喝?”

        聂远彬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近距离的看着。

        他开始慌乱了,脸色发红,喘息声由轻到重,手有一点僵,面对杯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腿有一点麻,步子迈也不是,不迈还不是,不知所措。

        may又往前凑了一点,额头若有似无的轻碰了一下聂远彬的鼻尖,聂远彬像突然被电击,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但很快,他调整了心态,假装是自己故意要坐到凳子上,若无其事地把手搭在腿上,眼神垂了下去。

        根据爱情学科的理论,在谈恋爱的初期,95%以上的人都会对心上人不经意的接触有“过激反应”,然后再想方设法的演示自己的敏感,或者岔开话题,或者转身去拿东西,又或者,选择性假装遗忘刚才发生的事情,直接进入下一个环节。

        may鉴定完毕,认为自己差不多可以得出结论了——聂远彬心动了!

        聂远彬对自己心动了!

        此时的may,就像看到了小兔子的母狼,两眼冒着幽幽的绿光。

        may又移动了两步,站在聂远彬跟前,俯身正对着聂远彬的脸,就这么看着他。

        两人的距离只有2公分,如果此时大地可以轻轻地那么摇一下,那这两尊雕塑就会因为波动的力量而倒在一起。

        “你要干什么?”

        聂远彬被这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不干什么,就是想,喂你喝!”

        may说着,含了一口咖啡在嘴里,把脸凑了过去……

        “老大,有新情况!”

        刘飒飒着急的忘记敲门了,一进来就看到刚才那一幕。

        “哎呀天哪!”

        刘飒飒赶快转过身,用手把眼睛捂上,嘴里还一边嘚嘚,

        “我啥都没看见!

        我啥都看不见!

        .....”

        may把咖啡咕咚一下咽进了肚子,心想:

        “眼看就要到手了,被这只小浣熊给搅黄了,md!”

        聂远彬尴尬极了,被人调戏了不说,还被下属看到了,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这么多年的光辉形象算是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咳咳咳!

        大刘,什么事?”

        刘飒飒听到聂远彬的询问,慢慢转过身,把并拢的手掌张开一条缝,看着眼前的这对男女,一个靠着实验台站着,若无其事的喝着咖啡,一个正襟危坐,注视着他。俩人衣冠整齐,不像行了苟且之事,这才把手放下来。

        “不好意思啊老大,搅了你的好事。”

        刘飒飒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

        “少废话,发现了什么新情况?”

        聂远彬在工作的状态中就是这样,大家都对他的毒舌免疫了。

        “我今天运行实验室数据库的时候发现,抗氧化剂的数据被人拷贝了一份走。”

        “你的意思,是抗氧化剂的数据也被盗了?”聂远彬问。

        “不是盗,是正常的拷贝,就像我们做备份一样,把数据库里的信息复制两份,以防丢失。”刘飒飒解释道。

        “这个拷贝不是我们的正常程序?”聂远彬接着问。

        “我们的数据库是同步备份的,不需要专门挑一个模块出来单独储存。”

        “也就是说,这个人,只拷贝了有关抗氧化剂的数据,其他都没有动,对吗?”

        “对!”刘飒飒回答道。

        “这样说来,拷贝抗氧化剂数据的人跟前段时间盗窃数据的人应该是一伙儿的。”聂远彬猜想着。

        “也许是,也许不是!

        因为前面的那伙人是直接破了密码,黑进了我们的系统,盗取了数据。而这次,我们的系统没有遭到任何攻击,数据库也没有被入侵的痕迹。”刘飒飒陈述着。

        “你的意思是,拷贝数据的这个人,有我们的登陆密码,不需要破译,直接就可以到系统里调用。”

        聂远彬想了一下,继续问,

        “有没有调监控,谁进出过实验室?”

        “监控看过了,除了我们平时的工作人员,就只有院长和杨主任来过。”

        “他们都是来看一下研究进度,慰问一下大家,也就走个过场。

        这么高难度的技术活,他们搞不懂。”聂远彬坚定的说。

        “其他呢,再没有其他人了吗?”聂远彬接着问。

        “没有了。”

        刘飒飒继续说,

        “所以,我认为,他们使用的是远程同步备份功能。

        通过卫星通信技术,只要知道我们的登陆密码,就可以在远地点登陆我们的数据库,同时打开反追踪器,不需要到现场,就可以把我们的数据拷贝走,也不会留下路径让我们发现。”

        “也就是说,这个人,在我们内部。”聂远彬分析着。

        “有内鬼!”

        “有内鬼!”

        刘飒飒和may异口同声。

        “这个内鬼会是谁?”

        聂远彬心里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