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小说 - 制色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欧阳与霍尔夫的交易

第十五章 欧阳与霍尔夫的交易

        “你好啊,欧阳!”

        “你好,霍尔夫教授!”

        “好久不见了!”

        “也不是很久!”

        “东西怎么样了?”

        “还在研究?

        三年了,这就是你的诚意?”

        “您等不了的话,可以换别人!”

        “呵呵,你是说让我换聂远彬吗?”

        “不许你打他主意!”

        “别担心,我们是最亲密的盟友,我怎么会轻易换掉盟友呢!

        欧阳,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霍尔夫教授顿了顿继续说,

        “may在你那里可好?”

        欧阳一惊,

        “你怎么知道她来了?”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年轻人!”

        “是你派她来的?”欧阳问到。

        “我没有,不过她去了会让你更快的得到想要的东西。”

        通话结束,欧阳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

        霍尔夫教授是全美顶尖的化学专家,取得的科研成果不计其数,研制的燃料催化剂使航空航天燃料的燃烧率大幅提高到90%,大大减少了燃料浪费,为人类的航空航天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在全球的知名程度不亚于总统;

        同时,他也是一个收藏成痴的人。

        他专门买了一座岛,岛上修建的都是各种陈列室,里面都摆着他的收藏品。

        他尤其喜爱东方文化,他认为东方文化的美是原始人性的象征,内敛、沉稳、但又不失生动,让你总忍不住想要看它、琢磨它、抚摸它。

        教授这辈子,无妻无子,除了实验,就是跟他的藏品在一起。他认为,身体的欢愉都是短暂而肤浅的,只有精神得到了满足,人生才算完美,精神与宇宙同在,永不磨灭。

        三年前,欧阳偶然得知祖传的手稿在霍尔夫教授那里,千方百计的与他取得了联系,想要回手稿。当得知欧阳就是当年画匠的后人,教授欣喜若狂,对于虔诚的信徒,上帝果然是宽厚的,送了这么大一个礼物给他。

        “我可以把家里的房子、车子、现金都给你!”欧阳说。

        “呵呵,我都做到这个位置了,你觉得,我还需要那些东西吗?”霍尔夫教授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欧阳。

        “谢谢,我不喝酒!”欧阳说,

        “要如何您才愿意把手稿还给我?”欧阳看着霍尔夫教授,

        “想要回手稿,可以!那就拿更贵的东西来换吧!”霍尔夫教授说。

        “更贵的?还有什么比国宝更贵吗?”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霍尔夫教授笑了,喝了一小口威士忌,

        “我要你把石窟里的壁画揭下来给我!”

        “不可能,那是国家文物,我给你,我不成盗窃文物了!”

        “严格的说,是保护文物!”霍尔夫又喝了一口酒,

        “从发现莫高窟开始,这一百多年来,壁画都被糟蹋成什么样了,氧化、脱落、甚至被人为烟熏火烧、刀刮斧砍,还有几个窟的壁画是完整的?”

        “过去旧社会是因为朝廷的不作为而导致很多文物被破坏和流失。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国家的经济科技都很发达,而且在敦煌壁画的保护和修复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壁画的保存条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我们还利用了数字图像技术,把现有的壁画内容保存下来,再用图像模拟手段恢复当年的颜色......”欧阳理直气壮地说。

        “当年的颜色?当年是什么颜色,你见过吗?即使你通过计算机图像还原了,就现有的颜料而言,能还原出来当时的惊艳吗?

        过去,许多专家认为,敦煌壁画变色,是因为古人在作画时颜料中使用了铅粉的缘故,铅粉氧化,从而导致壁画变色,但新的科学分析表明,在敦煌壁画的人物肤色及近似色彩中,并没有使用铅粉。

        后来,科研人员对壁画中人物画颜料取样进行了x-衍射分析,结果发现,敦煌壁画变色与三个方面的因素有着重要关系:一是使用朱丹和含有朱丹的调和色,经千百年氧化反应,彻底改变了初绘时的色彩;二是植物颜料经千年氧化而直接褪色,或被下层变化的色彩上翻而掩盖;三是敦煌土质是经海水浸泡过的海底床,含有大量的碱性元素,成为颜料化学反应的催化剂。

        如果送到我这里,以我们的科技力量,会很快研制出新的颜料,使这些惊艳绝伦的艺术品最大限度的得到还原。但是你们,也许要花费上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会研制出来,到那个时候,不知道还会剩下什么。”教授又喝了一口酒。

        ‘是啊,没有新的颜料,壁画该如何还原?’欧阳心里想着,

        “能否给我一杯酒?”欧阳跟霍尔夫教授说,

        “当然可以!

        要加冰吗?”霍尔夫教授问,

        “不用了,谢谢!”欧阳端起酒一饮而尽。

        【欧阳的祖上是被贬官吏带去瓜洲的画匠。当年在石窟作画的时候,还顺便留存了一份手稿,这是欧阳家的祖传宝贝。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藏经洞的问世,各列强开始陆续到敦煌莱夺宝。

        欧阳的祖爷爷为了不让这些稀世珍宝落入外国人之手,就去报官。

        谁知,官员们得知了这些经卷和壁画的珍贵,竟然想方设法的占为己有。

        知道他祖爷爷的手上还有一幅千年前的手稿真迹,用了各种手段哄骗抢夺,但还是没有搞到。

        一怒之下,发配了欧阳的祖爷爷到煤矿上劳动,至死不能回来。

        祖爷爷就这样,在煤矿上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新中国成立。

        等他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手稿也不知去向了。

        “这是祖传的宝物啊,就这样被弄丢了,叫我以后如何面对祖先!”

        就这样,祖爷爷穷其一生都在寻找手稿的下落,但依旧无果,带着遗憾走了。

        欧阳的爷爷是祖爷爷收养的孩子,看着他的父亲一辈子都在为了一个手稿奔走,虽然不知道手稿是什么样,但父亲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最最值钱的东西,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丢一件少一件。

        欧阳的爷爷想知道这个手稿为什么这么值钱,最后他选择了敦煌研究院研究和修复壁画的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

        欧阳的爷爷在这份工作中,找到了自己所热爱的,原来敦煌艺术的魅力在于人心,在于你一直也无法真正懂得色彩的意义,在于你不停地想去探索它更多。也是在这里,结识了聂远彬的爷爷,一个爱敦煌艺术爱到骨子里的人。

        欧阳的爸爸没有继承爷爷愿望,他觉得几代人穷其一生要做的事,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太没意思。他的人生理想就是大富大贵,有花不完的钱,享不尽的乐。

        那些年,煤矿生意很火,他就跑去挖煤,终于当上了煤矿的主管,眼看离实现愿望越来越近了,结果在一次瓦斯爆炸中被炸死了。

        那时候,欧阳的爷爷已经在病床上了,听到消息以后,非要回家去给祖宗牌位磕头,说都怪他爸没把祖宗的东西保管好,祖宗怪罪了,缺落到了孩子身上。

        经过这个打击,爷爷2个月后就去世了,欧阳和姐姐一起被煤矿老板收养。爷爷在最后回光返照的时候,一直说那手稿上是一尊菩萨像,让欧阳一定要把手稿找回来,不能让菩萨在外流浪。】

        欧阳想了想说,

        “石窟被看得很紧,原画没那么容易揭,我需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给我一点时间!”

        霍尔夫教授露出了胜利者笑容,他又给欧阳倒了一杯酒,举起手中的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合作愉快!”

        欧阳掐灭了手里的烟头,准备去洗个澡。

        这些年,他经常梦到霍尔夫出尔反尔,在拿了石窟原画后并没有把手稿还给他;聂远彬知道了他与霍尔夫的交易,愤怒离去,永不相见。

        他就这样被折磨着,白天在人群中光鲜亮丽,为信仰而忙碌,夜晚就像一个黑暗中的幽灵,在魔鬼的深渊寻找出路。

        信仰不能辜负,遗愿不能辜负,聂远彬不能辜负,那谁可以辜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