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我在边关种田忙在线阅读 - 李玉蓉番外一

李玉蓉番外一

        我叫李玉蓉,自小家里人都称呼我为蓉姐儿,虽说父亲是寒门出仕的学子,千兴万苦,一步步艰难走到了岳阳府郡守的位置,而我也从一个小官之女,变成了后来的郡守嫡女,日子过的是一日比一日好,更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姐儿。

        父亲与别的官员不同,他不与那些贪官同流合污,总是说,拿着朝廷给的养廉银,拿着朝廷给的俸禄,自是够自家嚼用。

        父亲还总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番薯。

        家里日子过的虽说清贫,可爹娘疼爱她,兄长呵护,弟弟粘人,她自认为生活在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直到……

        犹记得那一年,父亲再三考量,给自己寻了个千好万好的夫婿,还几乎搬空了家业的,给她置办了一份像模像样的嫁妆,嫁的夫婿也是温文尔雅,俊逸体贴。

        虽说是公府庶出,虽说庶出的公婆也在自己诞下长子后没多久就去了,虽说自己与夫君在公府日子过的煎熬,夫君出仕也屡屡遭到打压。

        可不管怎么说,她的日子比起大黔朝大多数的女子来,都是极幸福的。

        丈夫贴心关爱;

        子女双全懂事可爱;

        不缺吃也不缺喝,更不缺穿;

        真真样样她都是满意的。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在有一日,那个让自己既厌恶又依靠的公府被围,全家被抄家下大狱时,她所有的宁静与安稳都被统统打破。

        不进里头走一遭,她永远不知道,那监牢大狱到底有多黑暗!

        说真的,要不是自己身边有女儿小机灵鬼的护着,她是绝不会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再从那里头走出来的!

        只可惜,那个护着她的女儿,她本该更加喜爱,更加关心的。

        毕竟为了自己,那小小一个孩子,居然能跟恶心的畜生拼死搏斗,为了维护自己,甚至不惜生生咬掉了畜生的一块肉,那是何等的决绝狠辣?

        明明是自己的女儿,明明以性命保护了自己,可当她看着那孩子,自己又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女儿……

        那时,她矛盾极了。

        越矛盾,就越观察;

        越观察,就越害怕;

        都说母女连心,面前的这个孩子,口口声声,奇奇怪怪的喊着自己妈妈,对着自己也笑的特别甜,特别乖,可是她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她的女儿,不是她的栖儿,对的,不是,根本就不是!

        再后来,自己躲着她,闪着她,哄着她,避着她……

        没等自己从千头万绪中醒过神来;

        没得她适应抄家流放;

        没等她瞻前顾后,想东想西,为了丈夫儿子,为了所谓的名声,护着公府一大家子抵达边关,在永固城落脚站稳脚跟;

        没等自己想到办法,找回自己原本的女儿,更大的劫难悄然来临……

        她犹记得,那一晚是年三十,雪下的很大很大,倚着城墙临时搭建的棚子也很冷很冷。

        即便汤管家离去前,买了不少的炭火给自己使,可因着自己的没骨头与懦弱,那些却全都被老太太给要了去不说,就是半芹半夏这俩忠婢,也被老太太在年前哄了去,后来更是被那老虔婆背着自己给生生发卖了换钱,而自己也是时至今日才知道这个消息。

        寒冬腊月里,没得心腹的丫头,丈夫也不在家里,她只能搂着两个儿子,死死的拽着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儿去给她找取暖的物件。

        然……最终,自己苦苦等,苦苦熬,却始终等不来被大房叫去的丈夫归家,而是先等来了满身是血的女儿。

        那孩子,那个让她恨,让她怕,让她痛,让她悔的孩子,居然一照面,就让自己带着儿子们快点跑,快点逃!

        ……

        等到后来……

        等自己沦为魂魄,从迷茫混沌中清醒过来,想起那时自己因为忌惮害怕,并未及时逃离,反倒是成为了孩子的累赘,眼睁睁的看着那孩子,因为自己这个愚蠢的累赘而遭殃,她悔,她恨啊!恨自己的愚蠢,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那孩子护着她,被大房二房四房的人利用拖累;

        那孩子护着她,被汹涌而来的胡人所包围;

        那孩子还是护着她,最后被一片血色所吞没;

        直到她手里的两个儿子被人撞开,在狼烟四起中失散,而后了无踪迹……

        她丢了儿子,找不见丈夫,更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为了该死的自己,最终被一群恶狼围杀,不甘的倒下,临终时都睁大着双眼,朝着自己呐喊,妈妈你跑,快点跑!时,她的双眼只有血红一片,看着那片被孩子鲜血染红的雪地,懊悔的血泪溢满了双颊。

        她的嘴里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

        然后……

        后来的一切,她都不知道,不记得了……

        自己睁开眼睛清醒过来后,就一直身处一个奇怪的地方。

        在这里,她一日一日,年复一年,犹如凌迟般,不停的重复着,自己最最不愿面对的那一夜;

        不论她有多抗拒,多悔恨,多想逃避,可清醒的时候,自己就是那么日复一日的,不断重复着着那剜心刮骨之痛。

        直到她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直到她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突然,某一天,她神奇的被一种心悸而又莫名的力量唤醒。

        自己明显的感觉到,身体上的那道束缚没有了,然后,那日复一日的重复折磨没有再降临,而自己也能离开禁锢着自己的那片土地时,她高兴坏了。

        她欢喜着,准备去收拢女儿的尸骨,准备去找到遍寻不见的丈夫,找到儿子们时,她机缘巧合,后知后觉的发现,其实,自己已经死了,其实,眼下的她,只是一只飘荡无所依的鬼而已。

        她飘啊飘,荡阿荡,辗转找到了肖家幸存的大房,从垂垂老矣的曹冰兰嘴里知道了,丈夫在那一晚,为了找自己与孩子们不幸早就去了;

        两个儿子后来也被大房这一群畜生们,以亲人的名义给卖了;

        她的楼儿为了护着弟弟死了,她的杨儿也上了战场,为了复仇而咬牙拼搏时也不幸去了的时候,,她浑身都充满了戾气,化身为厉鬼,搞的大房家破人亡,让他们也尝一尝自己的痛,自己的苦。

        虽然,自己是活该,虽然,这样的结局完全是自己作的,呵呵……

        后来,她找啊找,寻啊寻,苦苦的寻觅着她的亡夫,她的儿子们,她心里最最记挂的那个孩子,开始了她踏遍大黔每一个角落的寻觅旅途。

        她发誓,一定要找到家人,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找到那个让她害怕,又让她无限懊悔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