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困兽欲出笼!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困兽欲出笼!

        “二公子,不好了!大长老身边的鲁炎敬不见了!”

        太原,王家祖宅!

        一名鹰钩鼻男子,慌慌张张地跑进了一处荒凉的院落之中,进屋之后,他屋内的少年躬身道。

        “鲁炎敬?他不见了关我什么事?”

        少年正在看书,闻言抬起头,淡淡地说道。

        此人便是王仁表同父异母的弟弟王仁义了,那鹰钩鼻男子,则是他的忠仆萧庆!

        自从前天得知王家一众族老,没有一人前去岐州给新婚的王仁表恭贺,一向处于颓废状态的王仁义终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翻身的希望,自那时起,他便开始注重起自己的仪容仪态,虽说身上穿的都是旧衣服,但此时,他身上的气质,已经恢复到从前那种淡定从容、高深莫测了!

        “二公子,鲁炎敬是大长老身边的暗卫统领,如无要事,是绝不会离开大长老身边的,所以属下猜测,大长老应该是将他派去岐州了!”

        萧庆抱了抱拳,沉声道。

        这货不同于他哥哥萧鹰头脑简单,他为人做事还是非常有头脑的,正因为如此,王仁义才会对他甚为重视,在态度上,王仁义对待萧庆也比对萧鹰要客气的多!

        当然,这里面也有王仁义目前正处于失意状态的缘故!

        “岐州?你是说祖父派鲁炎敬去岐州给王仁表贺婚了?”

        闻听此言,王仁义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目光一凝,豁然起身道。

        萧庆低着头,躬身道:“这个只是属下的猜测,而且属下也是今日一早刚得知消息,关于鲁炎敬的具体去向,属下还未曾打探到!”

        他在王家只是一个下人,而且还是照顾王仁义这个被囚禁的长房二公子的下人,以他的身份,打探消息多有不便,他只能在暗地里悄悄地打听,不然万一被人怀疑,麻烦可就大了!

        “还没打探出来?”

        王仁义顿时眉头一皱,脸上也浮现出些许不悦,萧庆此时低着头,看不到王仁义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却能感受到王仁义压抑着的愤怒,他连忙抱拳道:

        “请公子在给属下一些时间,半日之内,属下一定能调查清楚,给公子一个交代!”

        “……起来说话吧!”

        王仁义沉默片刻,语气逐渐变得温和,道。

        萧庆这才敢直起身来。

        只听王仁义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如今你我皆被族中所弃,办起事来的确多有不便,眼下不用再去调查鲁炎敬去向了,因为他八成已经去了岐州,再调查无益,当务之急,是得想办法让我出去,整日关在这座囚笼,纵然有通天抱负,只怕也难以施展拳脚!”

        “出去?二公子是想逃出思过院?”

        萧庆闻言一愣,忍不住问道。

        所谓思过院,便是他们现在所处的的这座破败院落,这里是王家专门囚禁族中犯了错、但又罪不至死的弟子,当初王仁义暗中指使山匪绑架韩雨惜,王裕为了平息李泽轩的愤怒,便承诺李泽轩将王仁义终生囚禁在王家祖宅。

        “当然不能逃出去,我要光明正大地出去!”

        王仁义目光微沉,他问道:“二长老那边,最近可有什么动静?”

        萧庆不明白王仁义问这个做什么,但他还是如实答道:“据说大长老一力主张不因婚事而处罚大公子,二长老这些天便带着其余几位长老,一同在反抗大长老,至于二长老现在具体在做什么,属下就无从得知了……哦,对了,属下今早在城中还探听到了一条消息!”

        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萧庆这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又补充道。

        “嗯~?你说!”

        王仁义饶有兴致地看向萧庆,道。

        萧庆扭头看了看屋外,确认屋外没有人后,他上前关上了房门,然后凑到王仁义的身前,道:“公子,属下今日在城中打探道,魏王殿下和炎黄书院的数十位先生和学生,不日就将抵达太原府!”

        “魏王李泰?炎黄书院的师生?他们来太原做什么?”

        王仁义眉头一皱,有些好奇道。

        由于炎黄书院师生这次北上并州、云州建立电报中继站,算是书院的一项绝密级任务(这也是为了保证书院师生们的安全),所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王仁义一直被囚禁在王家思过院,自然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萧庆小声道:“这行人的具体目的是什么,这个属下不知,但据街上的游商所说,有人前几日在汾州地界看到过炎黄书院的马车,有来自京城的行商认出了魏王也在其中!炎黄书院的马车有数十辆,预计这两日应该就会到太原府!”

        “数十辆马车?”

        王仁义闻言,一阵凝眉不语,谁也不知道此刻他心里在琢磨些什么,萧鹰只得安静地立在一旁,过了片刻后,王仁义终于开口道:“不管他们来太原做什么,出动这么大的阵仗,肯定绝非小事,等他们来到太原,你再好生去打探打探,这或许是我们的一次机会!”

        “机会?公子是想……?”

        萧庆神色微动,试探性地问道。

        “具体如何行事,得弄清楚魏王一行人的目的才能作详细打算,你只管替本公子将事情打探清楚就好!”

        王仁义摆了摆手,淡淡道。

        “是!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萧庆郑重抱拳道。

        随即,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哦,对了,公子,属下今日在宜和坊还看到了四五个突厥人,他们住进了同福客栈,虽然他们乔装成了汉人模样,但属下以前在边陲待过,还是能分辩出他们的!”

        说到最后,萧庆的眼中,不由浮现出了几分得意。

        “乔装的突厥人……”

        王仁义用手捏了捏下巴,沉吟半晌后,他笑了笑道:“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太原马上就要上演一出好戏,在此之前,我必须得出这座该死的院子!萧庆,今日午后,你想办法让二长老无论如何都来思过院一趟,你就跟他说我有十万火急之事,事关王家的生死存亡!听明白了吗?”

        萧庆心中一凛,连忙抱拳道:“听明白了!属下定不负公子所托!”

        “嗯!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