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惊蛰

第一百九十章 惊蛰

        二月。

        惊蛰。

        齐国主,姚启,薨。

        齐国的老国主,久病不治,死了。因其身份尊贵,称之为薨。

        依照齐国规制,哀讯昭告天下,召集各地城主齐聚兰陵城,为老国主举行国葬,之后见证继任国主登临大位。

        而在此之前,全城哀悼,内城守灵七日。

        不过,自从噩耗传来,内城便被大批的兵士团团围住,仅有老国主的家眷能够出入,其他人等一概不得入内。即使公子府的侍卫,与各地赶来的城主,也被挡在兰陵湖外,一时之间桥头前的空地上挤满了人。

        小公子府上的数十人同样守在湖边,墨筱、葛轩等仙门弟子尽数来到此处,还有姚绅、姚田在忙前忙后,使得眼前的景象更添了几分躁动不安。

        于野坐在人群中,默默打量着一水之隔的内城。

        内城的城墙上,披了一道道白纱。远远看去,俨然满城素缟而举国皆哀。

        前日夜里,响了几声春雷,而春风未至,却惊闻老国主宾天。宾天也是死的意思,一种恭敬的说法。公子晋当即带着侍卫前往内城奔丧,不料整座内城与兰陵湖上的石桥均被披甲兵士封住。说是老国主临终遗命,只许子嗣、至亲、家眷入城守灵,否则视为忤逆之举,由供奉秦丰子严加惩处。无奈之下,公子晋只得留下侍卫,带着家眷进入内城。而他的兄长公子世同样遭到阻拦,使他少了几分怨气。

        既然公子入城,侍卫、随从唯有就地候命。

        转眼之间两日过去,已有各地的城主陆续抵达。齐国共有七十二城,倘若大小城主齐聚此地,再加上供奉、随从,以及前来吊唁的各方人等,到时候的人数应该极其可观。而不管人数多少,都要遵循规制,在湖边迎候灵柩,等待着出**殡之日的到来。

        出**殡之日,也是继任国主揭晓之日。如今内城已被供奉秦丰子掌控,国主之争似乎已无悬念。倘若公子晋夺位失利,兰陵城之行是否就此终结?

        云川仙门既然有备而来,又怎会善罢甘休。

        于野从远处收回眼光,打量着左右的情形。

        湖边的空地颇为宽敞,此时已聚集了数百人。形形色色人等各自成群,或静坐默哀,或窃窃私语,或是四处走动。挨着房舍、街巷的一侧,搭起了一排白色的帐篷,为各方来宾歇息之所。众多的庶民百姓也聚集而来,却被兵士挡在远处。其中不乏小商小贩,遥祭老国主之余,不忘售卖茶汤吃食,趁机赚取几两银子。

        公子府在桥头西侧的河边占了一块地方,墨筱、葛轩、姚绅与府上的随从、婢女,以及十位仙门弟子,还有四十多位侍卫围坐在一起。而无论彼此,腰间皆系着白纱,是为服丧之意。桥头东侧的河边,另有人群聚集,同样披白戴孝,那是大公子府上的侍卫与家人。

        于野的眼光掠过四周,看向手中的一枚玉简。

        这是前日墨筱所传的一篇隐匿修为的小法门,以便众人隐匿修为。而他体内的蛟丹便有隐匿修为之能,又修炼了蛟影所传的《藏龙术》,只要刻意掩饰,即使金丹高人也未必能够看穿他的底细。

        为何隐匿修为?

        当然是掩饰身份,利于偷袭。便如一头狼,攻击之前,藏于暗处,突然暴起,一击锁喉绝杀!

        也由此可见,这场蓄谋多年的国主之争非但没有终结,反倒是随着老国主的病故而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却见墨筱与葛轩、姚绅在窃窃私语。

        与此同时,姚田、姚管家穿过人群而来,惊慌道:“内城管事传出话来,说是夫人贵体有恙……”

        姚绅似有不解,问道:“内城医工手段高明,何必舍近求远?”

        姚管家甩着双手,急道:“哎呀,夫人患的是妇人隐疾,医工难以诊治。”

        姚绅与身旁的墨筱点了点头,道:“我府中的医娘恰在此处,她熟知夫人隐疾,又是夫人近亲,便由她前去内城陪伴夫人,墨先生……”

        “遵命!”

        墨筱站起身来,拎着一个盛放汤药的匣子,裹紧了遮风御寒的斗篷,跟着姚管家走向桥头。与守桥的兵士表明身份之后,内城管事带着她穿过石桥而去。

        公子府的众人皆不动声色,好像一切自然而然。

        这是昨日定下的计策,是怕公子晋遭遇不测,便谎称夫人贵体有恙,借机让墨筱混入内城。那位墨师叔虽为女子,却是筑基高人,有她守护小公子夫妇,应该万无一失。

        “溟夜兄弟,近日研修的禁制之术有无收获?”

        许是枯坐已久,尘起与溟夜悄声谈论着修炼之道。

        于野禁不住侧耳偷听。

        仙门虽然传授禁制之术,却因弟子修为与悟性的不同而进境迥异。当然,他于野是个例外。他所修炼的《天禁术》,与寻常的仙门功法难以同日而语。

        “收效甚微!”

        “我侥幸有所小成,请你指教!”

        尘起递给溟夜一枚玉简。

        “这如何使得?”

        “你我情同手足,不必见外!”

        “嗯,多谢兄长!”

        功法的参悟来之不易,即使同门弟子也不会分享,尘起倒像是一位宽厚仁慈的兄长,他无私的举动使得溟夜感激不已。

        于野暗暗摇头。

        溟夜正要查看玉简,忽又回头一瞥,道了声“失陪”,起身奔着远处的人群走去。

        于野留意着溟夜的去向,传音道:“当面情同手足,背后捅刀子。你尘起最为擅长的便是坑害同门,不会又想干什么坏事吧?”

        尘起也在盯着溟夜的背影,含笑道:“我听白芷说起,有人猜出了你我的来历。”

        “我前日与她提起此事,你今日便已知晓?”

        “关系你我三人的安危,她自然不会隐瞒!”

        于野虽然与溟夜暂时达成和解,而对方却以他与白芷、尘起的来历作为要挟。这让他有些担忧,便提醒白芷多加小心。尘起获悉此事之后,竟刻意讨好溟夜,从他以往的为人看来,这家伙显然是不怀好意。

        “你不必多管闲事,应当趁着眼下得宠而拜墨筱为师。”

        “得宠?拜师?”

        “谁不知道墨筱宠着你呀,冷尘、车菊等人也与你交好。我倒是小瞧了你,你竟然还有一套投机取巧的本事。当你有了墨筱这座靠山,便有了立足的根本。假以时日,神启堂,乃至整个云川仙门……”

        “哼!”

        于野暗哼一声,道:“就此打住!你是你,我是我。我没你那么大的野心,只想有朝一日将你抓到于家村认罪伏法!”

        阴差阳错之下,他与尘起成为同门,却非同路之人。既然话不投机,多说无益。至于拜师,他从未想过。

        “呵呵!”

        尘起很是不以为然。

        便于此时,有传音在耳边响起——

        “于野,我师父想见你!”

        于野循声看去,站起身来。

        “你干什么?”

        尘起愕然道。

        “走一走!”

        于野掸了掸衣摆,径自踱步而去。

        不仅尘起有所察觉,便是冷尘、车菊、孤木子、朴仝等人也纷纷扭头看来。

        于野在河边溜达片刻,走向售卖吃食的摊子。值守的兵士见他身着玄衣、腰系白纱,又带着金牌,皆不敢阻拦。他买了一块卤肉尝了尝,又买五十斤卤肉带走。摊贩忙着收拾之际,他转身走向一旁的巷子。

        巷子里,站着两个人。

        溟夜与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依然相貌清癯,气度沉稳,只是神色有些憔悴,他显然伤势未愈。

        溟夜示意道:“今日早间,我师父跟随毕将城主来到兰陵城……”

        于野在丈余远外停了下来,拱手传音道:“见过褚前辈!”

        中年男子正是暮天城的供奉,褚元。他打量着于野,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你祭出的金丹剑符,差点要了我的性命。按理说我不该见你这个仇人,却听说你与溟夜已握手言和。你小小年纪有此心胸,倒也难得!”

        于野抱起膀子,沉默不语。

        褚元稍作斟酌,接着说道:“溟夜前往云川峰,为奉命行事。而此次泄露仙门弟子行踪的并不是他,而是另外有人通风报信。十里堡、衡水驿的两次设伏,也有他人传递消息。至于那人是谁,恕我无可奉告。我当然是想杀你报仇,却也得罪不起云川仙门。念在溟夜的情分上,你我的恩怨就此罢了!”

        之前溟夜答应,见到他师父之后,会给于野一个交代。他倒是守信之人,而褚元的交代并不令他满意。

        于野传音道:“褚前辈,另有三位弟子遇袭,两人遇害,你是否知情?你应该认得万兽庄的齐庄主,他既然参与伏击,又为何躲在暗处,他在顾忌什么?于十里堡设伏的共有三人,齐庄主之外,另外两人是谁,能否也请你一并指教?”

        “你所说的三位弟子遇袭,我事先并不知情,有关十里堡的伏击,也是事后得知。至于齐庄主……”

        褚元稍作沉吟,道:“虽然我与齐庄主有旧,却已数月没有往来。待改日与他相见,我也想问个究竟。”

        于野拱了拱手,转身欲走。

        该说的,褚元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又听道:“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于野的脚下一顿。

        接着听道:“你我均为兰陵地宫的宝物而来,何不联手协作而各取所需呢?为了助你取信师门长辈,我不妨给你透漏一个消息。秦丰子正在暗中联络各地的城主,一旦地宫有变,即使没有金册,他也能凭借城主的拥戴而推举大公子登上国主之位!”

        于野慢慢走出巷子。

        片刻之后,他拎着两桶热气腾腾的卤肉往回走去。公子府的众人闻到了肉香,一个个雀跃相迎。他放下木桶,来到葛轩、姚绅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