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小诊所到医疗帝国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S市离魔都挺近的吧?

第二百三十三章 S市离魔都挺近的吧?

        说白了,作为一个外科医生,用手术解决问题是本能。

        比如说除淋巴瘤之外的大部分癌症,当医生告诉家属说不再考虑手术方案,而推荐尝试所谓细胞疗法、中医调理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听天由命了。

        虽然残酷,却是事实。

        而在脑外手术中,对于颅脑挫伤陈旧性瘢痕不进行手术,同样也是因为不能,而不是因为不愿。

        虽然常说,遇事不决切一刀,但大脑,是万万不能乱切的!

        当年葡萄牙医师莫尼兹创造了前额叶脑切除术治疗精神障碍,风靡一时。

        莫尼兹本人甚至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但后来的故事告诉世人,这项手术不是天使,而是魔鬼。

        可怕的并发症接踵而至,一个个手术病人成为了真正的“the    walking    dead”。

        因此如今神经外科医生切除脑组织的时候,愈发的谨慎,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走出这一步的。

        可如今的舒马赫,本就没有什么生活质量和性格可言,所以手术弊端倒似乎没有那么大了。

        不过在拥有了【解构/重构之眼】的情况下,张子凡的手术方案不仅仅只是切除。

        将患区的脑组织部分切下后,张子凡根据神经元的走向,对其重排。

        这原理与之前对李超右眼的改造有相似之处。

        不过大脑的神经元远比视神经要复杂得多。

        即便是张子凡,也不可能在手术台上完全将这些神经突触连接好。

        好在还有别的办法。

        张子凡之前为了怼臭狗屎而研究的神经元定向诱导分化方法,在这个病例上也能发挥作用。

        简单来说,在手术台上,张子凡用切除下来的瘢痕脑组织作为骨架,搭建好了创区修复的基本结构。

        而在后期,可以使用定向分化的神经元作为充填材料,以注射或者二期手术的方式,充填进骨架之间。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骨架之间的空隙必须保护起来。

        不然几周后做二期手术,这些空隙早就被纤维结缔组织所占满了。

        这个问题对于神经外科医生来说,还真是个难题。

        但对于牙科出生的张子凡,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预防纤维结缔组织占空间,这是每一个种牙大夫必须面对的问题。

        一旦在人工牙根边上,诱导的骨组织还没生成之前纤维结缔组织就爬行进去了,这颗种植牙就会松动失败。

        所以张子凡立刻让袁强脱掉手术服,赶去换衣间将包裹中的牙科用胶原膜拿了过来。

        这些胶原膜还是从士卓曼赠送的赠品,真是无巧不成书。

        牙科胶原膜的主要成分是猪大肠的肠膜。

        舒马赫作为一个德国人,张子凡猜测他应该爱吃猪肉香肠,不会因为宗教原因而决绝猪制品。

        张子凡便将胶原膜覆盖在脑瘢痕组织支架上,隔绝了成纤维细胞进入生长的可能性。

        至此,一期手术基本完成。

        接下来,

        器械对数。

        硬脑膜缝合。

        放置引流器。

        安装头骨,钛板连接。

        头皮以皮钉缝合。

        完美!

        ……

        与王斌教授一起走出手术室,张子凡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扭扭捏捏的。

        “老王,你有什么事吗?”

        一起上过手术台,对医生来说,不亚于一起扛过枪的矫情了。

        张子凡也就有事叫王哥,没事叫老王了。

        王斌踟蹰了一下,忽然说道:“那个……你们医院在s市吧?”

        “没错啊,怎么?”

        “那个……s市与魔都挺近的吧?”

        “这不废话嘛,一小时就到啦!老王到底啥事啊?”

        “这个……魔都医学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从北京过去挺不方便的……要不来你们这边先待上一段时间?”

        ……

        张子凡终于搞懂老王在搞什么鬼了。

        今年的魔都医学年会在4月中旬,离现在满打满算还有半个月呢!

        哪有为了方便,提前半个月在s市候着的?

        这又不是两三百年前进京赶考,生怕路上遇到个聂小倩耽误行程。

        就老王这模样的,就算建国后允许成精,聂小倩也瞅不上啊!

        聂小倩她姥姥倒是有可能。

        总之,老王死皮赖脸要去s市,绝对是因为这台手术。

        根据张子凡术前与科琳娜签署的医疗合同,舒马赫术后一周内,将被专机送往s市,进行后续的康复治疗。

        虽然马上就要踏上仕途,但技术官僚技术官僚,还是离不开技术的。

        况且,王斌对神经外科沉淫一生,哪里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如今看到了这样颠覆性的手术,自然要跟踪到底了。

        无论成与不成,王斌都想第一时间知道。

        至于说偷师那么一两手,倒也不至于。

        毕竟如今这个年代,已经不兴敝帚自珍这一套了。

        如果张子凡这边敢成功,王斌就敢申请派员来浩然医院进修。

        什么部直第一医院的尊严,什么全国老年病最强医院的名声……

        统统滚到一边去吧!

        就算院长,不,就算部里的领导来讯问,有这份病案在,王斌都敢怼回去。

        ……

        对于王斌教授来院观摩,张子凡还是非常欢迎的。

        不仅仅是学术上的原因。

        也不仅仅是谗他的那些学生,准备策反一两个的原因。

        而是因为,王斌教授作为燕山医院副院长,本身的身份就很特殊。

        燕山医院是卫生部直属第一医院、全国最好的老年病医院,位于帝都市中心。

        这样的地位,这样的环境,这家燕山医院的工作重心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做好保障,始终是燕山医院的第一要务。

        更不用说,神经性疾病本就是老年病中的一个重点,是日常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张子凡是也是清楚的。

        作为一家民营医院,浩然肯定是不合适做这方面保障服务的。

        张子凡也不敢想,也不敢问。

        反正老王想要来学啥,他就教啥。

        至于报酬这种事,都在心照不宣中了。

        随着医院的发展,与上头打交道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随着几个顶流体育明星的复健,浩然医院,至少是浩然医院某些领域的技术不被上头重视是不可能的。

        提前和老王交个朋友,搭上桥梁,躲在燕山医院后面疯狂输出,也挺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