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小诊所到医疗帝国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这个臭狗屎安德森到底是谁?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这个臭狗屎安德森到底是谁?

        事实证明,吴倩文的讲演非常成功。

        制作精良、内容丰富的ppt,标准的英式英语,以及女性本身的优势,让吴倩文收获了大量的掌声。

        王斌对两个优秀弟子的表现也非常满意,甚至不禁感慨,这一代年轻人可比自己年轻时的起点好太多,机遇也多太多了。

        王斌不禁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第一次来到伦敦,那时候看到外国专家可是真的双脚发软。

        不是自己没骨气,是真的没有比较的资格,没有挺直腰板的底气。

        当年自己和许许多多优秀、聪颖的同龄人,受国家委派海外求学。

        在这段路途中,超过九成出来的人,最终都没有回去。

        而自己和少数一些同学,回到祖国,将国外先进的技术带回那片落后、赤贫的土地。

        这里面有个人的选择,也有命运的无奈,但不管怎么说,昔日的同窗踏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不论民族大义,就是从个人的角度上,如今也说不清谁亏谁赢了。

        留在欧洲、美国的同学们,有的已经是某某大学的终身教授、有的嫁给了洋鬼子相夫教子,生活大抵是不差的。

        不过事到如今,回国的同学也终于可以自豪的说,咱们也很成功了。

        而王斌本人获得这个英国医学科学院的外籍院士,在他看来,便是最大的“成功标志”。

        这说明什么?

        说明外国人认可了自己!

        虽然王斌知道这种想法其实还是落后的标志,但这,就是现实嘛……

        而未来,自己的学生们,孙辉也好、吴倩文也好,或者是他们的学生也好,终将有一天,会有更加伟大的学术发现,会有更加重量级的文章,会带着欧洲人难以企及的科研成果,在这个舞台上让他们鸦雀无声。

        这一天终将到来,或许需要十年,或许需要三十年、五十年,但它终将到来!

        王斌叹了口气,甚至有那么一刹那,老夫聊发少年狂,想将这些心窝子里的话放进一会自己领取院士聘书时的感言里面。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说。

        中国人讲究谦逊,讲究内敛。

        这种气势汹汹,富有侵略性的话,绝对是不能说的。

        不过稍微加几个词,应该没事吧?

        王斌忍不住拿出笔,在自己的演讲稿上涂涂改改。

        然而……

        还没等王斌把稿子改完,会场出现了一阵小声的议论。

        原本应该是自来美国传染病与免疫研究员的福奇博士的演讲,被替换成了两个中国人。

        对于福奇博士,大家都敬仰之至,不过对于他的做法,大家也满是困惑。

        就在这样的议论声中,孔祥带着课件《神经束性质分析的临床应用及相关证据》、《视神经与基底细胞修复初探及病例一则》,张子凡带着课件《两种dna质粒载体的演化推论及实验室重演》《论核膜系统外大分子物质表达的新革命》、《神经细胞定向分化的诱导机制》、《我的一张大字报——炮轰无良编辑尼克尔·安德森及垃圾杂志<英格兰神经外科医学>》,陆续登台了。

        ……

        看着演讲台上慷慨激昂的年轻人们,王斌张大了嘴巴。

        他手中的演讲稿件已经被捏得变形也全然不知。

        王斌发现,时代或许……变了!

        变得比自己想象得更快!

        看着张牙舞爪,根本不讲什么风度的张子凡,王斌的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去你大爷谦逊!

        去你大爷内敛!

        当你手中有满满的干货,手中有无可辩驳、无法回避、无法不垂涎的研究成果时,你的腰杆就是这么硬。

        一张张图片,一个个表格,一段段视频,一个个劲爆的学术炸弹,张子凡逐一抛出。

        拥有【解构/重构之眼】后,他对之前手术的许多发明,做出了细胞及分子水平上的推演,形成了理论高度。

        形成理论后,他人就可以重复,可以学习。

        虽然手术效果差了许许多多,但依然是巨大的进步。

        在场的,具备一定临床手术功底的医生,都立刻意识到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亚裔年轻人,是怎样一个宝藏男孩!

        至于说,什么叫“一张大字报”,在座的专家们是不懂的。

        他们在震惊之余,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叫做尼克尔·安德森的家伙,还有《新英格兰神经外科医学》杂志,恐怕要在医学界,甚至是整个科学界遗臭万年了。

        除非他能证明这两个东方人拿出的海量证据都是错的。

        但尽管没有进一步核实,但站在专业角度,学者们都知道,这恐怕是不太可能的。

        这些东方人的实验室、临床数据太充分了,完全不像是伪造的,最多就是掺水吧。

        但掺水这种东西……

        只要那个线粒体模型能够被证实,你就是把太平洋掺水进论文里,这照样也是超级成果啊!

        ……

        如今最扯淡的是,直到现在,学者还是不知道,这些东方人会什么会火力全开逮着安德森反复鞭尸,甚至称呼他为臭狗屎。

        他们敢发誓,要不是这位张博士给出的干货实在太多了,这么粗鲁的发言一定会被打断,甚至赶下台去的。

        不过很显然,现在根本没有人为臭狗屎安德森鸣不平。

        更关键的一点……

        这个臭狗屎安德森到底是谁?

        《新英格兰神经外科医学》到底是个什么杂志?

        他们有人来会场了吗?

        怎么就这么能缩头呢?

        ……

        张子凡从印度英语、澳洲英语、日本英语……一直换到苏格兰英语、爱尔兰语、美式英语,就是不讲伦敦英语。

        他连讲带喷一小时二十五分钟,最终在福奇大佬的苦笑中,在贝尔爵士的复杂神情中,在全场鸦雀无声的静默中,张子凡拍了拍屁股,走下了讲台。

        听着耳畔系统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音,张子凡感觉神清气爽。

        接着,在长达一分多钟的静默之后,会场迸发出了巨大的掌声。

        在掌声中间,当然也夹杂着讨论声、质疑声,还有“尼克尔·安德森特喵的到底是谁”的困惑声……

        而这个困惑,最终在未来二十年中,催生出了一系列在欧美堪称销量奇迹的畅销书:《世纪论战:我与神奇张一同改变世界》、《臭狗屎?不,是我激励了救世主》、《安德森:抵御亚洲力量的最后一位盎格鲁勇士》、《我的父亲尼克尔·安德森的一生》,《再回眸,我父亲与张博士的最后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