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都市小说 - 从小诊所到医疗帝国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众生相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众生相

        郭燕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什么人来理会她的遭遇。

        惠康基金会与葛兰素史克等一大票跨国巨头相关,它总部的所在地,可不是那些喜欢英雄救美的“街头游侠”常来的地方。

        匆匆路过的精英人士,根本不会理会大楼保安阻拦泥腿子的日常事件。

        被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一顿猛力推搡之后,郭燕最终还是鼻青脸肿的离开了。

        她感觉这两个家伙可能真的会揍自己。

        实在是太野蛮了。

        自己是文明人,不能与野蛮人一般见识。

        万般无奈之下,郭燕只能赶回去拿通行证。

        只不过,一来一回。时间上就赶不及了。

        即便如此,打的是不可能打的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伦敦打的的。

        在这里,出租车起步价是3英镑,以后每公里是2.5英镑,堵车一小时,还要多收25英镑。

        作为刚刚博士毕业转读博导的留学生,郭燕还是蛮穷的。

        身为精神魔都人,或者说居无定所的新魔都人,郭燕比真正的魔都土著还看不起外地人。

        不过她的钱包与自我感觉并不是很相称。

        为了省住宿费,郭燕的酒店定在了偏远的位置,据此有15公里之远。

        也就是说,打的来回的话,至少需要80多英镑,遇到堵车,还会大幅增加。

        80多英镑,那可是七八百块钱,这种通勤费导师可不会报销,全要郭燕自费。

        所以郭燕自然不会选择打的通勤,而是选择公共交通。

        好在伦敦的巴士虽然龟速,但并不拥挤。

        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关系,车子里只有几个耄耋老者坐在位置上,或者看着报纸,或者打瞌睡。

        总之,比全天候人挤人的上海公交要舒适多了。

        郭燕趴在车窗沿,看着两侧英伦风情拉满的街景,忍不住拿出手机一顿猛拍。

        “一个城市的韵味不是看有多少高楼大厦,也不是看有多少宽阔的马路和流水般的汽车,而是要看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还有城市那淡淡的人文风情。”

        编辑好一小段精心撰写的文字,再挑选了几张满意的街拍,郭燕准备发到朋友圈去。

        不过按了好几下发送按钮,却始终没有发送成功。

        仔细一看,郭燕发现原来手机上的4g信号是空的。

        难怪大巴上大家都在看报纸呢,她总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一直等到下一个街区,4g信号终于恢复,郭燕的照片这才上传成功。

        “呀,燕燕你在伦敦啊?好羡慕啊!”

        “漂亮的街道!”

        “哇!好多英伦帅哥啊!”

        “羡慕+1”

        “羡慕+1”

        “燕燕,你咋不自拍,为啥都是风景照?”

        ……

        看着瞬间暴涨的留言和点赞,郭燕心里美滋滋的。

        不过看到最后一条小姐妹的留言,郭燕忍不住摸了摸脸上的乌青。

        虽然可以p掉,但郭燕还是不打算自拍。

        她忍不住有些困惑,说好的绅士国度呢?

        我是女人,又弱又有理,怎么能如此对待呢!

        郭燕不禁有一丝丝迷茫。

        然而,她很快就悟到了。

        那两个保安,一个是阿三,一个是黑人,本来就比较野蛮,真正的英国人一定是很绅士的!

        嗯,一定是这样的!

        ……

        赶到酒店,一个折返,当郭燕赶回惠康基金总部时,上午的会议已经结束。

        她站在门口,看着鱼跃而出的参会人员,踮起脚尖寻找康德拉教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郭燕发现这些参会的学者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

        有两个一看就是第三世界的学者,还朝着自己竖起大拇指,外加一口亮白色的大板牙。

        要不是他们都是医学学者,而且都穿着正装,这里也是伦敦最繁华、治安最良好的街段,郭燕几乎以为自己遇到非酋的性骚扰了。

        再仔细分辨的话,郭燕发现,这些外国人看向自己的时候,流露出的表情各不相同,甚至可以说很复杂。

        有友善,有敬佩,有嫉妒,还有……提防?

        甚至还有两个年轻的日本人,跑到自己面前鞠了一个躬,递上了名片。

        郭燕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连会议室都没进去,怎么忽然好像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主角?

        莫非江湖传闻是真的,老外喜欢小眼睛、塌鼻子、大脸盘的亚洲女性?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好像确实挺有优势的……

        不过不应该啊!

        黑人白人这审美也就算了,难道日本人的审美也有偏差吗?

        好像不是这样吧……

        那些“老师们”长得都挺正的啊?

        摇了摇头,郭燕决定无视掉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专心完成潘教授交给自己的任务。

        然而,她要找的康德拉教授虽然是纯种的日耳曼人,却并不高大,是一个矮胖的中年人。

        郭燕望眼欲穿,也迟迟没有发现目标,倒是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郭燕的视野中。

        “王院长、孙老师、吴老师!”郭燕连忙向来人打招呼道。

        然而与过度热情的老外们不同,王、孙、吴三位曾有数面之缘的学界前辈,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郭燕一般,直挺挺走了过去。

        ……

        当然,这不是故意的无视。

        王斌和自己的两个学生兼助手孙辉和吴倩文正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中。

        刚才会场中发生的事情,还萦绕在脑海中无法散去。

        作为国内,甚至是国际上最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王斌觉得自己对于业内学术进展的把握,可以说是智珠在握、了然于胸的。

        所以他从来没有期待过,自己的学科会在最近几年里,出现什么飞越式重大发展。

        同样的,四十岁出头的孙辉,三十七八岁的吴倩文,也都是年富力强的神经外科学者。

        过去一年,他们两人联手攻关,在神经胶质瘤nf-b信号通路抑制机制上有了新的突破。

        而相应的论文成果虽然不说有多么开宗立派的大影响力吧,但绝对也是影响深远的。

        这一次大会上拿出来分享,作为王教授荣升英国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的贺礼,既为老师撑场子,也给自己挣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