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悬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也不是不可以

第三百八十一章 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都觉得这女人说的有道理,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情。可也只是暂时用这种方式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并非真的不在意,因为一整个晚上,没有一个人过得踏实安稳,所有的人,都在各自寻找可能的机会。

        李明月其实心中也不踏实,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而连累别人,哪怕这些人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他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可以杀别人,不论是好是坏,只要这些人对他有杀心,他就不会手软。可若是因为有人因他而死,他就会心怀愧疚。

        当初兰州那么多人,死在两国的大战之中,他至今依旧无法放下,以至于成了不小的心结,所以这些年他其实一直有个小小的心思,那就是可以寻找个办法,来弥补整个兰州的百姓。

        只不过这些事情,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因为这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件小事,反而会劝慰他一番。他也就只能放在心里,自己琢磨……

        麻衣老人看着李明月似乎有心事,觉得他是担心那些魔道中人会对他出手,所以说道:“放心,有老夫在,他们就算真有那个胆量,也没那个能耐。”

        李明月摇头道:“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没什么,前辈你也休息吧,他们就算真要出手,我自己也能应付。”

        老人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有能耐,但人心最是复杂,真到了那个时候,万不可心慈手软,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明月点头道:“晚辈记下了。”

        老人便不再多言,走向一旁盘膝坐下,并不敢离李明月太远。

        但就算这样,也让那些魔道中人看到了机会,而且应该是觉得这种机会一旦错过就很难再有。

        李明月知道麻衣老人一旦不在自己身边,那些人肯定就会对他出手,但没想到最先出手的,竟然是那名姓金的汉子,更没想到第二个人竟然是那言语极少的女人。

        李明月觉得最先对他出手的,肯定会是那个老人或者其他强者,毕竟这一路上,这些人因为原本存在的隔阂,跟他极少有什么交集,更别说会坐下来闲聊,但那姓金的汉子和那名合欢派女人,都跟他说过不少话。

        当时已经是后半夜,李明月正用心感受体内那条紫金色蛟龙和那枚碎片,那姓金的汉子不知道用什么秘法隐藏了气息,一下跳出来,对李明月发起攻击,明显是孤注一掷,所以全力以赴。

        然而他刚暴露气息,就被一把短刀洞穿了心脏。

        出手的不是李明月,也不是麻衣老人,而是那只小鬼。

        要说隐藏气息,要说刺杀偷袭,那只小鬼无疑是天生的高手,特别是修行秘法能够说话之后,气息更是能够收放自如,加上对方一心只想扑杀李明月,顶多就是防着那位大宗师强者,却没想到自己一个魔道中人,最后死在了一只小鬼手中。

        而就在他身死瞬间,那个合欢派女人也跟着出手,可谓是将时机抓得极其精准,因为那一瞬间,不论是李明月还是那名大宗师强者,都绝不会想到她会接着出手。因为那是极度紧张下的突然放松,这个时候出手,最容易得手。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拦下她的,不是李明月,也不是那名大宗师,甚至都不是那只小鬼和那只灵明石猴,而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她的师妹,合欢派的掌门。

        所有的人,或许都在寻思着如何活下去,那位合欢派的掌门自然也不例外,不过除了这个,她关心的还有李明月,还有周围这些人,所以那位姓金的汉子出手的时候,她知道,只是犹豫了,接着她师姐出手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跟着出手,不是杀李明月,而是救李明月。

        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却没想到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拦下,这女人有些愣神,然后放声大笑,一边道:“真没想到,咱们师姐妹数百年的情分,到头来还不如一个见了几天的小子,更没想到数百年时间,我这个师姐竟是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师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李明月和麻衣老人也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位合欢派掌门。

        合欢派掌门先是对着麻衣老人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我师姐一时糊涂,还请前辈包涵。”

        老人淡然道:“丫头,求情跟我可求不着。”

        合欢派掌门便将目光看向李明月。

        李明月便只能说道:“只要没有下次,我便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女人却大声道:“今天活着,明天还不是要死?明明是因为你而害了我们,现在却要让我们对你感恩戴德。仙人弟子,跟那些自诩正道的修士一样,一样恶心。”

        那位合欢派掌门直接反手一个巴掌,将她这位师姐甩在地上,怒斥道:“住口!”

        这女人却哈哈大笑,状若疯癫。

        李明月这时候说道:“前辈要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其一,这次寻找遗迹,是你们自己的意思,不是我的;其二,先前在遗迹中,要不是我提醒,要不是赵前辈出手相救,你们已经死在了遗迹之中,又何来现在的说法和现在的事情?”

        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接着道:“道理真不是这么说的,我不杀你,不是想让你对我感恩戴德,因为我不需要;而是我觉得咱们之间,没必要非死不可,至少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这女人不笑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明月。

        李明月却继续说道:“怪不得前辈您当不了掌门,并不是前辈您修为不行,而是不如你师妹聪明,你真以为她拦下你,是为了我?”

        他看了一眼剩下的那些魔道强者,接着道:“可能有我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为了救你,因为她若不出手,你现在已经死了,就算你真能把我杀了,一样会被赵前辈所杀,甚至可能因此而连累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

        这女人冷声道:“你以为我怕死?”

        李明月摇头道:“你怕不怕死我不知道,但这样死,真的没意思,很没意思。”

        李明月继续道:“我活着,你们不见得就一定会死,可我若死了,你们就都必死无疑。这一点,前辈难道看不出来?可他们都看出来了,所以最应该对我出手的,反而没有出手,最不该拦下你的,反而拦下了你。”

        这女人皱眉道:“什么意思?”

        说这话的时候,她看向自己的师妹。

        合欢派掌门叹息道:“李仙师不愧是仙人弟子。”

        她看着自己那位师姐,接着道:“李仙师活着,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毕竟这是他跟龙族的恩怨。可李仙师若是死了,不论是赵前辈还是外面那些妖族强者,都不会让我们活着。这么简单的道理,师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她看着那名姓金的汉子的尸体,接着道:“这位金先生也是,白瞎了还是个读书人,遇上点大事,就乱了阵脚,也算死的不冤。”

        她看着李明月问道:“如果龙族赶到,我们这些人活下来的机会有几层?”

        李明月摇头道:“不知道,因为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跟龙族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怨。”

        这位合欢派掌门笑着点了点头,不过笑容有些苦涩:“不管怎样,谢谢李仙师愿意绕了我师姐。”

        李明月说道:“我不喜欢杀人,除非被逼无奈。”

        意思就是说,我不会杀你们,但你们别自己找死。

        所有人看着这位仙人弟子,都觉得眼前这位,才是传闻中那个仙人弟子,之前那个,则是伪装,就像他伪装成皓月宗弟子一样。

        如此一来,众人心中越发苦涩,似乎觉得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这些所谓的老江湖,竟是被一个年轻人耍得团团转。

        李明月自乾坤袋中拿出那只养剑葫,灌了一口酒之后将其挂在腰间,反正如今已经没了隐藏的必要。

        其实李明月心中也很苦涩,甚至着急,原本是打算找个机会离开这边,继续自己的历练。可现在突然被这么多妖族强者盯着,要离开根本没有可能,到时候等妖族各方强者和道家那些大天师赶到,他要想走,就很困难。所以他现在的处境,其实跟这些魔道中人没什么区别。

        大家都是同病相怜,又何必自相残杀?

        这时候那姓刘的汉子走了过来,指着李明月腰间的养剑葫,笑着问道:“李仙师,能喝一口不?”

        李明月一愣,然后将养剑葫取下,抛给对方。

        这人接过养剑葫,却没有喝酒,而是看着手中的银白色葫芦,啧啧道:“养剑葫啊,这可是个宝贝,李仙师竟然用来装酒,还真是……”

        李明月便替他说道:“物尽其用。”

        姓刘的汉子一愣,然后连连点头道:“有道理,这下我刘长山就算死,也没啥遗憾了。”

        说完仰头狠狠的灌了一口酒,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养剑葫还给李明月。

        李明月将养剑葫递给合欢派掌门,问道:“杨掌门要不要喝一口?”

        合欢派掌门一愣,看着那只养剑葫,摇了摇头。

        这时候麻衣老人说道:“我来一口。”

        李明月便将养剑葫递给了他。

        老人接过养剑葫之后,说道:“可惜不是天剑山那两只,不然就这么在妖族上空一倒,天大的事情,都能解决。”

        李明月疑惑道:“真有那么厉害?”

        麻衣老人点头道:“就是那么厉害,不然你以为天剑山为何能屹立人间几万年?靠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剑修,更是那两只养剑葫中,装了这天底下所有的剑。”

        李明月若有所思,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