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荧的决断

第九十三章:荧的决断

        荧看向这个不知所谓的深渊师徒,微微皱眉。



        依着荧对空的理解,在对方有错在先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再派人来找自己的事情。



        “你们,不是我哥哥的手下?”荧试探道。



        “教会自然是以王子殿下为尊。”深渊使徒向着天空的方向微微拱手。



        荧冷哼了一声,她不应该多嘴问一句的。



        “化为尘埃吧!”



        荧引动岩元素力,大地微微颤动,形成一道道冲击波向深渊使徒涌去。



        “荒星,落!”



        岩元素创物同时自空中落下,深渊使徒却不闪不避,正面迎上。



        荧已经准备好下一道风元素攻击了,却没想到深渊使徒直接被岩元素淹没。



        一击必杀?不,深渊使徒不可能这么弱。



        荧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清楚的,虽然能稳赢深渊使徒,但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松取胜。



        阴谋。



        而自己刚刚的出声试探,也不是完全没有结果。



        虽然深渊使徒的话貌似在挑拨离间,让自己和哥哥的关系变得更差,但对方的思想不可能这么简单。



        自己能想到这一层面的问题,对方肯定也有想到的。



        千层饼套路,这就是在比谁的层数高了。



        不管是挑拨离间还是混淆视听,至少自己能知道的是,深渊,并不是自己哥哥的一言堂。



        那值得深渊的事情就很多了。



        走到流血狗的尸体旁,荧的手上散发出点点光亮。



        这是净化特瓦林时用的力量,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拥有。



        自从深渊挑起战争,荧经常使用这股力量来净化魔物尸体中蕴含的深渊之力。



        流血狗的尸体上冒出紫黑色的雾气,荧手上的光华更甚,将雾气包围。



        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荧收回手,面色有些发白。



        “接下来,该做什么。”



        荧看向天空,提瓦特的星空一直都很美,在身旁没有那只应急食品的时候,荧最喜欢的,就是在夜晚眺望浩瀚的星空。



        现在的天空上,星星都不见了几颗,更别提光亮了。



        呆呆地想了半夜,荧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和哥哥作对吗?毕竟,他发起的战争,怎么像是危害生灵的邪恶战争。



        但,他会不会有什么苦衷呢?天理的秩序,或许真的应该推翻呢?



        荧想不明白,一边是自己的血亲,另一边又是陷入战争的提瓦特大陆。



        “或许,我该找一个人问一问?”



        璃月港。



        荧传送回到玉京台,传送锚点的使用她已经用的很熟练了。



        现在这个时候,估计往生堂还有人吧?



        天蒙蒙亮,原本清寂的吃虎岩街上多了一个奔跑的黄毛。



        “您好?”



        往生堂门口,荧看着门前的摆渡人,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小姐,有什么事吗?”



        小暖看着眼前的少女,嗯?这相貌,有点熟悉。



        “钟离先生在吗?”荧问道。



        荧能想到为自己解惑的人,也只有钟离了。



        钟离在提瓦特生存了几千年,知道很多事情,应该可以吧?



        “不好意思小姐,钟离先生已经出远门了。”小暖客客气气地说道。



        实际上,小暖也不知道钟离去了哪里,只知道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来过堂里授课了。



        “好吧,那胡桃在吗?”荧又问道。



        找到胡桃,也能找到钟离。



        “堂主前些日子回来了一趟,但很快也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小暖如实道。



        荧沉默,钟离和胡桃都不在?



        钟离她还能理解,但胡桃....



        那个热衷于在璃月大街小巷跑生意的少女,也会离开的?



        “小姐是有什么要事吗?”小暖问道,看荧这打扮样貌,也不是来过问“生意”的人。



        “没,没有。”荧笑了笑,“打扰了,多谢告知。”



        “嗯。”



        离开往生堂,荧去到附近千岩军的杂货铺,借用了一下厨房,顺带着买了些食材。



        “旅行者?”一成看到荧,还有些激动。



        “是你啊。”荧看见一成,这也是自己的老熟人了。



        之前在璃月港的时候,荧经常接到他的委托,给他送能填饱肚子的食物。



        “好久不见了旅行者。”一成挠挠头,“以前的时候多谢你了。”



        “都是小事,你的肚子问题,解决了?”荧道。



        “嗯,解决了。”一成点点头,“前几天,不卜庐的大夫给我了个药方,服用了几天,已经差不多快好了。”



        “恭喜。”



        “嘿嘿。”一成接着挠头,“我还有些活,先去忙了。”



        “嗯。”



        看着一瘸一拐走出门的一成,荧叹了口气,或许,自己忧心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事情。



        不管自己的哥哥的最终目的再伟大,就算天理的统治是黑暗的,自己的哥哥是对的,但....



        最少不能用这些凡民的生命为代价。



        在稻妻的时候,荧也听说过,千岩军和深渊的大战,这样看,一成已经算是千岩军里比较幸运的了。



        上过战场的人还能活着下来,难。



        从玉京台到往生堂的距离并不算远,但荧也能看到,原本热闹繁华的璃月港,已经变得有些冷清了。



        初晨的早餐摊都很难见到。



        战争的代价很大,既然有着非完成不可的事情,那就尽自己的全力去完成,而不是把代价转接到这些无辜的人身上。



        “哈啊~”



        耳旁响起一道哈欠声,荧转头一看,派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壶里钻了出来。



        “早啊旅行者。”



        “早。”



        “这里是....”派蒙环顾了一周,“璃月港吗?”



        “哇,我可是好久没吃到璃月的饭菜了,我们待会儿去吃什么?”派蒙叽叽喳喳道,“万民堂的水煮鱼,苏二娘做的中原杂碎,还有新月轩....”



        



        听着派蒙的碎碎念,荧笑了笑。



        还有自己身边的这只应急食物,她也对美好的生活很向往。



        人都是这样,哥哥,无论你为了什么,以战争的手段来达成目的,终归是不对的。



        “愣在这干嘛?还不快带我去吃好吃的。”



        派蒙飞到荧的身后,双手推了推她的后背。



        “好好好,我们去吃好吃的。”荧无奈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