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从前的两人

第八十七章:从前的两人

        眼见着天色渐晚,洛洵笙站起身来,准备回家。

        行秋走的时候给他留了些吃的,洛洵笙拿起地上的小吃碗,把里面的杂碎消灭了个干净。

        “您回来了。”

        “嗯。”

        和仪倌小妹打了个招呼,洛洵笙走进了往生堂。

        “哈啊~”

        伸了个懒腰,洛洵笙刚想回自己的房间,就被台前的胡桃叫住了。

        “这么晚才回来,你是去哪鬼混去了?”

        听到胡桃有些责怪的语气,洛洵笙耸了耸肩,说道:“哪里都没去,和行秋在北码头小酌了一杯。”

        “你喝酒了?”

        “没有没有,他喝的,我就吃了碗苏二娘的杂碎。”

        胡桃叮嘱过很多次,不让洛洵笙喝酒。

        “打算歇了?”胡桃又问道。

        “睡了大半天,不困。”洛洵笙道,“今晚我站台,你去休息吧?”

        “堂主我的作息你又不是不知道。”胡桃边翻着账本边说道。

        “奇怪,就算把你多报的账单去掉,帐里还是少了二十万的摩拉。”胡桃喃喃道,莫非是自己算错了?

        “额...”洛洵笙很想把钟离卖了,但是想想,自己两人可臭味相投的不带钱包,还是算了吧。

        等等,什么臭味相投,钟离可是上流社会的,自己都和他一起并论了,怎么也算个志同道合吧。

        虽然做的事情确实有点问题。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胡桃看向洛洵笙。

        这家伙的表情,有点微妙?

        “没什么。”

        胡桃继续算账,洛洵笙闲来无事,干脆直接摆了个椅子,躺倒桌子上,然后把腿搭到了上面。

        “躺平了?”

        “我应该自封一个闲来无事真君。”洛洵笙笑了笑。

        “切。”胡桃撇了撇嘴。

        “今天事情很多吗?”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洛洵笙随口问了一句。

        “嗯。”胡桃点了点头,“白天一直在寻某个报假账的人,所以忙了点。”胡桃一本正经道。

        听出了胡桃的阴阳怪气,洛洵笙也不在乎,侧了下身子,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最近凝光那边,有什么消息吗?”洛洵笙道。

        “没有。”胡桃走出柜台,蹲坐在了洛洵笙躺着的桌子上,“怎么,你想凝光姐了?”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想其他女人。”洛洵笙也坐正了身子,“我对堂主一心一意。”

        “哼。”胡桃冷哼了一声,“你这话说的,可是和你的所作所为一点边都不沾。”

        “我说真的。”洛洵笙突然正色。

        “你要那么正经,你经常说的,我都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了。”胡桃拖着腮帮。

        听到胡桃这么说,洛洵笙的眼神暗了暗。

        如果一个人真的有那样强大的自信,去完全对一个人表明自己的心意,那就不会一直拐弯抹角了。

        “我说,堂主大人,你得相信你最亲爱的客卿。”洛洵笙恬不知耻地自夸道。

        “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没有这么不要脸。”胡桃笑了笑,“那个时候啊,某人连正眼都不敢瞧我。”

        洛洵笙被揭了老底,面色变得有些红。

        “好了,不说笑了,明天你去一趟总务司,和月海亭交接一下最近的名单。”

        “另外就是,如果能遇到刻晴的话,上次审批的那块墓地,你再问问。”胡桃道。

        “堂主的命令,在下自当遵从。”洛洵笙有模有样地拱拱手。

        “贫。”胡桃白了眼洛洵笙。

        “对了,最近在我们璃月港来来回回的那位旅行者,你有没有印象。”洛洵笙道。

        “旅行者?阻止奥赛尔那个?”

        “嗯。”

        “有些接触。”胡桃若有所思道,“你不在的时候,她来过堂里。”

        “觉得她人怎么样?”洛洵笙道。

        “你打听那位旅行者做什么?”胡桃反问道。

        “她,不简单哦。”洛洵笙卖了个关子。

        “行吧。”胡桃站起身,走到门口,看着窗外的夜色。

        “接触不多,不过,钟离最近倒是一直在和她接触,问他比问我好。”

        “怎么没听他提起。”洛洵笙纳闷了,钟离这家伙,故意的?

        他之所以有这么疑问,是因为在马斯克礁的时候,那位深渊的所谓“王子殿下”和这位旅行者的本源力量,完全一致。

        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吧。

        深渊“王子殿下”的血亲,在璃月港,洛洵笙怎么都放心不下。

        而那位旅行者身边的“飞行道具”,也是个需要深究的点。

        其他人可以轻易被搪塞过去,但洛洵笙可不会把那个小东西当做一个挂件。

        肯定不简单。

        也不知道钟离怎么想的,堂堂岩王帝君居然这么安心,把这么两个不稳定因素放在璃月港。

        “那位旅行者,有问题吗?”

        聪慧如胡桃,很轻易地便想到了其中的关联点。

        “我向飞云商会的商队打听过了,这位旅行者刚从北边的蒙德过来。”洛洵笙分享着自己掌握的信息,“目前看来,她最少有个招灾的体质。”

        “一到蒙德,身为四风守护的特瓦林的问题就暴露在蒙德人眼中,然后引发了那么一系列的事情。”

        “一来我们璃月,先不说岩王爷没了,仙人们和七星剑拔弩张的,就说奥赛尔的事情,也是够碰巧的。”

        “你去蒙德了?”胡桃的关注点却不一样。

        “没有,问行秋家的商队打听的。”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小小年纪忧国忧民的。”胡桃侧目看向洛洵笙。

        “我这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洛洵笙习惯性地自夸。

        “对对对,你最伟大了,亲爱的洛洵笙同学。”胡桃疯狂点头。

        “如果你的恭维在真实那么一点,说不定我就信了。”

        意想中拌嘴的话没有继续传到耳朵里,洛洵笙眼神散漫地看着天花板。

        总感觉要出什么事情。

        这个想法在他去了一趟马斯克礁之后,就愈发强烈了。

        “旅行者,和一个来路更加不清楚的飞行精灵.....”

        不会是什么好事的。

        希望璃月不要出什么事情。

        ps:最近写一段以往的剧情,也帮助带家伙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