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你以为我会写什么h的东西?

第七十二章:你以为我会写什么h的东西?

        “不想睡在这里,就出去给我睡大街!”胡桃也不客气,直接怼了回去。

        门外瞬间没了声音,洛洵笙叹了口气,这是什么世道啊。

        “你睡地板。”胡桃又看向洛洵笙。

        “我一天没睡好觉,堂主大人大人有大量,让我睡床上吧。”洛洵笙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胡桃没再说话,只是翻过身子,给洛洵笙让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位置。

        “不逗你了,快休息吧。”

        洛洵笙一头倒在床上,在他贴到床上的那一刻,困劲儿就已经上来了。

        胡桃见他这么困,也没了逗弄的心思。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洛洵笙总觉得鼻子前面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挠他。

        还香香的。

        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洛洵笙刚想揉揉鼻子,就注意到了眼前的乌黑一片。

        是胡桃的头发。

        嗯?等等!头发?

        洛洵笙一下子就清醒了大半,他他他……他这是在抱着胡桃?

        “呜....”

        洛洵笙刚想有所动作,胡桃就往他怀里拱了拱,两个人就这么贴在了一起。

        这下好了,自己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该怎么办?

        手臂被胡桃压在了身下,这会儿已经是麻痹的没什么感觉了。

        不是,我睡觉的时候,不是背对着她的吗?

        难道真的是本心作祟,睡着之后的自己就原形毕露了?

        洛洵笙想不明白。

        天蒙蒙亮,但洛洵笙也没了睡意。

        尝试了好几次和胡桃拉开距离,但手臂被压住了,他也不敢有幅度太大的动作,生怕惊醒了胡桃。

        怎么办?

        虽然香玉满怀,但是,这特mua的,是催命符啊。

        洛洵笙担心,胡桃醒来看到两人是这个样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愉悦送走。

        “哎。”

        唉声叹气的洛洵笙并没有听到胡桃的憋笑声,胡堂主何许人也?就洛洵笙那点搞小动作的声音,就能让她醒过来了。

        【这个榆木脑袋,我都没有醒来,就不敢做一些大胆的事情吗?】

        胡桃心下疑惑,昨天晚上洛洵笙还和自己开了那样的玩笑,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真是个怂货。

        当然,要是让洛洵笙知道此刻胡桃的想法,不用她提醒,他就敢吃个桃子给大家伙看看。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洛洵笙开始尝试把胳膊抽出来。

        但胡桃肯定不会顺着他来,稍稍地用点力压住,洛洵笙就没辙了,还是那句话,要是把胡桃吵醒了,那还不如就这样接着“苟活”一会儿呢。

        看了眼胡桃,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洛洵笙才松了口气。

        为什么感觉,每次自己想把胳膊抽出来的时候,总是那么...不容易呢。

        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洛洵笙看着眼前胡桃那恬静的小脸,咂了下嘴唇。

        要不要,大胆一点?

        洛洵笙壮了壮胆,捉弄自己,有时候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更何况....被整了这么久,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贴近胡桃的额头,洛洵笙轻轻地点了上去。

        当然,这个过程只有查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因为,胡桃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嗷!”

        “草,快跑。”

        胡桃起身的一瞬间,洛洵笙抽出胳膊,直接翻身下床,连带扯着一床被褥也滚了下来。

        “你别跑!”

        胡桃跳下床,也是追了上去。

        “啊,美好的一天,从早上喝到一口白开水开始。”荒泷一斗拿着水杯,正站在过道里,小口小口地喝着白开水。

        “斗子哥,快闪开!”

        “怎,怎么了?”

        洛洵笙回头看了眼胡桃的位置,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没等荒泷一斗让开,就直接冲了过去。

        这下可好了,一杯滚烫的白开水被打翻,给荒泷一斗疼的嗷嗷直叫。

        “呼呼。”吹着被烫伤的手,荒泷一斗看向洛洵笙,“出什么事了,不用这么慌张吧?本大爷还在这。”

        洛洵笙没有回话,家里的空间不算大,胡桃已经要追上来了!

        打开家门,洛洵笙直接跑了出去。

        “别跑!”

        荒泷一斗还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转头就看到胡桃也向他冲了过来。

        两人差点撞在了一起,胡桃见况一个闪身,化作一道蝶影掠过了斗子哥的位置。

        “洛洵笙,你不是要亲吗?别跑,本堂主让你亲个够。”

        你要是不那么咬牙切齿,我就信了。

        隔门听到胡桃的声音,洛洵笙连忙跑下了楼梯。

        “行,跑是吧?你别进这个家门了!”推开门的胡桃见洛洵笙已经跑到了单元门口,气呼呼地说道。

        “啊这。”

        大意了。

        没想到胡桃还有这么一手,得,这下好了,有家不能回。

        还是要怪自己,有事没事的起什么色心。

        这下好了,遭报应了。

        初春的风微寒,洛洵笙还穿着一身睡意和一双拖孩,在门外站了一会,就被冻得够呛了。

        “发生什么了?那家伙惹你生气了?”

        荒泷一斗拿着个冰块,也走到了门口。

        “算是吧,斗子哥,你手怎么了?”胡桃注意到了荒泷一斗手上的冰块。

        “嗨呀,刚刚倒水的时候没睡醒,不小心被烫了一下。”荒泷一斗打了个哈哈。

        “早饭想吃什么?我用洵笙的手机点外卖。”胡桃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洛洵笙跑的确实是快,但枕头底下的手机可没拿。

        “都行都行,只要不是豆制品就行。”荒泷一斗道。

        斗子哥很识趣地没有询问发生了什么,看胡桃的样子,应该又是他们小两口吵架的事情。

        胡桃点了早餐,然后对着窗外喊道:“等下外卖到了,你拿了上来。”

        “好。”

        坐在沙发上,胡桃抹了抹额头,难得有些郁闷。

        好吧,昨天晚上,是自己趁洛洵笙睡着之后,钻到他那边的,但谁能想到,他居然那么熟练,顺着手就把自己揽进怀里了。

        这也就算了,今天早上,这个一向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居然敢.....

        胡桃再怎么样,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哪能让洛洵笙这么放肆。

        给你个教训,哼。

        ps:不许瑟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