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请客,琉璃亭

第四十章:请客,琉璃亭

        洛洵笙回到岸边时,立刻被几名千岩军围住了。

        “是你?”

        为首的千岩军看到洛洵笙,一脸的惊讶。

        “你回来了?”

        对于自己的“熟人们”洛洵笙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他没有任何的印象就是了。

        胡桃和夜兰拖着黄金王兽的尸体回到岸上,驱魔世家的一些人马上就围了上来,结下各种各样的术法。

        “不赖吗。”胡桃拍拍洛洵笙的肩膀。

        胡桃附在洛洵笙的耳旁,轻声说道:“回家,会有奖励哦。”

        鼻息拍打在脸上,洛洵笙脸庞有些发热。

        “嗯....”胡桃瘫在洛洵笙身上,“我很累,你背着我回去吧。”

        “嗯。”

        “夜兰小姐,这次多谢了。”天叔走到夜兰面前。

        “小事,璃月,到底是我的故乡。”夜兰摆摆手。

        洛洵笙背着胡桃往往生堂的方向走,因为胡桃是个负三的缘故,背部的柔软什么的桥段也不存在。

        “我睡一会,到了叫我。”

        胡桃微弱的鼾声在耳旁响起,洛洵笙将她的身体往上扶了扶。

        没办法,胡桃睡着了,身体总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干嘛,偷摸我大腿啊。”

        胡桃嘟囔了一句,立马给洛洵笙整不会了。

        不过,洛洵笙看了眼自己手的位置,好像确实是放在了胡桃的大腿部位。

        咳咳。

        大街上的人也纷纷都看向洛洵笙,实在是胡桃的着装太过于明显了。

        胡桃很瘦,很轻,洛洵笙背着也没那么费力,走的也很慢,脚步同样很轻。

        “扣扣。”

        到了往生堂门口,洛洵笙轻轻地敲响了大门。

        “谁啊,现在不接生意,有什么需要挂在一边的牌子上。”

        “是我。”洛洵笙稍微提了点音调。

        “哦哦,来了。”

        小暖推开门,看到自家堂主在洛洵笙后背上睡着后,立刻让出了位置。

        “快进去快进去。”

        “平日里堂主睡得地方在哪?”

        洛洵笙记得胡桃说过,她平时貌似是睡在棺材里的。

        “不要管辣,现在堂主很累,棺材又硬又不舒服,还是给她送到床上吧。”小暖道。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洛洵笙挠挠头,嗯,这话说的没错。

        小暖的情绪貌似已经恢复了,洛洵笙看着在柜台上写写画画的小暖,摇了摇头。

        现在这位旅行者在哪?洛洵笙还真想见见她/他。

        走到里屋,洛洵笙看着刚刚自己睡过的床,有些不知所措。

        他睡觉一向不老实,把床上的被褥搞得一团糟。

        “唔,到了吗?”胡桃睁开眼睛,有些迷糊。

        “嗯,已经回来了。”

        胡桃从洛洵笙身上跳下来,左看看又看看,还是没反应过来。

        “已经到里屋了。”洛洵笙道。

        “怎么?你想对我图谋不轨吗?”胡桃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一脸的警觉。

        洛洵笙有些无奈,他好像有点能理解钟离老爷子了,胡桃,真是一个难以应付的人。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没有是吧?”胡桃一脸“你不要否认都懂”的表情。

        洛洵笙有些头疼,真的是很难对付,璃月土生土长的女孩不应该有这么开放吧?

        “嘿嘿,饿了没?我们去吃点东西。”胡桃拉起洛洵笙的手。

        “有点。”

        “叫上小暖一起,咱们三个去琉璃亭搓一顿。”

        洛洵笙的眼神暗了暗,他还以为....

        这点情绪变化也被胡桃尽收眼底。

        琉璃亭。

        这里和新月轩并列为璃月港两个消费最高的地方,一顿饭动辄十几万摩拉,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地方。

        但璃月的富商很多,所以,新月轩和琉璃亭的生意也还不错。

        很多人都很喜欢去万民堂,相较于新月轩和琉璃亭,万民堂饭菜的味道不比前两者差,价格更不知道实惠了多少倍。

        “呼呼。”胡桃摸了摸鼻子,回头看了眼洛洵笙,“为了让你吃到地地道道的璃月菜,堂主我这次可是要大出血了。”

        “其实没必要的。”洛洵笙道。

        虽然他不知道往生堂明确的账目,但在老爷子的霍霍下,估计也剩不下多少。

        “哎呀,不就是一次高消费嘛,就当是给你的奖励了。”

        “没事儿,堂里账目上的摩拉还有很多。”小暖翻开手里的账本,“少了钟离先生的开销,咱家里还是很富裕的。”

        能来一次琉璃亭,小暖也很开心,她也是从来没有来过这种高消费场所。

        “嗯嗯,富裕的很,所以啊,不用担心什么摩拉,进去吃饭就完事儿了。”胡桃语气敞亮。

        “要一间上房,套餐要最高规格的。”走进琉璃亭的大门,胡桃豪爽地点了餐。

        “是胡堂主,快里边请。”琉璃亭的侍者看到胡桃,也是很热情。

        这年头日子不太平,琉璃亭的生意比以前也差了不少,能有个大主顾,也是难得。

        洛洵笙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华丽装饰,已经移不开眼了。

        “走吧走吧,去雅间。”

        琉璃亭每一间房的客人都有专门的侍者伺候,但胡桃和洛洵笙都不喜欢这一点,于是便遣了侍者,自己倒茶端菜。

        “尝尝这道水煮鱼,虽然没有香菱做的好,但也还不错,勉强能入口。”

        胡桃对于水煮鱼配虾饺有着莫名的执念,除此之外,她好像还真没有其他的物质需求。

        吃腻了平常外卖的洛洵笙也不收着嘴,一旁的小暖已经开始端着盘子往嘴里送东西了。

        “这个好吃这个好吃,哇,这道菜也不错。”

        “你更适合胡吃海喝这个词。”胡桃比了个大拇指。

        “嘿嘿。”小暖嘿嘿一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的肚子很明显不在意这一点。

        琉璃亭的消费高的离谱,自然也不会在数量上克扣。

        再加上胡桃点的套餐,就算三人的饭量再大,最后也还是剩下了不少。

        由于钟离的缘故,胡桃以前也来过琉璃亭,再加上香菱不时地投喂,对于可口的饭菜,也就是点到为止。

        洛洵笙还好,他就算是想吃也吃不下了。

        另一个小暖则完全不一样,肚子饱了,眼睛还饿着,整个人逮着吃的就没停过嘴。

        “嗝~”摸着撑起来的肚皮,小暖不争气地打了个饱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