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三神的对比,老爷子的尘世闲游

第十九章:三神的对比,老爷子的尘世闲游

        不对不对,吟游诗人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借呢?

        应该是寻求钟离老大爷的资助。

        “是温迪啊,你怎么来了?”云堇刚从茶室里端了一壶茶出来。

        “云先生好,我过来找老爷子谈谈心。”

        见到是云堇,温迪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那你们聊,我还要去剧院那边。”

        和裕茶馆里的闲人并不多,大家都或多或少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要说真正的养老人,数来数去也就一个钟离了。

        “钟离,快,给我转点钱。”

        见云堇一走,温迪立马坐到钟离旁边。

        “你不是在迪卢克的酒吧任职,按理来说应当是有很丰厚的薪水的。”钟离瞥了眼温迪,借钱是不可能的。

        “哎呀,那些钱不够啊,扣完酒水钱就剩不下多少了。”

        温迪诉苦,让一个酒鬼守着酒吧不喝酒,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每个月发薪水的时候,温迪能到手的钱都少得可怜。

        他现在已经严重怀疑,迪卢克姥爷是为了人工费才让他去那酒吧工作的。

        但没办法,谁让唉嘿摸鱼真君乐在其中呢?

        “上次你借我的,还没有还。”钟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哎呀,咱们不是老朋友嘛,朋友之间没必要算的那么清楚的!”温迪赶忙拉近关系。

        他真的很缺钱!

        岩王帝君在璃月的超高人气,温迪在蒙德人民的心目中的形象....就难于言表了。

        虽然迪卢克对自家风神还有着些许的敬意,但无奈,这货把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懒散了,对于神明的神秘感和敬畏感什么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整个一懒汉的摆烂形象。

        而钟离?

        老爷子在璃月的人仙心中都有着很高大上的形象,就算是现在退休了,也仍然保持着一定的神秘和威严,更何况,璃月人里还有凝光这个富婆,钟离根本不用为自己的生活费和日常开销忧虑什么。

        而雷电影因为有将军这个打工人的缘故,也是每天坐享其成,不用劳作就能过得很安逸。

        所以说,就现在三神的生活状况来看,温迪无疑是过得最惨的那个。

        “老爷子,帮帮忙。”温迪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哎。”

        钟离叹了口气,如果这是温迪第一次来找他借钱,那他肯定是会借的。

        对于温迪月月如此的索取,钟离也是没有办法。

        自力更生不难,看看人家雷电影,你就不能自己努努力吗?

        钟离很想这么问,但大家都是活了不少年岁的神明了,也不好把话说的那么开,神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嗯....

        好吧,钟离只是觉得,这么说好像有哪里不对,所以才迟迟没有开口。

        “回去吧,这次真没有了。”

        温迪失望所归,没有要到钱,又没办法喝到好酒了。

        钟离也出了门,在茶馆里坐的时间挺久,要起身活动活动。

        和裕茶馆坐落在一个绿茵遍地的郊外,相较于城市的喧嚣,习惯了养老日子的钟离更喜欢这样悠闲的氛围。

        不同于温迪和影对于现代社会的接受和融入,老爷子还是喜欢以前在璃月的日子。

        对于这里的消遣享乐,老爷子也是不感兴趣,平日里除了喝喝茶下下棋散散步,也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做了。

        “钟离先生,又出门遛鸟啊。”

        和裕茶馆周围也只有一些零散的住户,而居住在这里的也大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钟离生活在这里的时间不短,自然也和他们熟路了。

        “嗯。”钟离拎起鸟笼子,微微点头。

        “城南的茶叶店里进了一批新品,回头拿一些给您尝尝。”

        一个老人对钟离打了个招呼。

        “多谢。”

        钟离轻轻一笑,要说对个世界他有什么在意的,可能就是更香醇的酒,更有品的茶了。

        当然,还有一些民间小吃什么的,也是很不错的。

        至于这位老人为什么对钟离一个青年模样的人用上敬称,这都要追溯到和裕茶馆刚开的时候。

        老爷子出来散步时,正好赶上两位老人聚在一起下棋。

        “要我说,黑棋绝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这相差的目数可太大了。”

        “哈哈,老杨头,你输喽!答应我的那瓶茅台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被称作老杨头的老人也是摇了摇头,这盘棋,是他输了。

        钟离走上前来,觉得胜负已分的老人们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一脸平静的年轻人。

        “在这里点一下,黑棋便有了活路。”

        钟离拿起黑棋,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这....”

        黑棋虽然被钟离救活,最后得以翻盘,但老杨头也没含糊。

        虽然棋活了,但他到底是输了棋,事后他邀请和他对弈的那位老人以及钟离到家里小酌了一顿。

        也是这次,钟离接触到了现代社会的酒,对于这种名为“茅台”的酒,他也是上了心思。

        再后来的日子里,钟离时常出来散步,和这里的人也慢慢熟悉起来,而在日常的接触中,人们发现,这位面貌英俊的钟离先生,不仅平易近人,学识渊博,喜好什么的,也和他们这群老家伙很是相近,慢慢的,也就有了很不错的关系。

        “老板,来个煎饼果子。”

        钟离来到一个煎饼摊上,放下了手中的鸟笼。

        “是钟离先生啊,稍等。”

        摊主是个老婆婆,钟离也是她这煎饼摊的常客了。

        “还是记在茶馆的账上,回头让凝光来付。”钟离道。

        钟离先生依然秉承着出门从来不带钱的优良传统,现金,手机,一个都不带。

        “好。”

        老婆婆应了一声。

        刚开始钟离赊账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担心的,但那天也是赶巧了,老杨头正好路过煎饼摊,以他对钟离的了解,他不可能是那种欠账的人,便为他做了担保。

        再后来,果然有一个年轻人来付账,老婆婆也就放心了。

        钟离的赊账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周围很多小贩对此也见怪不怪,很是放心了。

        取了煎饼果子,钟离便继续迎着夕阳的方向走,感受着吹过脸颊的微风,怎一个惬意了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