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那本就是一个悲剧

第十八章:那本就是一个悲剧

        但反过来想想,自己这个推测,如果不成立呢?

        洛洵笙的思绪有些混乱。

        “回来了回来了,猜猜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胡桃拎着个袋子蹦蹦跳跳地走进病房,坐在了病床上。

        她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了,就看着洛洵笙这么一动不动的半坐着。

        “什么好吃的?”

        对于这种盲盒式的美食,洛洵笙还是挺期待的。

        “呛呛,是炸鸡哦。”

        洛洵笙打开袋子,一只炸鸡安详地躺在盒子里。

        胡桃从袋子里拿出一双塑料手套递给洛洵笙,说道:“快吃吧,大半天没吃东西了,找补找补。”

        “谢谢。”

        “客气啦!”

        洛洵笙吃了一半炸鸡,满嘴流油,他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被人给自己带饭这种好事。

        “嗯,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洛洵笙舔舔嘴唇,好像有些油。

        “是在找这个吗?”

        胡桃从门口走进,手里还拿着一瓶可乐。

        “炸鸡配可乐,我懂的。”

        “谢谢...额?”

        洛洵笙双手戴着塑料手套,他好像没有多余的手来拿可乐了。

        “来,我喂你喝。”

        胡桃捏开瓶盖,拿着可乐,在洛洵笙有些不情愿的神情中,将可乐放到了嘴边。

        洛洵笙呆住了,他从未如此和一个女孩子靠的这般近。

        身体上毛毛躁躁的有些不适应,洛洵笙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一点身子。

        “怎么了?怕我下毒啊?”

        胡桃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自顾自地喝了一口后,就又把可乐瓶送到了洛洵笙嘴边。

        “我肚子还没好,就不喝凉的了。”

        找了个听起来过得去的借口,洛洵笙别过脸,继续吃着盒子里的炸鸡。

        “你脸红了,洵笙。”

        胡桃忍住笑意,聪慧如她,怎么还猜不到洛洵笙不喝可乐的原因呢。

        “没开空调,热。”洛洵笙咬了口炸鸡,若无其事道。

        “今天,也就十几度,根本不热啊。”胡桃有模有样的拿出手机。

        说不过胡桃,洛洵笙干脆闭嘴,自顾自吃自己的炸鸡。

        胡桃展颜一笑,看来,就算经历了再大的事情,在触及软肋时,也还是会表现的很不适应。

        和人交流就是洛洵笙的软肋,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胡桃已经明了,这家伙是个社恐。

        自己住,做着一份线上的工作,几乎全天不说一句话,估计与他交谈最多的就是外卖小哥了。

        “对了,你想了解的事情,我会告诉你的,不过,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行。”胡桃道。

        “嗯。”洛洵笙微微点头,这也是他最忧虑的事情了,能有个答复是最好的。

        “待会,出院吧,这里一股子医院味,住着不习惯。”把最后一块炸鸡吃完,洛洵笙说道。

        “噗嗤,这里是医院,当然一股子医院味。”胡桃又被逗笑了。

        “所以说,住着不习惯。”

        “好好。”

        洛洵笙同学的第一次住院以不到半天时间告终,讲实话,他觉得,只是昏迷不醒这件事,犯不着来医院的。

        手里拎着刚刚吃完的炸鸡盒子,洛洵笙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个蹦蹦跳跳的少女在他后面跟着。

        踢翻人行道上的一块碎石,胡桃追上洛洵笙,问道:“幻境里,你经历了什么?怎么到现在还是闷闷不乐的?”

        她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不然的话,天知道洛洵笙接收的是吊坠里的哪一点信息。

        “嗯...”

        洛洵笙迟疑了一下,倒不是不想说,他需要组织一下语言。

        “不想说可以不说,没事的。”胡桃连忙摆手。

        “一个很长很长的隧道里,很黑,你和我好像在护送一些被救助的人离开。”

        洛洵笙回想着幻境里发生的事,一字一句道:“我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缘由和结果。”

        “不过,对于我,你好像挺恨铁不成钢的。”

        洛洵笙仔细想着那时胡桃的神情,好像,确实是这个意思?

        “再到后面,我就....”

        “不要说了。”

        胡桃直接捂住了洛洵笙的嘴,她没想到,洵笙经历的居然是....

        洛洵笙口不能言,被胡桃捂住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这么待在原地。

        鼻尖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嗯...胡桃的手软软的....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大脑有些宕机的洛洵笙,根本没往那方面想。

        “抱歉,是我激动了。”

        胡桃拿开自己的手,舒了口气,然后说道:“回家吧,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对于这莫名其妙的话,洛洵笙也没追问,心底有一种感觉,他早晚都会知道的。

        夕阳映着两人的身影,在地面越拉越长。

        胡桃把洛洵笙送回了家,也没有再做停留,转身就回了自己家。

        虽然只隔了两扇门。

        洛洵笙也注意到了胡桃的不对劲,少女一改平日的欢快和元气,整个人看起来阴翳的很。

        “你,没事吧?”出于关心,洛洵笙还是问了一句。

        “不要多想拉,不会有什么事的。”胡桃勉强笑了笑,在出门前又向里面招了招手,“明天见,洵笙。”

        “明天见。”洛洵笙也挥了挥手。

        “记得把你写的那本小说发给我,我一定要看的!”

        门还没关上,洛洵笙又听到了胡桃的声音。

        “嗯。”

        社死就社死,胡桃真人他都见过了,那种事情,应该可以不在意吧?

        胡桃回到家里,一个人倚在门上,有些无力。

        “那本就是一个悲剧,我不会,再让那种事情发生了。”

        和裕茶馆。

        钟离端坐在桌前,静静地喝了口茶。

        “钟离!”

        “嗯?”

        一般来说,在和裕茶馆里,根本不会有人直接喊他的名字。

        定睛一看,哦,是那酒鬼诗人。

        “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不会又是借钱吧。

        想起之前温迪来和裕茶馆的所作所为,钟离就一阵头疼。

        这吟游诗人,比他还要穷。

        现在温迪的日子过的可不是很好,虽然迪卢克知道他的风神身份,但在现实世界里,这个身份很明显不能为温迪的生存大计起到什么作用。

        “哎嘿。”

        温迪眨了眨眼,没错,他就是来借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