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失落的小南洲界群在线阅读 - 一百一五章 嘿

一百一五章 嘿

        六阴消尽一阳生。

        暗藏萌。雪花轻。

        嘉佑二十年,冬至日的清晨,闫远山立在晨曦中,身为七阶武师,此时他所处的方位,风力仅为五级折小枝。

        他若不愿,想必这等常人级数的风,连他的发丝也吹拂不起。他却任由风吹雪绒花,将他的发梢染白,凭添些许风霜。

        闫远山很认真地将眼前这些尚不到二十岁的年轻面孔逐一扫过,似要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记住。有时,他甚至还极为难得的露出微笑。当他最后的目光与连贯抬首略显诧异的目光相对,他点了点头,朗声向在场的武者说道:

        “今乃冬至之日,本次地窟武者试炼名额共计发放八十一名,今日卯时正,到场五十九名。现在,我公布本次地窟武者试炼最后一项仪程,由本次试炼目前军功数值排名第二的队伍,挑战排名第一的队伍。胜者,即为本次地窟武者试炼最强的队伍。好了,我现在倒数十息,比试正式开始。一……”

        两队武者人群自动让开通道,先后分别四人行到比试场中。

        “二……”

        交战双方俱面色严峻,互相持了一记武者抱拳礼。

        “三……”

        当耶律二德行以大力冲出,将链子锤抡起,甄破甲冷笑一声,古琴落魄钟按出一记宽泛音,将瞬间砸到到他近前的锤势定住刹那。

        紧跟着,一连串的流水音响起,段去病立即以凌波微步后撤。待到他与韩原保持三丈开外的距离,受琴音触动,他体内的北冥真气再无阻碍,以右手大拇指行六脉神剑中最是雄劲的少商剑。

        刹那间,剑气纵横,有如石破天惊。

        在人世间,六脉神剑与破体无形剑气并列为武道境的剑气类神技,只是两者区别在于:

        破体无形剑气长于近战,六脉神剑则利于远攻。只要不被韩原侵入三丈之内范围,段去病就定然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段去病的战法,韩原早有准备。他借着与耶律二德的刹那级战法配合,两人出手的同时,彼此大力相撞,韩原的身躯如炮弹一般腾身而起,少商剑的无形剑气顿时落空。

        甄破甲持掌横着一拍,仗着他肉身筋骨强横,以中山无极境,先将耶律二德的撞破宽泛音而余势不绝的凌厉锤势打飞。

        他的另一只手,凌空一拨琴弦,顿时成就一记连狄飞惊都要凝神应对的《弦外音杀》绝技。

        此道音杀涵十九道嵌入式音波,已可杀伐武师境初阶神魂。

        对于一上来甄破甲与段去病集中火力攻击自家,战前韩原与耶律二德分析过,他早有预判。

        他腾身的刹那,原始空洞变化经早就运起。当他蜷缩如炮弹的身躯打开,虚刹之法顿时生成一百零八道细小的漩涡。它们贴住他的身躯逆时针涡旋,哪怕武师境七阶也看不清真实。

        旋即,虚刹的“1”与弦外音杀的嵌入式音波相撞,且在狄飞惊满目惊诧中,韩原借势的身躯已完全舒展开来。

        见状,雷鸣暗啐:“妈的,不当人子,身法速率好的不学,偏学大锤!”

        韩原身在半空,调正呼吸,低喝一声:

        “刹!”

        打进杀的第七式“惊蛰杀”,自那天顶由上而下,当魔眼枪首的“目”符点亮,如一道闪电,朝甄破甲一枪刺去。

        在场的高手如张宽、赵师曾等人无不大声叫好,因为哪怕以兀颜山的算无疑漏,也根本没想到,韩原一上来就采取直接单挑甄破甲的战法。

        甄破甲,经过落凤坡的上古武者试炼,已一举超越原先张宽的位置,被众多高手定为:在试炼武者中,能与旦增次吉、琼妖纳延、任轻愁相抗的人世间巅峰武者行列中。

        而在此战前,耶律二德曾特地请教崔勉之,问:他若单挑甄破甲结果会如何?崔勉之当时的回答却让耶律二德心惊,因为崔勉之的回答是:

        耶律二德在甄破甲全力施为下,极大可能坚持不到七个回合。

        饶是耶律二德对崔勉之的判断向来言听计从,这回,他终究有些不信,因为在他认为,哪怕琼妖纳延、兀颜山要七招败他也不可能。

        “那我该如何跟他打?”当耶律二德慎重之下,问出此问,崔勉之思考了一记后,立即答道:“你们只有一个赢的办法,你上手猛攻段去病,由韩原拖住甄破甲。你俩谁先打败对手,谁就算赢,这就是我与兀颜山的约定,任何一方有一人主动认输,即分胜负。”

        见韩原来势凶猛,战法蛮横,甄破甲黑着脸冷声道了一句:

        “米粒之珠!”

        他单手迎着枪尖凌空一拨,身躯立刻如陀螺般旋起,立刻将韩原首回运用的打进杀第七式“惊蛰杀”化去。

        此法正是中山无极境肉身成圣的功法,又名“十三均”,为甄破甲首回在众人面前使出。

        见此仅凭肉身功法的强悍威力显露,韩干、大锤和尚、旦增次吉、琼妖纳延都显得面色凝重。

        在旁观战的大联盟的领队,来自试剑山庄的任之行笑着对戴宗说道:“你们隐宗这位韩原年龄虽小,但勇气可嘉,居然逼出了甄破甲用上中山无极境的家传绝学!”

        戴宗显然心情极度不好,它冷声道:“据我得来的消息,琴魔的这个弟子相当了得,他压箱底的绝学可不止如此,韩原铁定不是他的对手!”说到这里,戴宗怅然一叹。

        这时,场中变化突生。

        首先的变化自是耶律二德借着韩原缠住甄破甲的机遇,更凭借他魂力刚进阶二十五不久,正好能以八棱紫金锤将他修行的昼里昏呵大力神魔决所化的锤法行到某种极致。

        段去病的六脉神剑限于他自身修为进境,终究只能在五丈之内才能形成杀伤力。而耶律二德的大力神魔锤法,可砸任意无形劲气,正好是六脉神剑的克星,加上四丈二尺长的链子锤又长于突袭远攻,段去病的肉身筋骨修炼层级本来就不如耶律二德,他此刻只能凭借凌波微步苦苦闪躲支撑,眼看就要落败。

        而在在另一边,当甄破甲使出中山无极境的肉身功法强行化开韩原的打进杀,他眼中煞气闪现,抬臂挥出半月圆形,立刻奏以《逢天晦芒毋惊毋恐月神操》。

        半空中一道墨色勾勒圆形虚线,其内墨色斑点的蟾蜍虚影,也逆时针游泳,划动氤氲。正是甄破甲过点化殿时,为对抗隧穿大斧二十六的道法。

        “这是琴魔的七弦道法,以他这般年纪与修为,这怎么可能使出?”任之行满目迷惑。

        这一刻连崔勉之都面色严峻,暗地里着实替韩原捏了把汗。

        见那道阗阗然的无上巨音席卷过来,韩原想都不想,踏足震位,以原始空洞变化经瞬间打出一圆。

        他虽被震得五官溢血,但他记得在机选战时,与那持画杆银尖戟的少年战败的经验,他知道他此时根本不能退。

        打时须记得进杀!

        他上前一步,枪立即归于原位,迎着圆心一点余光,顿时行使打进杀首式“破妄杀!”

        “好枪法!他的战法可真莽啊!”岳宠脱口赞道。

        杀伐之音大盛,诸音加身如刮骨。

        韩原浑身鲜血淋漓。

        而在另一边,饶是甄破甲在对战岑虎石哥后,他以不入武师境的代价,成就心魔而提前演化出的七弦音中的宫商角徵羽五弦杀伐音合并,也被韩原以杀伐对杀伐,强行打散。

        且这还不算完,韩原跳身一步,踏足巽位,横着一枪成就三步齐眉杀。

        甄破甲仰首,枪尖擦着他的眉尖而过,险之又险。

        甄破甲眉眼俱带着煞意,行中山无极境,单手一把抓住枪身,大吼一声,魔眼枪顿时喀喇剌浑如断裂撕鸣的声音。

        如论此时甄破甲显露出来的肉身强悍之处,就是琼妖纳延也瞪大双目,暗道:“甄小子居然肉身修炼得这么强!”

        啪地一声,魔眼枪自卯合处断裂开来。韩原纵身一步,抽出他蓄势已久的春分尸神戟,侧身就是一斩。

        “咣!”

        一道凶厉寒光斩在混沌铁制古琴落魄钟上,直震得在场包括武师境七阶的耳膜都瓮瓮作响,更别提那些在外围观战低阶武者们,无不仰首栽倒。

        场中顿时一片混乱。

        正当甄破甲动用第六弦音之际,就听一人大声道:

        “停,我认输!”

        段去病苦着脸向已冲杀到他面前的耶律二德摆手道。

        众人刚刚松了口气,甄破甲黑着脸道:

        “你还不认输,更待何时!”

        说时,甄破甲的第六弦音终于攻出。

        韩原冷声道:“要打则打,废话什么!”

        韩原心气不顺,抡戟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