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二零章 杀楚银台

第一二零章 杀楚银台

        尸体迅速变了一只三尺方圆的青壳老鳖,一颗妖丹滴溜溜冲了出来,正要遁走,王宵已抢先一步赶到,一把抓住,指掌间满是剑气,转眼就把灵性消磨的干干净净,    扔进了铜葫芦!

        “你……找死!”

        虾形男子刚反应过来,大怒着手臂一挥,化作两只鲜红的大钳子,照王宵剪去!

        “当!”

        王宵挥剑,格开一支,剑气四溢中,把钳子切出一个浅白的印子,显然虾壳坚硬无比!

        不过剑丸在斩杀老鳖精之后,    又回来了,    王宵立刻操纵剑丸去斩另一只钳子!

        “嗤!”

        坚硬的钳子从中剖开,露出乳白色的虾肉,散发出一种异香,王宵本能的想到了前世吃澳龙,拿芥末蘸蘸,直接吃了,不禁咽了口口水。

        “你是什么人?”

        虾子失了一只钳子,痛呼一声,后退数步,另一只钳子在胸前和面部来回晃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王宵回头看了眼,两个小狐狸可能吓傻了,    还躺在地上,抱作一团。

        楚银台则是拨腿就跑,    王宵随手一挥,    指缝一道细微的剑光飚出,切断了楚银台的右足,    顿时捧着伤口,    哭爹喊娘的嚎叫起来。

        王宵这才道:“你们是白洋淀那条阴蛟的手下?”

        “是又如何?知道怕了吧,还不乖乖的自缚修为,和我去见龙王大人请罪?说不定还能饶你一命!”

        虾子嘴硬道。

        “哦?”

        王宵见这时候了,虾子还敢威胁自己,不由起了几分警惕,随即又道:“这些年来,你们抓了不少狐狸吧?辛家老狐狸呢?”

        “哈哈~~”

        虾子哈哈一笑:“辛家一窝子狐狸给脸不要脸,死有余辜,抓着不杀,已是便宜了她们,那老狐狸早死啦,小子,别以你虾爷不知道你在套老子的话,去死!”

        说着,虾子突然弓背一缩,再猛的一弹,咣当一声巨响,瞬间弹到王宵眼前,腹部那一排排细小的足钳锋利无比,寒光闪闪,    直向王宵的面孔和心口刺去!

        这是虾类妖兽的天赋神通,屈体旋风斩,很多比虾子强的妖精都猝不及防中招,成了虾子的盘中餐!

        关键在一个快字!

        好在王宵早有戒备,足下剑光一闪,稍稍偏移数分,再双手持剑,大喝一声,横着斩向虾子腹部的第四节!

        剥爬爬虾的决窍是从头部往下的第四节开始剥,三两下,就能剥出一只完整的虾子,想来虾类不外如是!

        虽然挥舞的小足挡住了铁木剑的剑锋,可王宵还有剑丸,顿时,剑丸嗡的一转,化为一道璀璨的剑轮,横着削了过去!

        “嗤!”

        身首两段,尸体化作一只三尺来长的通红大龙虾,淡蓝色的血液喷溅而出!

        虾子虽性子长,可受此至命重创,也回天无力,一枚蓝色的妖丹滴溜溜转了出来,王宵哪能放他走,一把摄来,以剑气抹去灵性,纳入了铜葫芦,然后看向两只小狐狸。

        “不要杀我们,不要杀我们!”

        “是啊,我们没有妖丹,狐狸肉又酸又柴,不好吃!”

        二女吓的浑身瑟瑟发抖,小脸苍白。

        “我与你们的十四娘姐姐有旧,是为杀他而来!”

        王宵微微一笑,一步步走向楚银台。

        楚银台强忍着剧痛,大叫道:“尊驾,我不知哪里得罪过你,请放了我,我家家财万贯,必有厚报。”

        王宵伸手一划,以文气比划出父亲的音容笑貌,问道:“此人可曾见过?”

        “不曾!”

        楚银台看了半晌,摇了摇头。

        “连他都不认得,留你何用?”

        王宵屈指一弹,一道剑气贯穿楚银台心口!

        随即在尸体上摸了摸,有十来两碎银,五百两银票,又在老鳖和虾子的衣服里,摸出了两千余两银票,笑纳了。

        王宵问道:“你们和十四娘是什么关系?”

        一个小狐狸畏畏缩缩道:“我们……我们是十四姐姐的妹妹,我是十九娘,她是十八娘,你真的认识十四姐姐?”

        “你们闻闻看!”

        王宵走过去,伸出胳膊,摞起袖子。

        十八娘真捧了起来,小鼻子凑上去,猛吸了一阵子,惊喜道:“十九娘,真有十四姐姐的气味耶!”

        说着,把王宵的胳膊推过去。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十四姐姐被他抓走了呢?”

        十九娘接过来闻了闻,哼了声,不过神色中,明显去了大半戒备。

        十八娘又道:“你是谁,又是怎么和十四姐姐认识的?”

        “我啊,我叫王宵,是今科贡士,与你们的十四娘姐姐……”

        王宵道出了自己的来历,问道:“就你们两个了么,其他人呢?”

        这话不问还好,一问,两只小狐狸眼圈红了,你一言,我一语道:“那日,龙王带着楚银台来向十四姐姐提亲,别说十四姐姐,连我们都看不上他,自然是拒绝啦……”

        事件的经过,和薛尚书坟的老太太说的差不多,众多狐狸不是对手,老狐狸拼死掩护着狐狸们逃走,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你们这几年怎么过来的?”

        王宵问道。

        十八娘讪讪道:“我们不敢去有人的地方,就在山地树林里躲躲藏藏,饿了捉虫子掏鸟窝,有时也吃老鼠黄皮子,实在馋了,就去……就去偷农人的鸡吃。”

        十九娘忙捅了捅她,小心翼翼的补充道:“我们不是白吃,会送些鸟蛋或者黄鼠狼皮回去,并偷偷跟踪楚银台,找机会杀他取点利息,没想到此人这般狡诈,竟然布下陷阱,要不是王公子,我们就惨啦!”

        王宵了然的点了点头:“十四娘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你们家的事,也是我的事,不过我暂时还不是那条老龙的对手,你们到底有没有姐妹落在它的手上,也要打探清楚,才能作下一步的安排,如何?”

        “嗯!”

        二女想起了那些惨死的姐妹,眼眸泛出泪光。

        “你们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王宵问道。

        “这……”

        二女眸中泛出迷离之色,其实如她们这样修为低微的小狐狸,在人间是非常危险的,常有大户人家专门向邪道妖僧收购狐女蚌精,以供自己淫乐,她们俩能独自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王宵又道:“我先带你们回京城,京城人多,可以遮掩身上的妖气。”

        “那就谢谢王公子了!”

        二女乖巧的盈盈施礼,随即纷纷望向虾子和老鳖的尸体,虽竭力抑制,腮帮子仍不停的鼓动,显然饿坏了。

        “嘿嘿,吃饱了再走!”

        王宵嘿嘿一笑,挥手一道剑气,把楚银台的尸体搅的粉碎,然后从虾子中,剥出了一大块嫩白的肉,其余部位和老鳖装进了铜葫芦。

        “我去拾柴禾!”

        “我去打水!”

        二女撒开脚丫子跑开,很快取来材料,先把虾肉洗刷干净,切割成条,用细树枝串起,放火上烤,烤的金黄流油,再撒点盐沫子,既便王宵服了辟谷丹,仍是食窦大开!

        不一会儿,一人两狐把虾肉吃的干干净净,均是心满意足。

        王宵往京城飞掠,二女甩开小胳膊,跟在后面跑,或许是嫌跑的慢,王宵一把抓住一个,夹在胳膊下面。

        “啊!”

        二女分别惊呼,粉面染上了一层红晕!

        王宵脚底剑光闪烁,真元全力运转,消化着虾肉中那庞大的气血之力,修为缓慢增长。

        俩丫头也没闲着,体内有真气流动,显然也在抓住机会提升修为。

        回到京城时,天仍未亮,王宵放出神识一扫,三两下攀上城头,一溜烟回了铜锣巷。

        在巷口,王宵把二女放下,以神识搜索,再蕴剑气于耳目,仔细过了遍,才挥手道:“走!”

        两丫头手牵手,紧紧抿着嘴,跟在王宵后面,一路快跑回到家,这时,东边的地平线才透出了蒙蒙微光。

        不仅二女松了口气,王宵也松了口气,今夜的行动,堪称完美,神不知鬼不觉,就让楚银台人间蒸发了。

        “跟我进来吧,把里面的屋子收拾下,今后你们住内院。”

        王宵招呼道。

        却不料,二女双双后退一步,现出了警惕之色。

        十八娘咬牙道:“王公子,是不是我们以后就成了你的丫鬟了?”

        十九娘也红着脸,扭扭捏捏道:“不要欺负我们年纪小,我们好歹也在人间晃荡了一阵子呢,有钱的公子哥,都有丫鬟侍候,不仅要服侍生活起居,还要……还要侍寝!

        你如果愿意娶我们中的一个,那我们得考虑考虑,看你的表现,决定由谁嫁给你,可是做丫鬟没名没份的,谁愿意呀,我们原来也是大小姐的!”

        “哟嗬!”

        王宵怪叫一声:“看不出你们小小年纪,懂的不少啊!”

        “哼,说中了吧,就知道没安好心!”

        十九娘哼道。

        十八娘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道:“来都来了,还能怎样,这里是京城,跑出去只怕会更惨,你怎不早说?”

        十九娘嘟囔道:“我也是才想到,谁知道他会让我们住内院,和他一个院啊!”

        “嘿!”

        王宵乐的嘿的一笑:“放着十四娘那样的大美狐不娶,我娶你们两个黄毛小丫头做什么,狐狸毛都没褪干净吧,你俩大可放心,我住外面,你们住里面,快跟我进来收拾。”

        “哼!”

        二女不愤的哼了声,双双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