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零八章 通任督

第一零八章 通任督

        阳神确实恐怖,僧人又喜怒无常,一看就不好相与,张冲庚不敢反驳,只是道:“如果我胜了,我要求不限制修为,与这小子决斗一场。”

        可卿妙目移向王宵。

        王宵点头道:“可以,请前辈出题。”

        僧人道:“这是一则逸闻,洒家偶然得之,今就考考你们。

        有禅师听一名香客讲了一则逸闻,说某男交了新欢,对自己的结发妻子下狠手,杀掉后将尸首埋了,回床上睡。

        第二天起来,却见妻子仍好端端地睡在自己身旁,他以为昨天是做梦,到了夜里再度杀妻埋尸,不料醒来后妻子照例躺一旁,完好无损。

        杀了几十次,男人终于决定罢手,夜里,两人酒酣耳热之际,妻子问道:郎君,今夜还杀不杀了?

        男人一愣,嚎啕大哭。

        妻子看着他,也没言语,只轻叹一声,化作一阵青烟,散去了,禅师问那个香客,为何告诉我这个故事?

        你俩谁先来?”

        “我来!”

        张冲庚立刻道:“香客就是那男人自己啊,他以逸闻的方式向禅师忏悔杀妻之罪。”

        “你呢?”

        僧人不置可否,看向王宵。

        王宵略一沉吟,便道:“香客也不说话,也只轻叹一声,化作一阵青烟,散去了。”

        “哈!”

        张冲庚哈的一笑:“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我赢了!”

        可卿眼里现出怜悯之色。

        果然,僧人道:“不,你输了。”

        “什么?为何?”

        张冲庚不敢置信。

        “你说给他听!”

        僧人再度看向王宵。

        王宵道:“你之所以这样答,是不解禅宗真谛,此则逸闻的关键不在于香客就是男人自己,而是觉悟。

        禅师事先也未料到,香客会有这般变化,不过,他不仅不骇,反应心喜,他觉悟了。

        香客叹一口气,化烟而去,符合禅宗讲求的境界:所答非所问,这是直觉达到的巅峰,是人脱离了语言秩序、回归初心的圆满时刻,也是一种入世修行的法门,觉悟带给觉悟者圆满,却把困惑扔给了他者。”

        “什么狗屁道理,我不服!”

        张冲庚大叫道。

        王宵暗道,确实是狗屁,可这就是禅宗!

        禅宗的精华,尽在于此!

        比如相声里的常有桥段,表演套路是二人对话,甲提问,要求乙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如果以为是胡说八道,就错了,甲总是有意识的引导乙,顺着自己的问话接茬。

        这正是禅宗推崇的一种实践,又称打机锋。

        简而言之,就两个字:装逼!

        “你服也好,不服也罢,事实便是如此,那位小施主胜了,依约,当压制你的修为至气海境巅峰,你俩公平战斗一场!”

        僧人脸一沉,喝了声咄!

        张冲庚浑身一紧,修为被禁锢了,一身法力发挥不出一成,他哪敢和王宵决斗,转身就跑!

        王宵的真实修为是气海境十三层,僧人既便是阳神老祖,也没办法给张冲庚超限,只能压制到气海境十二层巅峰。

        这刻,张冲庚在王宵的感应中,形如弱鸡,拨剑随手劈下!

        “嗤!”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疮口处,一枚色泽黯淡的金丹滴溜溜飞出,正要向外逃,僧人张嘴一吸,把金丹吸入嘴里,喀滋喀滋啃了起来。

        王宵头皮发麻,他虽然杀人,却不至于吃人,吃金丹和吃人有什么区别,这僧人明摆着是邪僧啊。

        他一刻都不想多留,拱手道:“既已答毕,晚辈告辞了。”

        僧人悠悠道:“小施主与我佛有缘,何不留下听洒家讲讲经,他日或得正果。”

        王宵道:“晚辈俗人一个,最喜酒色财气,最爱功名利禄,入了佛门,也难以忍受清规戒律,请前辈见谅。”

        “哦?”

        僧人眼里现出危险的光芒,冷笑道:“洒家当年,以佛法显圣,套取信众钱财,供自己吃喝玩乐,赌一场钱,要几万两银子,无数女施主在洒家的诱骗下失了身,还自诩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终遭了报应,既你也好此道,更不能放你走了,以免重蹈洒家覆辙,给洒家留下来罢。”

        “轰!”

        僧人阳神气势勃发,如大山般,压向王宵!

        王宵怒火滔天,性子里的狠劲出来了,体内的血液陡然加速,面孔涨的通红,心脏跳动如檑鼓,咚咚直响,仿佛随时会跳破胸腔。

        剑气更是席卷而出,于经脉中肆虐,万家灯火图也自主浮现,居民们跪地祈祷,却挡不住那滔天的威压,屋舍一间间的倒塌,城墙上现出一道道的裂痕,砖石嗤嗤下落。

        王宵的膝盖喀喀直响,渐渐弯曲,索性猛一咬牙,借着阳神级别的威压引导剑气去冲击任督二脉。

        “咦?”

        可卿突然轻咦一声,原本她打算喝住僧人,却发现王宵反过来利用威压冲击某个关卡,略一观察,就现出惊骇之色,居然是任督二脉!

        生前,可卿是凡人,死后,被警幻仙子点化成鬼仙,虽然战斗力不高,可眼界和境界上来了,能大体判断出王宵正在超限。

        再从冲击任督二脉判断,明显已经超限了一次,这是第二次超限,当即伸手一指,一道仙力打去,替王宵分担了部分压力。

        王宵就觉轻松了些,腿站直了,脸也不是那红了,压力真正好,肆虐的剑气可以勉强收束,专心致志的引导威压,冲击任督二脉。

        他清楚是可卿帮忙,不禁略一点头。

        “秦姑娘这是何意?”

        僧人脸一沉,不悦道。

        可卿笑道:“能结一桩善缘,又何必做恶人呢?”

        她虽然是鬼仙,却没法离开太虚幻境,不得自由,她期待有朝一日,王宵能打破太虚幻境,还她自由之身,因此在看到王宵有了第二次超限的可能之后,果断施以援手,结个善缘。

        “哼!”

        僧人不悦的哼了声,就要收回威压。

        可卿却道:“别停,助他超限,或许未来你脱困,也着落在他的身上!”

        僧人眼神微沉,继续施放威压。

        王宵经脉中的剑气在威压的助推下,如浪涛般,一波接一波的向任督二脉冲去,关卡渐渐松动,可这也是个极度痛苦的过程,口鼻沁出一缕缕的鲜血,身体里,就象有什么要被撕裂一样。

        可卿紧张的看着王宵,那僧人的眼神也变了,多出了些许钦佩。

        “喀!”

        “喀!”

        骤然间,王宵体内接连两声脆响,就如苦尽甘来,浑身说不出的舒适轻松,体内的剑气连成了一片,可以跨经脉任意游走,再无滞碍。

        如果说,以前的剑气是在河道中奔行,如今则是在海洋中涌动,可以瞬间调用全部的力量,发出超限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