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零六章 再杀一个

第一零六章 再杀一个

        凡修道的人,不论正道邪道,修久了心灵都会灵敏异常,青山道人虽修为不高,可年纪大,又在红尘乞讨十年,从红尘炼心的角度来看,他的心性要强于身为金丹真人的张冲庚。

        这时,便是走着走着,越发毛骨耸然,趁着拐弯的机会,不经意向后瞥了一眼,顿时魂飞魄散,张冲庚与张汉唐不见了。

        同为道门中人,他清楚二人并非真的不见,而是用了隐身符,以自己作为诱饵,把王宵诱出来袭杀!

        ‘好个道贼,狗屁的名门正派,我呸他娘佬佬!’

        青山道人暗骂!

        在他看来,天师道比之王宵更不如。

        王宵活捉玄水道人,只是送官,并没有杀害。

        再如自己,勒索过后就放了,也没追杀,王宵求的是财,而天师道要的是自己的命啊!

        天师道能做出这种事,不论自己能否从王宵手里逃生,为了名誉,都要被灭口,从张冲庚与张汉唐使用隐身符的那一刻,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他不甘心被灭口,更不愿死在王宵手里,眼里恨意直闪,寻思着解决之道。

        前方是一座园林,亭台楼阁,假山回廊,结构复杂,或许在这里,能有让张冲庚张汉唐与王宵两败俱伤的机会,于是踏入。

        张冲庚与张汉唐相视一眼,跟在后面。

        王宵隐在暗处,观察着三人的动静,自打张冲庾与张汉唐给自己打了隐身符之后,就感觉不对劲。

        虽然眼睛没法看到,可耳朵能听到,二人变成了两团人形禁制,虽能屏蔽神识和视线,但自身依然有能量波动,可以被‘听’到。

        换个通俗的角度理解,神识相当于雷达,眼晴视为光学望远镜,耳朵则是射电望远镜,被动接收各频谱的电信号。

        再结合青山道人细微的神色变化,王宵哪还不明白青山道人被当作了诱饵?

        而青山道人自己也知情!

        这让他有了想法,毕竟杀了一个,和天师道结下了死仇,只有把另外两个再杀了,才能隐瞒消息。

        但是他拿不准青山道人的态度,也许是打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主意。

        不过再怎么说,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王宵陡然加速,跟进园林,绕在青山道人前面,哈哈一笑:“我好心放你一条生路,你却带人围杀我,受死!”

        话落剑出,一点剑光飙射而去!

        青山道人就觉寒光无限放大,如惊涛骇浪,似要将自己淹没撕碎,直到此时,他才真正见识到了王宵的剑法,他的法器符篆都被搜走了,根本没法抵挡。

        甚至那凛冽的剑意,让他心灵颤栗,真元倒流,连逃跑的心思都熄了,暗呼:我命休矣!

        如今他只能寄期望于自己还有些用处,张冲庚能替自己挡了这一剑。

        张冲庚与张汉唐就在青山道人身后数丈距离,均是手扣雷符,做着全力一击的准备。

        当然,他们不会去救青山道人,而是等待青山道人身死的那一刹,王宵多少会有些松懈,便是出手的良机。

        却不料,剑光擦着青山道人的脸颊而过,直击张汉唐!

        剑光的速度极快,青山道人与张汉唐也只隔着数丈距离,张汉唐根本没想到王宵会发现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穿心而过!

        “好贼子!”

        张冲庚牙呲目裂!

        这可是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师侄啊!

        当即狠狠一掌打向王宵!

        这一掌,隐有惊雷鸣响,掌心电光闪烁,正是掌心雷。

        虽然掌心雷只是寻常的法术,但金丹真人打出也非同小可,王宵受电光刺激,毫毛倒竖,他可不想硬接,也没法避开。

        而张汉唐死了,隐身符的效果自动消失,王宵想都不想,提起尸体,挡在身前!

        不管怎么说,张汉唐总是张冲庚的师侄,张冲庚本能的真元一收,喝骂道:“好个贼子,竟使出这般下作手段!”

        “许你天师道蛮横霸道,就不许我不择手段?”

        王宵冷冷一笑,毫无道德上的愧疚,以熟练的摸尸手,转眼把张汉唐的尸体摸了个遍,又得到千余两银票,十来只瓶瓶罐罐,几枚灵石,还顺手把尸体背上的法剑摘了下来。

        嗯!

        比自己用的剑好!

        青山道人看的两眼一缩!

        这动作,麻溜、自然、路径合理,不沾人间烟火气息,显然是惯犯啊!

        随即王宵抡起尸体,砸向张冲庚,原先那把剑也不要了,当作梭镖投掷,又法剑一挺,剑光大作,杀向张冲庚。

        “狗贼!”

        张冲庚气的脸色发青,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却不得不以柔劲接住尸体,移向一边,再袖子一挥,打飞法剑,一拳轰向王宵。

        王宵并非不知轻重,他想测试自己与金丹真人的差距,或许还有机会以高强度的战斗打通任督二脉。

        金丹真人有九个层阶,从金丹一转到金丹九转,一转不比先天强了太多,九转则接近于元婴的实力。

        而金丹本身又分极品金丹、良品金丹、普通金丹与劣品金丹四个等阶,每一阶之间的战力天差地别。

        王宵不清楚张冲庾的实力,索性全力施为,十二套基础剑法信手拈来,招招抢攻,剑光连绵,张冲庾连背后的法剑都来不及拨,挥舞双袖,见招拆招,并不时打出一拳。

        青山道人惊骇异常,早已躲去了一边。

        不觉中,十余招过去,张冲庾的道袍被割的支离破碎,雷符也没有机会打出,不过王宵每接一拳,都如被重锤击打,气血渐渐虚浮,而且他的一口真气快要耗尽了。

        张冲庾绝不会给自己换气的机会,届时旧力刚去,新力未生,就是最危险的时候,别说借力冲击任督二脉,更有可能受了重创。

        王宵对自己的实力大体有了数之后,突的洒出漫天剑光,转身就跑。

        “狗贼受死!”

        张冲庚狂怒,发足紧追,他虽是金丹真人,但速度不比王宵快多少,而且王宵在前面跑,可以随时变向,掌握着主动权。

        就如草原上,狮子捕猎羚羊,羚羊时不时的转折变向,如果狮子收不住力,就会滑向一边,失去捕猎的机会。

        更何况王宵并非弱不禁风的羚羊,而是有能力威胁到他的剑修,张冲庚不得不留有两分余力。

        一追一逃中,绕了整个城池两圈,位于城中心的九层高塔突然震动起来,门户大开,似乎在等着二人进入。

        王宵立刻窜向高塔,踏进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