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零五章 潇湘馆

第一零五章 潇湘馆

        不仅是香炉,各处的陈设几乎都有线条和光点笼罩,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排列组合,这显然是禁制。

        王宵知道禁制不能乱碰,并有大敌在外,也没有从容破解禁制的时间,于是果断放弃,避开线条和光点,继续往深处走。

        院落的尽头,是女儿家的闺房,房中没有禁制,桌面摆着水粉胭脂,床上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并摊着一套华丽的宫缎素雪绢裙,另有亵衣、白袜、中裤内服,更妙的是,还有一双青缎描金绣花鸳鸯鞋。

        王宵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套女子服饰,就象专门为自己准备,借自己的手,转赠给某位女子。

        他往闺房外的天空看,进来的时候是夜晚,城中却是白天,只是天空布满了棉花状的白云,看不到蓝天太阳,也没有想象中的眼睛。

        不协调的,是没有一丝风,安静的让人心慌。

        王宵收回视线,拿起宫缎素雪绢裙掂了掂。

        衣料薄如蝉翼,散发出女儿家的清香,沁人心脾,让他精神一振,也让他脑补起了这女子的容貌体态。

        总之是怎么美怎么想,身段也被想象的极尽完美。

        王宵将这套女子服饰,连带桌上的胭脂水粉装进了包裹,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难道自己是变态?

        现代人很多心理不健全,喜欢搜集女性的原味衣服,王宵原以为自己不是这种人,却在一套华美并带着女子体香的衣服面前,原形毕露了。

        ‘娘的,不过是个爱好而己!’

        王宵暗骂了句,收摄心神,

        “嗯?”

        突然王宵心中一动,他听到了外面有细微的脚步声进入,当即眼神微凝,收敛气息,向外走去。

        出了大殿,正面一名青年道人迎面走来。

        这道人正是张汉任,见着王宵,一惊,随即掏出一张符纸,向空中抛去。

        “嗤!”的一声!

        符纸窜上高空,如放烟花,砰的爆了开来。

        “哈哈~~”

        张汉任哈哈一笑,闪身就退!

        王宵心知自己暴露了,哪能让他走,铮的一声拨出佩剑,身随剑走,划出一道炫烂的剑光,狠狠刺去!

        虽然只是一道剑光,却包含着无数道细小的剑气,剑意极其凛洌,带有一往无回的气势。

        张汉任心头狂震,本打算退走,但是直觉告诉他,只要稍有退却,就必死无疑,当即拨出背后的桃木剑,鼓足全身真元,照着剑光猛的一劈!

        “当!”

        桃木剑劈中虚幻的剑光,竟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却让张汉任惊骇欲绝的是,桃木剑当场断折,剑气飙射而来,直入心口,心脏瞬时剧痛,后背都被打穿了。

        “这……怎么可能?”

        张汉任右手抬了抬,捂住心口,鲜血从指缝中喷涌而出,生机快速消逝,满脸的不敢置信。

        是的,他是先天境界,真宫境巅峰,就算剑修战力强大,可王宵只是气海境巅峰,差了一个半大境界,不可能一招秒杀自己啊。

        “你……超限了?”

        张汉任又似是明白了什么,目中现出复杂难明之色,随即脑袋一歪,跌倒在地上。

        “超限?”

        王宵喃喃着,张汉任能说出超限二字,说明这个世界,超限的不是自己一人,自得之意立刻消散。

        不过烟花已经放了出去,此地不宜久留,王宵摸尸也有了经验,以最快的速度,在张汉任的尸体上摸了个遍。

        嗯!

        还不错!

        有一千多两银票,四块灵石,瓶瓶罐罐十余只,近十张符篆,一古脑儿的收了进来,随即脚底剑光闪烁,发足狂奔。

        只是他没注意到,殿前本是模糊的匾额,渐渐现出了潇湘馆三个古字。

        烟花惊动了其余三人,纷纷赶来,却是不见王宵,只见地上一具尸体,胸口一个大洞,鲜血浸满了地面,一把断剑抛在四五丈处,身上的东西全部被摸走了。

        张汉唐倒吸了口凉气道:“师弟被一击必杀,连雷符都没来得及放出,看来我们低估王宵了,世间有传言,说他是燕赤侠的弟子,难道真是如此?”

        青山道人暗暗冷笑,知道王宵的厉害了吧,叫你天师道目中无人。

        张冲庚沉声道:“是又如何,燕赤侠再厉害,亦不过一散修,我天师道何曾怕过他,不过这小子倒也厉害,从现在起,我们不能分开。”

        “是!”

        张汉任被一击必杀,张汉唐也是心里七上八下,忙拱手应下。

        三人出了潇湘馆,寻找王宵的踪迹。

        天师道执南方道门牛耳,术法繁多,也能窥探到殿宇中的各处禁制,尽量不触动,一间一间的快速掠过。

        可是小城街道纵横,是闭环的,张冲庚在城中又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只能靠神识搜索。

        城中密布的禁制严重影响了神识的效率,而且神识外放的越远,对精神力的消耗就越大,时间久了谁都吃不消。

        神识的原理类似于雷达,功率越强,探索范围就越大,在小说中,每晋一阶,神识的范围就扩大多少是不正确的,从理论上讲,神识无限,只要精神力足够强大,就可以窥探无穷远。

        但在现实中,显然不可能。

        张冲庚不停的用神识搜索,几次找到了王宵,可奔过去,王宵又跑了,渐渐地,他的精神力枯竭的厉害。

        “这小贼,怎如此奸滑?”

        张冲庚气不过的怒骂。

        他不知道的是,王宵不必用神识探查四周,而是蕴剑气于耳,用耳朵听,根据声谱在脑海中还原出影象。

        一个是主动探索,一个是被动接收,消耗能一样么?

        “师叔,仙缘难得啊,不如我们先不管他,一旦天亮,山市就自行消散,何必为他浪费这天大的机缘?他若不出,就随着山市一起化为虚无,也算是灭了一方强敌。”

        张汉唐提议道。

        “嗯~~”

        张冲庚捋须沉吟,并不表态。

        张汉唐的提议,对于他是一种耻辱,堂堂金丹真人,竟拿不下一个气海境小修,这不是耻辱还是什么?

        可是师侄的提议也有道理,山市是真正的机缘,倘若在里面绕一圈,什么都没得到,只怕这一声都会落下心魔。

        张冲庚不经意的瞥了青山道人一眼,心里有了定计,点头道:“师侄说的也是,切不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先不管那小贼,青山师侄,你在前面走!”

        青山道人心里有了种不安的感觉,可是他不敢说出半个不字,只得在前引路。

        张冲庚悄悄从怀里取出两张隐身符,递了一张给张汉唐。

        张汉唐眼前一亮,暗道了声,妙!

        有隐身符,在王宵看来,只有青山道人一人,这么好的机会,必会出手袭杀,自己与师叔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抓住机会,擒杀王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