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零四章 山市

第一零四章 山市

        “唧!”

        黄雀一声清鸣,转眼间活了过来,翅膀一振,向王宵扑去。

        黄雀速度极快,显然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转眼到了王宵背后,又是叽的一声,一蓬幽蓝色的火焰喷出!

        蓝焰火尚未临身,王宵已有了种要被烤熟的感觉,立刻挥剑,往后劈斩!

        乳白色的剑光璀璨,在身后布成了一道剑幕,挡住火焰,黄雀还待再喷火,王宵手中,已是剑光飚射!

        “当!”

        剑气狠狠斩中黄雀!

        虽然王宵只是剑气第十三层,但庚金剑气无比锋锐,黄雀一声哀鸣,体表被斩出一道深深的豁口,坠落地面,灵性几乎全失,重新化为了一只金属小鸟。

        “好贼子!”

        张冲庚心里滴血。

        黄雀虽不算了不得的法宝,却也份属顶级法器,速度奇快,专用于追踪敌人,且喷出的蓝焰连金丹修士都要忌惮一二。

        他本指望以黄雀缠住王宵,自己等人再追赶上去,将之拿下,却没料到,一个照面,黄雀就被毁了。

        也让他更加认定,张汉林应是死在了王宵手里。

        王宵顾不得拾捡起黄雀,打了张神行符在腿上,纵身飞窜!

        “追!”

        张冲庚猛一挥袖子,抽出飞剑,一踏而上,腾空飞起。

        金丹真人可以御器飞行,速度依修为和功法来定,天师道虽不以敏捷见长,但飞行的速度再慢,也强过在地面奔跑。

        张冲庚又袖子一卷,把受创的黄雀卷了回来,手心扣着张雷符,向下轰去!

        “喀啦!”

        一道电光凌空而至!

        王宵挥剑反劈!

        剑气虽劈中电光,却仍有部分传导过来,让王宵身体一麻,不过旋即,文气涌出,修补着破损的经脉,并未受太大影响。

        也是张冲庚舍不得用高阶雷符,主要是炼制困难,必须元婴真君才能炼制,成本太高,他也只有两张,用在王宵身上,纯属杀鸡用牛刀。

        他觉得,用成本低廉的低阶雷符对付王宵足矣,聚沙成塔,积少成多,渐渐迟滞王宵的行动,再以金丹修为强行擒捉王宵。

        可是他千算万算,算漏了王宵的文气能自主修复损伤。

        天空中,一道道雷符打下,每一击,王宵都浑身闪过一阵电光,张汉唐、张汉任与青山道人,跟在后面狂追。

        淄川境内多山,天色也渐渐黑了,王宵大步奔入山区,借着地形,东奔西窜,挨的雷多了,身体开始产生抗性,丹田与经脉中,有了电光缭绕,

        电光越多,对雷符的抗性就越强。

        王宵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目前他的丹田里,有文气,剑气,还有电光,恐怕是创出通明剑典的前辈所未料及。

        也就是说,王宵修炼的剑典变异了,脱离了最初的范畴。

        不过挨雷劈还是有影响的,每被劈一下,速度就减一点。

        头顶上,张冲庚不急不忙的飞行,不时降下一道廉价的低阶雷符,身后,三名道人也追进了不足百丈。

        王宵心里剧烈挣扎,要不要回头反杀,以他的修为,杀死跟在后面的三个先天道人不难,难的是踏剑飞行的张冲庚。

        “诶?”

        突然王宵留意到,前方有蒙蒙亮光。

        不管是好是坏,局面总不能更加恶劣,当即催动剑气,以最快的速度奔去。

        就见山头上,有一座孤零零的九层高塔耸立,渐次光明大作,快速演化出了数十座高大的宫殿。

        碧绿色的琉璃瓦,飞翘的殿檐,维妙维肖,又有城墙不断连绵围拢。

        ‘山市?’

        王宵立刻想到了聊斋中对山市的记载,想不到自己竟碰到山市,于是身形急纵,趁着围墙围拢之前,冲了进去。

        “山市?”

        四个道人同声惊呼,略一迟疑,也纷纷追进。

        “轰!”

        身后城墙合拢,张冲庚就觉有一股莫大的压力临身,再也无法飞行,被迫降落地面。

        城池里,楼堂街巷,应有尽有,触摸上去,真实无比,却空无一人。

        “师叔,山市是否海市蜃楼?”

        张汉唐问道。

        “不完全是!”

        张冲庚摆了摆手:“山市的传说极为久远,据说是上界仙人留于人间的道场,有缘者可入,运气好者,可得仙人授法,次一点,亦可得仙人赐下灵果仙药,神通法宝,后来不知为何,仙人全都离去了,只余山市每隔段时间出现。”

        张汉唐眼前一亮道:“莫非这里有仙人遗留的宝物?”

        “不清楚,历代进入山市者,皆讳莫如深,就算有,也不是寻常能得到,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凶险,咱们的任务是擒拿王宵,寻宝尚是其次。”

        话虽是这么说,张冲庚却是目中神光闪闪,仙人遗留的机缘,如能得到一样,不敢说阳神,晋阶元婴还是有把握的。

        张汉唐又道:“这城,也就六七里方圆,不如分开寻找,如看到王宵,不必与他争斗,立刻发讯,只要撑过须臾,待得其余众人赶来,即围剿于他。”

        青山道人迟疑道:“王宵剑术了得,贫道在他手里,连一个回合都过不了,还是集中在一起为好。”

        “诶~~”

        张汉任摆了摆手,不屑道:“咱们天师道玄门正宗,哪里怕了他,据说山市天亮消散,如不于消散前离开,会与山市一起消失,祸福难料,咱们可没时间和他玩猫捉老鼠的把戏,先灭了他,再寻找机缘,方是正理。”

        张汉任的话里行间,充满着对茆山派的蔑视,青山道人纵然羞恼,也不敢发作,只是暗暗冷笑。

        张冲庚点头道:“师侄言之有理,王宵要解决,山市的机缘也不可忽视,贫道有几张符,可用于传讯,一旦发现王宵,不要与他冲突,立即施放符纸。”

        随即取出三张符,分给了张汉唐三人,就往各处奔去。

        王宵第一个冲进来,首先想到的不是寻常机缘,而是找地方躲藏,进了一座格调典雅的院落。

        院中栽种着一排排的翠竹,绿如翡翠,王宵试着拨,却拨不动,再摘叶片,也摘不动,这显然不是寻常翠竹,于是继续往里走,进了大殿。

        大殿陈设齐全,香炉屏风应有尽有,只是香炉里没有香灰,屏风也是空白,地面雪亮,如面镜子。

        王宵正要拿起香炉,却是心生警兆,忙外放文气感应,内蕴剑气于目,果然,隐约有了些线条和光点浮现,带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