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零三章 二两银子的价值

第一零三章 二两银子的价值

        “哦?”

        王宵讶道:“那你说说看,这葫芦有何玄机?”

        “这……”

        道士满脸挣扎之色。

        葫芦是他行走江湖时得到的一件洞天法宝,内里另有乾坤,仅葫芦本身而言,别说二两银子,二十万两都买不到。

        更何况他的全副身家都在葫芦里面,虽然没有金银铜钱,他曾立志以乞讨渡人劫,可是葫芦里有很多东西,不是以金银能计价的。

        但问题是,他不敢和王宵讲啊,生怕王宵知道葫芦是洞天法宝,起了歹心,杀人夺宝。

        见着道士的神色,王宵暗道捡着宝了,他是现代人,底限非常低,三观也不同于古人,从不惮于强取豪夺,于是拉着道士往边上的小树林走,并道:“这葫芦锈迹斑斑,既便熔了铸钱,顶了天一二百钱,你却诈我不止二两银子,这里人来人往,来来来,咱们去个僻静处,好好辩一辩葫芦到底值多少钱。”

        道士吓的魂飞魄散,哪敢和王宵去僻静处?

        道上人多,王宵或不敢当面杀人,去了僻静的地方,铁定会痛下辣手,反正他已经认出了王宵,葫芦暂时寄存在王宵身上又如何,日后寻些同道,再索要回来。

        “施主说笑了,葫芦确实不值钱,赠予施主便是!”

        道士讨好的笑道。

        “不值钱你跟我说不止二两银子?我已经给了乡人二两银子,而你这葫芦只值一二百钱,想不到我行侠仗义还蚀了老本,做好事倒亏钱,岂不是让天下人心寒,传播出去,谁敢行善?”

        王宵眼一瞪!

        道士把王宵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遍,却只能赔笑道:“贫道茆山派青山道人,不知施主如何称呼?”

        ‘茆山派?’

        王宵眼神微冷,使造畜之术的黑衣道人就是茆山派的,自己和茆山派真是有缘啊。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法杀了青山道人,毕竟他是朝廷的解元,在吴江县有家有业,并不能做个傲啸山林的侠客。

        “呵,还想摸我的底?”

        王宵冷冷一笑。

        “不敢不敢!”

        青松道人腆脸赔罪,从怀里掏出两张符道:“这是两张神行符,打于腿上,半个时辰之内速度倍增,就赠与施主,补偿不足的银两。”

        王宵不屑道:“两张黄纸也敢妄称符纸,你这神行符若真有效,怎会被我捉住?当我傻了吧?”

        “这……”

        青山道人没想到王宵如此难缠,他行走江湖十年,从来只有勒索别人的份,何曾被勒索过?

        “施主的意思是……”

        青山道人有些不快。

        王宵毫不客气,把青山道人全身摸了个遍,一共摸出十来张符篆,一支铃铛法器,两块灵石,掂了掂道:“十来张黄纸,一个破铃铛,两块鹅卵石,也就值个几百钱,我还亏一两银子,不过看在你确实身无分文的份上,罢了罢了,算我倒霉,你可以走了,记着,日后莫以术法害人,否则,下回就不是薄惩了。”

        “多谢施主手下留情!”

        青山道人恨的咬牙切齿,长揖一礼,转回身就走。

        他不敢往荒僻处去,生怕被王宵追上斩草除根,而是向县城走,县里人多嘴杂,避个两天,再去找同门师兄弟,向王宵讨还公道。

        “这不是青山道友么?”

        走了十来里,前面突然有人唤道。

        青山道人抬头一看,三名身着靛蓝道袍的道人站在路边,望向自己。

        这三人是天师道的道人,恰好他认得,分别是张冲庚,张汉任与张汉唐,冲字辈排在汉字辈前,凡晋入金丹,皆可升为天师道的山门管事执事,汉字辈是年轻一辈,修为以真宫至先天为多。

        张冲庚正是金丹真人。

        青山道人大喜,施礼道:“原来是天师道的前辈,茆山派后辈青山有礼了!”

        张冲庚摆摆手道:“师侄不必多礼,贫道听闻师侄游戏人间,寻找渡人劫的机缘,不知可曾寻着?”

        “别提啦!”

        青山道人苦笑道:“什么机缘,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哦?师兄也会失手?”

        张汉唐讶道。

        “呵~~”

        青山道人自嘲般的笑了笑:“贫道路遇一吝啬乡人卖梨,向其讨要一颗解解渴,他不但不给,还恶言相向,故贫道略施薄惩……”

        简要诉说了番经过,青山道人又道:“谁料遇见个叫王宵的士子,打抱不平,此人剑法着实了得,贫道非一合之敌,被他抢去了洞天法宝与全身家当,所为不过二两银子,贫道打算去请同门师叔师伯,向他讨还公道,不知三位往哪里去?”

        “哈哈~~”

        三人相视一眼,同声哈哈一笑:“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呐!”

        青山道人眼里现出惊疑不定之色。

        白娘子为王宵遮掩的天机时限已过,天师道轻而易举的查出了张汉林失踪之前,曾找过王宵,王宵是第一嫌疑人。

        于是派出金丹高手,打算将王宵抓捕回山门审问。

        三人赶往吴江,但王宵已经上路了,修行界素有祸不及家人的规矩,况且王宵是解元,并非平头百姓,在地方上有头有脸,与官府和织造局也有着良好的关系,动王宵家人的后果会非常严重,因此急速北上,试图在王宵进京之前,将之截住,擒拿归案。

        “实不相瞒,王宵与我宗两名师侄之死或有牵扯,山门遣我等下山,将之擒拿讯问,道友在何处遇见王宵?”

        张汉唐问道。

        “哦?”

        青山道人又喜又愁,喜的是可以叫那小子好看了,愁的则是,他的一身家当落天师道手里,恐怕要过一水。

        可此时也顾不得,只得道:“贫道于前方官道十余里处出的事,此人应该沿着官道继续行走,怕是未走远。”

        “追!”

        张冲庚冷喝,展动身形。

        三道纷纷跟上。

        四名道人缩地成寸,似慢实快,这还是担心惊动了路人,不然转眼就能追上。

        小半刻后,正见王宵正不紧不慢的沿着官道行走,张冲庚大喝:“王解元,请留步!”

        王宵回头一看,三名道人,身着天师道的道袍,气息都强过自己,其中一个很可能结了金丹,还有青山道人,面带冷笑。

        他想也不想,脚底剑光急闪,往边上的山林掠去。

        天师道的作风,他早已领教过,傻了才停,让道人们布成阵势,合围自己。

        老人家的战术精髓是敌强我弱时,千万不能打阵地战,而是要在运动中,把敌人拉开,寻机歼灭。

        “想跑?”

        张冲庚冷冷一笑,从怀里取出一只金属黄雀,往空中一抛,疾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