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穷亲戚

第九十一章 穷亲戚

        不觉中,天色渐亮。

        林遗大体掌握了方法,感慨道:“有了贤弟教的读书法,假以时日,愚兄或能凝聚法体,皆拜贤弟之赐也。”

        “哦?”

        王宵不解道:“法体与现在的神体有何区别?”

        林遗解释道:“神体是以香火愿力凝聚而成,香火散,神体消,只余孤魂野鬼,有怨气者,化为厉鬼,渐失灵慧,否则亦将消散。

        而法体不同,乃自身心力凝聚而来,聚了就不会散,且因前生心性,具有种种神通,修至高深处,还可白日行走,再也不受这泥胎困缚!”

        “倒是要恭喜兄长了!”

        王宵拱手。

        “哎~~”

        林遗叹了口气道:“所以我才说,皆拜贤弟之赐啊,可惜我那妹妹福薄,未能先一步遇见贤弟啊!”

        “兄长,你又来了!”

        王宵无语道。

        “不说,不说了!”

        林遗呵呵笑着摆了摆手,但看神色,明显未放弃,随即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便道:“时候不早了,愚兄也不留贤弟,若有事尽请自便。”

        “行,改日我再过来!”

        王宵略一抱拳,提起昨夜处理好的黄皮子和灰老鼠的部分器件,计有皮子一张,臭屁股一只,老鼠须子一副,老鼠尾巴一根,四只小爪子,还有约一千五百两的银票,装进了包裹里,才转身而去。

        出了城隍庙,王宵径直离城,回到吴江时,已是正午。

        “大少爷!”

        “少爷好!”

        家里婢仆纷纷施礼。

        “以后还叫我公子,别叫少爷了!”

        王宵略一点头,问道:“娘在吧?”

        “在!”

        一名丫鬟施礼道。

        王宵加快步伐,步入堂屋,就见上首坐着母亲和贾荻,下首一个头扎布巾的粗衣汉子,乍看三十来岁,细看只有二十来岁,拘谨的半边屁股挨着板凳。

        “娘,二娘,苏州的事儿妥当了!”

        王宵向上拱了拱手。

        “嗯!”

        李氏点头道:“宵儿你回来的正好,这是你二娘家的二哥贾庆喜!”

        早年贾家贫困,把正当妙龄的女儿许给了王宵的爹当妾,换了些聘礼给贾庆喜成家,之后几无往来。

        “小的见过解元公!”

        贾庆喜就要拜倒。

        王宵转身扶住道:“这可使不得,你既是二娘亲弟,就是自家人了,我也得喊你声二叔才对,快起来吧。”

        “这……”

        贾庆喜向上看去。

        贾荻眼里,现出一丝感激之色。

        她是妾,她家的人,与王宵谈不上亲戚,王宵真正的亲戚,是李家人,贾庆喜见王宵,称老爷,磕个头不过份。

        王宵礼待贾庆喜,给的是她的面子。

        “二兄弟,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的!”

        李氏也呵呵笑道。

        “诶!”

        贾应喜坐了下来。

        王宵心里面大概有了些数,在对面坐下,接过丫鬟奉上的茶水,咕噜噜一口喝了个尽,才问道:“二叔今儿个怎么来了?”

        贾庆喜唯唯着不说话。

        贾荻咬牙道:“二弟家里生计艰难,听说大公子中了解元,带了些乡里土产过来庆贺,再顺便……顺便……”

        说到这,说不下去了。

        当初王家最困难的时候,她的老父老母和二弟一家没一个过来探望,现在王宵中了解元,立马跑了过来,她也难以启齿啊。

        王宵笑道:“二叔的来意我明白了,正好家里缺人,二叔若是愿过来帮我,我自是欢喜,不过有些话先要问清楚,二叔家里几口人,生计如何?”

        “哎~~”

        贾庆喜叹了口气道:“上有老父母,一个媳妇,还有一儿一女,家里五亩薄田,因丁口少,赁给了别人种,年景好些,收个二三两银子,差些,也就几百钱罢了。

        我和媳妇,在州里做小买卖,不瞒大公子,这些年来,赋税一年比一年重,徭役每年都不落,只能勉强着饿不死。”

        王宵又道:“二叔可识字?”

        贾庆喜忙道:“识得几个。”

        王宵沉吟着道:“县里给了四百亩的免税额度,我想如有合适的,就出手置些田,二叔一家先过来做个田庄管事,工坊也缺了自己人,将来家业大了,再作安排,娘你看如何?”

        “如此甚好!”

        李氏点了点头。

        “那可多谢夫人和大公子啦!”

        贾庆喜忙鞠躬称谢。

        “二兄弟,马上晌午了,先用顿便饭,然后你回去和家里人合计下,太仓州的田宅是留是卖拿个主意,也不着急,妥当了再来。”

        李氏笑着摆了摆手。

        ……

        吃过饭后,贾庆喜告辞离去,贾荻外出相送,王宵趁机问道:“既然二娘家都来人了,那几个舅舅……”

        “不去!”

        李氏哼道。

        母亲的娘家是隔壁常州府无锡县人,外公曾任苏州府同知,后获罪查抄,家道中落,才嫁给了父亲。

        但娘家始终看不起父亲,几个舅舅明明一副穷酸相,还眼高于顶,尤其是外公外婆死后,更是几近于老死不相往来,偶尔上门一趟,也搞得王家象是得了多大的福份一样,致使兄妹间的关系极差。。

        王宵清楚,母亲并不是真要与娘家断绝关系,而是心里憋着口气,非得娘家人上门道喜不可,绝不会主动过去。

        王宵摇了摇头,他理解母亲受了一辈子气,就指着自己给她扬眉吐气呢。

        田宅也不是说卖就能卖,三天过去了,贾庆喜那里仍未有动静,王宵除了读书练剑,时常也在县里跑跑,看看哪里有合适的田地。

        这日,贾府!

        “老祖宗!”

        贾琏屁颠颠的赶了过来,坐在贾母边上,凑耳过去道:“事儿成啦!”

        “哦?”

        贾母眼里精光一闪。

        贾琏喜道:“刚刚雨村知府传来秘信,那人……被杀了个魂飞魄散,真真被超渡啦!”

        “阿弥陀佛~~”

        贾母双手合什,喧了声佛号道:“林丫头一直记挂着,好歹让她去看一看,死了这条心,鸳鸯!”

        “诶!”

        鸳鸯从堂下转出。

        贾母道:“去把林丫头请来!”

        “是!”

        鸳鸯施礼离去。

        不片刻,宝玉、黛玉、宝钗、湘云全来了。

        贾琏站了起来。

        “老祖宗您叫我?”

        黛玉在贾母身边坐下。

        贾母拉着黛玉的手,慈祥的笑道:“上回王公子说你的兄长在苏州府吴县当城隍,我知你为此事心神不宁,所以叫你琏哥儿找人去苏州府查访,现有消息啦,让琏哥儿给你说!”

        黛玉眸中泛出紧张之色。

        贾琏笑道:“吴县前任县令确实叫林遗,失足坠亡,但是派去的人肉眼凡胎,并不清楚吴县的城隍是否由令兄死后所化,林姑娘不妨去看一看,倘若真是令兄,应会相见。”

        “啊!”

        黛玉转头看向贾母。

        贾母眼里隐有不忍之色,拍着她的手,笑道:“都去,都去,叫琏哥儿带队,姑娘们都去苏州看一看,顺带着出门散散心也好!”

        “噢!”

        众女发出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