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一家子不安生

第八十三章 一家子不安生

        将要踏出门槛,王宵突然回头,向黛玉道:“林姑娘,令兄林遗,乃林如海长子,曾是苏州府吴县县令,不慎失足而死,死后在当地做了城隍,林姑娘若有空,不妨去苏州府探望令兄!”

        “啊!”

        黛玉掩嘴惊呼,这消息不吝于一个晴天霹雳,待她回过神来,想再问王宵时,王宵已经与香菱走远了。

        “林妹妹,林妹妹,别听他的,难不成姓林的就是令兄?再说城隍从不示人当面,他怎么能见到城隍?”

        宝玉忙劝道。

        黛玉却不是这样想。

        寄居人下的日子,她受够了!

        虽然宝玉算得上贴心体己,可毕竟自己不是贾府的主子,只是客居,那些婆子丫鬟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姐妹们也隐有疏远,这一切,不都是因为没个亲兄弟姐妹,无依无靠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个亲人替自己撑腰啊。

        这刻,她恨透了王宵,说话说一半,又不讲清楚的人最讨厌!

        黛玉心神不宁,怔怔站着,她真想立刻去苏州看一看,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宝玉怒火中烧,他一万个不愿意黛玉去苏州,他隐有预感,如果林妹妹去了苏州,或许心就不会完全放在他身上了。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打消黛玉的念头,总不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王宵是胡扯吧。

        荣敬堂内,诸女面面相觑,气氛很是怪异,尤其是探春三女,本来赴宴,是带有相亲的意思,可是闹了这么一出,谁都清楚,婚事黄了。

        “砰!”

        凤姐一拍桌子,呸道:“今儿可真是开了眼,堂堂解元公,竟是没脸没皮的泼赖货,赖上我们家啦!”

        随即指着贾琏和宝玉,破口大骂:“屋里就你们两个男人,眼睁睁看着外人欺负我们一屋子女人,也不上来吱个声!”

        贾琏觉得冤死了,是你出的主意要请王宵吃饭,搞砸了反来赖我?

        宝玉哪怕窝着一肚子火,也不敢在这时触凤姐的霉头。

        “好了,好了,凤辣子你少说两句,饭也吃的差不多了,都下去罢!”

        王夫人挥了挥手。

        “是!”

        众女施了一礼,纷纷离去。

        宝玉还不想走,袭人一把拉着他,拽了下去。

        丫鬟们上来,收拾残羹剩饭,很快屋子里清爽起来。

        “老太太,这婚事怕是玄了!”

        王夫人忍不住道。

        “呵呵~~”

        贾母沉默半晌,呵呵笑道:“这孩子,又俊俏又机灵,我还是挺喜欢的,难得他又愿当我的干孙儿,可惜过刚易折呐,他今年才十七,明年十八,若是中了进士,朝廷授了官,一朝春风得意,只怕未必是好事。”

        凤姐心领神会道:“老太太说的在理,横竖距冬闱还有半年,不如让人在京里活动一下,看看是谁当主考,若是有机会,不妨压一压,免得他目中无人。”

        “诶~~”

        贾母挥挥手道:“我们是什么人家,怎可坏人前程,这样的事儿,我们家可做不得!”

        凤姐笑道:“我们家做不得,自有别人家去做,老太太放宽心便是,这事儿啊,铁定安排的妥妥当当,再说压一压他的锋芒也是好事儿啊,三年后,他二十一岁中了进士也不为迟,只是……上下打点要使不少银子呢。”

        “就知道要银子,去吧去吧,少在跟前烦我!”

        贾母无奈之极,如赶人般直挥手。

        “是!”

        凤姐笑吟吟,施礼离去。

        王夫人又问道:“林丫头的哥哥怎么弄?”

        贾母颇觉头疼,花黛玉嫁妆花的挺爽,是欺负黛玉没有娘家人,现在突然冒出个亲哥哥,还是鬼神之属,对付一般人的手段根本不管用。

        两三百万两银子,搁哪里都是一笔巨资,万一黛玉与林遗相认,林遗找人清点嫁妆,家里能从哪里补来银子?

        想到这,贾母对王宵那是恨的咬牙切齿!

        领走香菱只是小事,无非丢些脸罢了,可是给黛玉找来个亲哥哥,这真是动了贾府的根基,指不定能要了贾家的老命!

        再往深处想,又颇为惊悚!

        王宵完全可以私底下和黛玉说,信不信由她,但是一个秘密,如果众人皆知,就不是秘密,王宵为何要当面公布?

        难不成是林遗告诉王宵,自家妹妹有着天价嫁妆,所以才当面点破,让某些人不仅对林丫头下不了毒手,还要护着周全,万一死了说不清。

        若果是如此,此子心计之深,让人不寒而栗呐!

        “要不……先派人去苏州打听打听?”

        王夫人沉吟道。

        “行,隐秘点,林丫头那里,先安抚着!”

        贾母点了点头。

        ……

        回到醉仙楼,香菱把自己打扮了下,喜滋滋的施礼:“妾见过举人老爷!”

        “香菱妹妹有礼了!”

        王宵中规中矩回了一礼。

        “噗嗤!”

        香菱噗嗤一笑,但是眼神中,却透出些微的紧张。

        王宵摆摆手道:“你不用担心,我娘还是和很蔼的,见着你肯定喜欢,家里也没什么人,就一个义姐,好相处,你跟我回了家,叫夫人就可以了,千万别叫太太。”

        “为何?”

        香菱不解道。

        王宵道:“我怕她被叫习惯了,真把自己当作太太,端起架子来。”

        “有你这样说自家娘亲的吗?”

        香菱不满的嘟起了小嘴,心里却是欢喜的,她知道王宵在为自己考虑。

        “赶紧收拾下,早日回吴江!”

        王宵轻轻捏了捏香菱那粉嫩的脸颊。

        “嗯!”

        香菱俏面一红,替王宵收拾起来。

        怡红院!

        宝玉回到房里,往床上一躺,睁大眼睛,也不知在想什么。

        晴雯端了盆温水来,拧了把毛巾,轻声道:“二爷,洗把脸吧!”

        “不要你伺候!”

        宝玉突然发了脾气,猛的一推!

        晴雯猝不及防,被推的踉跄后退,咣当一声,撞翻了搁桌子上的铜盆,淋了半身的水。

        “二爷?”

        晴雯不敢置信的看着宝玉。

        宝玉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晴雯,心里有了悔意,但一想到晴雯把名字亲口告诉王宵,再想到黛玉多看了王宵几眼,不禁醋意上涌,骂道:“你看中了哪个野汉子尽管跟他去过,我这里不少你一个!”

        “你……二爷?”

        “呜呜呜~~”

        晴雯没想到宝玉把自己骂的如此不堪,捂着脸,大哭着奔了出去。

        “哎呀,我的二爷,你冲晴雯发什么火啊!”

        袭人进来一看,顿觉天昏地暗!

        宝玉抹不开面子,绷着脸不说话。

        “二爷擦把脸吧,擦过就睡下,醒醒酒,我再去看看晴雯妹妹!”

        袭人无奈的又拧了把毛巾过来,给宝玉擦了擦脸,脱去外套,服侍着躺下,才叹了口气,出去寻晴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