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入贾府

第八十章 入贾府

        “凤丫头这话倒是周全,不过……我听说他家欠了外债?”

        王夫人迟疑道。

        凤姐笑道:“太太放心,怎能不把他家的底细摸透,说起来,王宵也是个人才,父亲连人带货音讯全无,全靠他一个人撑着家业,东奔西跑,东挪西借,债主被他哄的服服贴贴,欠的生丝不算,又借给他生丝,拉了县里的两家大户入股,得了三万两银子,您瞧瞧,这是寻常人能办到的么?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不耽搁科举,吴江县令、苏州知府和苏州织造局也对他另眼相待呢,我替他合计了下,差不多明年,家里的债就能还完啦。”

        “行,此事你去安排,银子不用省,也让他小门小户见见排面,过一会儿,我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材,周瑞家的伶牙利齿,会说话,让她去外面接王宵,对了,再给大太太(邢夫人)说一声。”

        王夫人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是!”

        凤姐笑着告辞。

        ……

        送走了朱律和孟宪,王宵去往荣国府。

        还未叫门,一个婆子就迎了过来,笑吟吟道:“可是解元公?”

        “不敢当,正是在下!”

        王宵点头,问道:“嬷嬷如何称呼?”

        “哎呀,可是不敢当,咱们做婢子的,哪有什么称呼呀,解元公叫我周瑞家的好了,解元公快请进来,香菱姑娘正与老太太在一起呢。”

        周瑞家的笑道。

        “哦?”

        王宵眼神微凝,贾母可不是电视中演的那样慈眉善目,而是护短到不讲理的地步,把香菱带在身边,她想做什么?

        “有劳嬷嬷了。”

        不过贾家还算是体面人家,尚不至于堂而皇之的欺男霸女,王宵不动声色,拱了拱手,随周瑞家的往里面走。

        周端家的待人接物没得说,客客气气,并这个屋子那个殿,说的头头是道,其实荣国府以当时的标准,确实气派,寻常人进来,铁定敬畏。

        王宵却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他是去过故宫的,故宫就那样,一间又一间的屋子,地面铺金砖,荣国府再奢华,能比得过故宫?

        他对那些来来往往的丫鬟比较感兴趣,暗中猜测着她们的名字。

        “前面便是荣敬堂,老太太在里面呢,解元公随我来!”

        周瑞家的呵呵笑着,把王宵领进了一进大宅。

        堂屋上首,端坐一名面相慈祥,体态富态的老太太,左右是两名四十来岁的夫人,其余还有男男女女数十人,包括宝玉、黛玉、宝钗等熟人,多数带有考量的目光,特别是丫鬟,目光直接大胆,还有着隐含不住的羡慕。

        举人就是老爷了,是地道的乡绅,能与县令称兄道弟,而解元公每一省三年只出一个,南直隶的解元公,含金量更高。

        这样一个俊朗优秀的少年公子,却独宠香菱一人,在她们眼里,香菱该和自己一样的身份啊,能不羡慕么?

        王宵一眼看到香菱,气色还不错,不象是受了亏待的样子。

        香菱见着王宵,激动的就要站起来。

        王宵立以眼神制止,示意不急。

        “老太太,王公子来了!”

        周瑞家的先向上施了一礼,然后道:“这位便是老太太!”

        “晚生王宵,见过老太太!”

        王宵长揖施礼。

        “哟,倒是个俊秀人才!”

        贾母眼神一亮,微笑着点了点头,凤姐的意思,已经通过鸳鸯偷偷传达给她了。

        王宵虽然是小门小户出身,但家里并不贫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有阅历见识,本身又高中了解元,这种人家,其实是高门大族外嫁庶女的首选。

        用现代话来说,王家是地道的中产阶级,顶着天花板那一类,王宵自己又争气,如果没有格外的政治联姻需求,省市官员对这类家庭还是挺青睐的。

        没有背景,政治上没有根基,易于控制。

        贾母就觉得,如果王宵服服贴贴,老实听话,三个庶出丫头挑一个嫁给他倒也可以,至于与薛蟠的那点龌龊,根本不是事。

        “这位是大太太!”

        “太太!”

        “琏二爷!”

        “琏二奶奶!”

        ……

        周瑞家的也是坏的很,故意不说名字,只以府里的通称介绍,可这难不倒王宵,大太太是邢夫人,无儿无女,又是贾赦的续弦,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太太是王夫人,荣国府的实际执掌者。

        琏二爷是贾琏,琏二奶奶自然是凤姐了。

        并且通过站位,大致能推测些丫髻的名字,就和猜谜一样。

        譬如贾母后面的,是鸳鸯。

        凤姐和贾琏后面的,是平儿。

        黛玉后面的,是紫娟。

        宝玉后面两个丫鬟,姿色与香菱不相上下的,是晴雯,稍欠一些的,是袭人。

        王宵玩猜谜游戏,自得其乐。

        “迎春姑娘!”

        “探春姑娘!”

        “惜春姑娘!”

        贾家三姐妹倒是用心介绍了,王宵敏锐的觉察到,三姐妹还礼的时候,似乎格外用心。

        其余王宵见过面的,不再介绍。

        好不容易,一通礼施完,鸳鸯搬了个凳子过来。

        贾母笑道:“解元公且坐下,让老婆子好好看看我们江南地界的文曲星!”

        “老太太过誉了,江南地界,能人无数,晚生只是侥幸而己。”

        王宵谦虚了句,落落大方坐下,腰背笔直,身形如剑,让人暗暗点头。

        其实王宵并不想锋芒毕露,可是他的剑气充盈经脉,没法收敛剑意,只有晋入剑池,才能将剑意收归剑池。

        有两个姿色一般的丫鬟,一个捧着盅茶奉给王宵,另一个端着铜盆跟在一边。

        王宵接过茶,漱了漱口,吐入铜盆,再将杯盅递还回去。

        又有一个丫鬟,奉上一条洁白的松江细软布毛巾。

        王宵留意到,所有人都在注视自己,明摆着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越大的家族,规矩越繁琐,以此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而王家只是小门小户的商贾人家,不可能有什么规矩。

        如是自己什么都不懂,把漱口水喝了下去,怕是会被嘲笑,而贾家事先不做提示,多半不安好心。

        王宵从容不迫,接过毛巾擦了擦手,奉还回去,还道了声谢,那丫鬟本不算明艳的脸庞微微一红,竟添了几分颜色。

        这时,才有真正的茶水端上来,王宵揭开盖子,沏了沏,抿了两口。

        贾母等长辈相互看了看,略有惊讶,她们都能辨出,王宵不是装,而是真的从容。

        随即,贾母问起了王宵家里的情况,王宵没什么好隐瞒,王夫人和邢夫人不时补问两句,又有凤姐插科打浑,气氛还算轻松。

        不过没人问起学问文章,毕竟贾府子弟无一成器,只有三春与湘云妙玉,偶尔与王宵探讨些诗文上的写作。

        探春或许是兴之所至,大胆问道:“王公子,诸代以来,诗以大隋为佳,词以大齐称绝,而本朝文人墨客远甚隋齐,为何在诗词上反有不及?

        当然,我不是说王公子,王公子的诗词我有幸拜读,自是极佳的,而是本朝其余诗作,就是……少了点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