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五通神

第七十章 五通神

        用过早膳,柳湘莲并未多留,与王宵闲聊了一阵子,便告辞离去。

        七月初,正是江南地界一年中最闷热的时候,虽然王宵寒暑不侵,但香菱只是普通人,稍微动一下,就大汗淋漓,索性也不出门了,每日都呆在屋里。

        不过还别说,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出的汗带有一种淡淡的体香,这与成年女性的汗水混有胭脂香粉的味道不同,是纯粹的清香。

        用科学来解释,大体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期,新陈代谢速度快,雌性激素大量分泌,出于异性相吸原理,对男性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

        偏偏天气炎热,香菱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抹胸外面仅罩着件锦缎薄衣,若隐若现,让王宵着实难熬。

        几次三番,都想把香菱给办了,可是曾夸下海口,岂能言而无信,只得以读书收束心性,以练剑打发精力,却意外的发现,在香菱的刺激下,无论是读书还是练剑,效率都大有提高。

        这日,傍晚!

        薛蟠在自己家里,摊着肚皮,躺在竹椅上,边上有婢女喂他冰镇西瓜,先用竹签子,将瓜子小心挑去,再喂入他嘴里。

        身后还有个婢女给他打着凉扇。

        二女均是香汗漓淋,薛蟠却不时发出舒爽的哼哼哧哧声。

        “大爷,大爷!”

        这时,一个小厮快步过来,小心翼翼唤道。

        “嗯?什么事儿?”

        薛蟠不高兴的睁开半眯的眼睛。

        小厮道:“刚刚府台的府上着人过来传讯,请大爷过去用宴。”

        “哦?”

        薛蟠刷的坐直身子。

        其实薛蟠也不怕贾雨村,单是皇商的身份,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可人家好歹是金陵知府,正四品的父母官,不去也不好,于是道:“替我更衣!”

        “是!”

        两个婢女伺候了他大半晌,一个胳膊酸痛,另一个两眼发花,均是忙不迭应下,取来冠服,为薛蟠穿戴整齐。

        临出门前,薛蟠又揣了些银票在怀里,才匆匆而去。

        贾雨村住在府衙后面,一处僻静小院中,翠竹掩映,凉风习习,身着青色软棉布常服,目光清澈,颌下三缕黑须,仪容端正。

        薛蟠被引领进门,施礼道:“见过府台!”

        贾雨村笑着道:“薛公子不必客气,今日请薛公子来,也没什么太大的事儿,先喝两口酸梅汤降降火!”

        有婢女奉上冰镇酸梅汤,冒着丝丝凉气,一口下去,酸酸甜甜,凉澈心扉,哪怕薛蟠家境优越,冰镇酸梅汤平时也不少喝,仍是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

        就觉浑身暑气散尽!

        随即薛蟠望向贾雨村,他不知找自己有什么事,还是先听为敬。

        贾雨村待侍女撤去杯盅,才不经意问道:“本官听得坊间传言,你有个侍妾被王宵抢了,好象还闹出了人命?”

        “请大人为我做主!”

        薛蟠立刻站了起来,把事情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贾雨村却是指着薛蟠,呵呵笑道:“薛公子啊薛公子,你是欺逛本官不知情呐,那冯渊明明是被你的家奴打死,你还栽赃到王宵头上?”

        “这……”

        薛蟠眼珠子一转,便道:“以大人之能,莫非办不了他一个小小的童生?大人若有难处,尽管道出,我薛家为大人想想办法便是!”

        贾雨村悠悠道:“这王宵可不是寻常人,本官已经调查清楚,那日在你走后,拐子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如人间蒸发,可见也是个狠角色呐!”

        薛蟠大喜道:“大人,拐子肯定被王宵杀了,只要把他传来衙门,严刑拷打,还怕他不招?”

        “薛公子想的太简单了!”

        贾雨村摆摆手道:“王宵算是吴江县知县陆放的半个门生,苏州知府胡长清对其另眼相待,与苏州织造局处的也不错。

        前两日,本官还从锦衣卫南衙得到一个消息,据说是宫里递话让卢指挥使给盯紧了,莫要在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次科举里,弄出丑闻,话说自我朝科举以来,宫里递话还是头一回,你以为是冲着谁来的?”

        薛蟠惊疑不定道:“难道是冲着王宵来的?他区区商贾之子,最多有几分文才,会有那么大的能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呐!”

        贾雨村捋须摇了摇头。

        他还有个更惊悚的消息没和薛蟠讲,王宵院试的文章,已经被呈上了太后的案头,先不提王宵是否简在后心,仅以文章被递上这件事,就值得琢磨。

        显而易见,是织造局在给王宵铺路子,而织造局隶属于司礼监,是内帑的钱袋子,进而推衍出有司礼监的大太监在暗中关注王宵!

        这就细思恐极啊,如果不是之前对付过王宵,他都想把王宵拉来,收为入室弟子。

        可惜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暗暗叹了口气,贾雨村又道:“王宵你不要多想了,那日文会,他弄的北静王不快,想必北静王不会轻易放过他,不过本官可以替你把那侍妾先夺回来。”

        “哦?大人有何妙法?”

        薛蟠眼前一亮。

        在他的判断中,香菱已经失了身,就算弄回来,也不可能纳为妾,玩个几日,没兴趣了,再转卖给人伢子。

        主要是,从来只有他薛蟠抢别人的女人,何时被人抢过他的女人,不把香菱夺回来,面子过不去啊。

        “啪啪!”

        贾雨村双手一拍。

        后堂,步出五名壮汉,个个体魄魁梧,相貌不俗,但眼睛里,又带有淫邪之色。

        薛蟠看向贾雨村。

        贾雨村笑道:“这五位壮士,乃是在江南地界家喻户晓的五通神,找上本官,愿为薛公子夺回甄英莲,故而本官把薛公子请了过来。”

        “哦?”

        薛蟠神色微变。

        五通神的恶名他是知道的,凡看中的女子无一漏网,同时,五通神又在江南广受祭祀,朝廷禁之不绝。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二五仔,什么五通神主动上门帮忙,他根本不信,分明是贾雨村与五通神有不为人知的勾当,要对付王宵,又怕事情败露,毕竟朝廷官员与鬼神妖精有染有大忌,所以推到自己头上。

        就算将来出问题,也与贾雨村无关。

        可是他能说不么?

        他与贾家是亲戚,但终究不是贾家人,也不姓王,与王子腾的关系更远,与其说贾雨村卖他面子,不如说卖给贾家和王子腾面子。

        更何况他也想把香菱夺回来啊,没有五通神介入,根本无能为力。

        “那就多谢大人!”

        薛蟠识时务的称谢。

        “哈哈~~”

        贾雨村笑道:“筵席应该差不多了,薛公子,五位壮士,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