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一哄而散

第六十八章 一哄而散

        “你……好好好!”

        薛蟠见亲妹妹都不帮自己了,气的不行。

        凡了解内情者,均是现出了古怪之色,原来王宵真抢了薛蟠的女人,并让薛蟠吃了个哑巴亏,这胆量,这手段,让人不钦佩都不行。

        湘云走了过来,打量了香菱一番,笑道:“跟着王公子,比跟着那个呆霸王要好,还望王公子能善待这位姑娘。”

        王宵问道:“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湘云落落大方道:“我姓史,名湘云,是宝二爷的表妹。”

        “请史姑娘放心!”

        王宵正色抱拳。

        香菱也点头道:“公子待我很好的!”

        薛蟠站一边,满脸的不甘心,本来一个美人儿也不算什么,主要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子给抢了,丢脸啊!

        以后他薛大少怎么混?

        张文墨也在暗自琢磨,王宵混的越开,他心里就越慌,他做梦都想把王家搞倒。

        这时,一群仆役进场,有端着果品美酒,以及各类素雅精致的食物,往彩棚里送。

        还有提着水桶,有扛着梯子,把水桶中一两尺大的青蚌挂在了早已竖起的一根根竹杆上。

        “这是在做什么?”

        “哈,你不懂了吧,蚌吐明珠耀光华呐!”

        果然,一只只蚌壳张开,鲜红的嫩肉中,挤出鸽子蛋大小的明珠,绽放出柔和的光芒,随着青蚌越挂越多,整个草坪,笼罩着一层明亮的白光。

        “仙境,仙境!”

        “仙境不外如是啊!”

        “好美!”

        顿时,赞叹声四起。

        香菱也想称赞,却意外的发现,王宵眼底现出了悲哀之色,不由问道:“公子不觉得漂亮么?”

        王宵摇了摇头,吟道:“高门蓬矢春生影,老蚌明珠夜吐光,从知瓜瓞宜秋圃,清露瀼瀼百尺长。”

        湘云眼前一亮道:“此诗甚是应景。”

        王宵却是叹了口气道:“老蚌与人无害,本应于夜静无人时,浮上水面,吞吐月华,落个逍遥自在,如今却被捕捞过来,强制吐珠照明。

        众所周知,蚌离了水,活不了多久,一场文会开下来,怕是这些蚌,十之七八都会死去,所为仅仅是会场照明,何其忍也,难道灯笼不能打,火把不能点?

        王某一介书生,不敢搅了诸多豪门士人的兴致,唯眼不见,心不烦,诸位,此地我实在无法再留,告辞了!”

        说着,拱了拱手,拉起香菱,转身就走!

        “这……”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王宵走的如此干脆,文会还没正式开始,就走了!

        但是王宵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核心在于一个仁字,而孔子曰仁,孟子曰义,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任谁都要夸一句:走的好!

        好比现代的环保,是政治正确。

        仁义也是政治正确!

        不过王宵并非矫情,他是现代人,虽然在表面上,融入了这个时代,但内心深处,仍有着与古人不同的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

        “王公子所言甚是,以蚌珠照明,确是不忍,在下告辞!”

        “若非王公子提醒,差点成了帮凶,告辞!”

        “在下先走一步,诸位尽兴!”

        一时之间,陆陆续续有学子离去。

        宝玉等人看傻眼了!

        文会没开就要结束了?

        宝钗却是美眸亮起,此子……还真是厉害呢!

        “罢了罢了,王公子说的透彻,我柳湘莲还有何颜留下,诸位,告辞!”

        柳湘莲拱了拱手,也走了。

        “宝姐姐,我们要不要走?”

        湘云拐上宝钗的胳膊,憋着笑问道。

        “走吧走吧,人都快走没了,还开什么文会?二爷,你站着做什么?哥你走不走?”

        宝钗挥了挥手。

        “我不走!”

        薛蟠不假思索道。

        其实宝玉也不想走,既然来了,不妨与北静王述述旧,他也不完全是不学无术,作为贵族子弟,社交非常重要。

        宝玉挺注重社交,交往的都是北静王、冯紫英这类王孙公子,可是王宵有政治正确啊。

        “走罢!”

        宝玉负手而去。

        宝玉走了,诸女也不会再留,场中的人越来越少。

        “哥!”

        张文灵难以接受,转头唤道。

        “嘿嘿!”

        张文墨嘿嘿一笑:“他沽名钓誉,不过小聪明罢了,却是得罪了北静王爷,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收场!”

        “嗯?”

        张文灵美眸一亮。

        不过兄妹俩都没注意到,一名四十来岁,不起眼的中年人目睹了这一切,望向王宵离去的方向,目中现出了赞许之色,唤道:“来人!”

        “大人!”

        一名英武汉子抱拳。

        中年人道:“你去给南衙卢指挥使打个招呼,今次的科举,是皇上登基以来的头一次,老王爷也异常重视,不容任何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让他给皇上、太后和老王爷盯好了,若有人不想要体面,皇上和太后也没必要给他体面!”

        “是!”

        英武汉子转身而去。

        中年人,正是忠顺王府长史常慎,突然眼神一缩,看到北静王从临湖一处小院中走出,身边有十余高手,还有一位白须白眉,身披袈裟,手里捻着佛珠的老僧相陪。

        “王爷来了!”

        薛蟠眼前一亮,快步走去。

        张文墨给张文灵打了个眼色,紧紧跟上。

        “见过王爷!”

        “见过王爷!”

        一路上,不时有人施礼。

        并不是所有人都走了,只是学子走了大部分。

        北静王点头微笑,可是笑着笑着,他发现不对劲,好象宾客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多,在场的,又多是富商官员与地方上的名流望族,学子很少。

        “见过王爷!”

        薛蟠和张文墨同时施礼。

        “噢,原来是金陵城的小霸王呐!”

        北静王呵呵一笑,便看向张文墨道:“这位是……”

        张文墨拱手道:“草民张文墨,苏州府生员!”

        北静王随口道:“今次怎会学子如此之少,是不是本王出来的早了?”

        “这……”

        张文墨迟疑着,现出为难之色。

        他清楚在上位者面前,不能随意编排别人的不是,因为上位者,最讨厌的,是被别有用心之徒当刀使。

        张文墨不能直接点出王宵,不然北静王会对他有看法。

        不过薛蟠可没顾忌,立刻道:“王爷,您的一片苦心被一个叫做王宵的沽名钓誉之徒给搅啦……”

        薛蟠以粗鲁的面目示人,由他讲,自然不会有问题,并且添油加醋的讲。

        “呵~~”

        北静王未表现出不快,呵的一笑:“本王特意从镇江金山寺,请来了法海禅师,以法力布置会场,原意是给学子们一个惊喜……没想到啊,竟是本王考虑不周,法师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