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改判词

第六十三章 改判词

        王宵原本只要几个时令小菜,但掌柜给上了满满一桌,有盐水鸭、醉虾、叫化鸡、镶丝豆腐、葵花圆子、蒸鲥鱼、八宝松、赤豆桂花酒酿小元宵等林林总总十余道。

        都是地道的金陵菜式。

        酒也不再是寻常的桂花酒了,而是十八年的女儿红。

        女儿红是上上品的美酒,埋地里十八年方可起出,开坛酒香扑鼻,以窖冰冰镇,放几颗青梅,酸甜可口,回味无穷,还透心凉。

        王宵敬谢不敏,与香菱大快朵颐,酒足饭饱之后,又向掌柜道了谢,才出了醉仙楼。

        “公子,不回房么,这是要去哪里?”

        香菱俏面染着酡红,带有一种娇憨的美态,仗着几分酒劲,大胆问道。

        王宵嘿嘿一笑:“趁着时候还早,给你买几身衣衫。”

        “不……不用了吧?”

        香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荆钗布裙,眸中流露出渴盼之色,毕竟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呢。

        “什么不用,走罢!”

        王宵一把牵住香菱的手,不由分说的往前走去。

        香菱芳心颤动,脸更红了。

        夜晚的秦淮河,华灯璀璨,河中一艘艘画舫,隐有夹杂着嘻闹声的丝竹声传来,岸边的青楼,车来客往,老鸨忙的分身无术。

        王宵找了家颇为气派的成衣店,给香菱买了好几套衣衫,大体是以素色碎花为主,香菱不是那种艳丽型的美女,不适应穿色彩对比强烈,过于张扬的服饰。

        王宵家里织丝绸,他在服装上的眼光还是有的。

        果然是人靠衣妆,佛靠金装,本来香菱就是美人胚子,穿上了素美的衣衫之后,更显清纯秀丽,仿若凌波仙子,踏入凡尘。

        香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移不开眼了。

        王宵也暗暗点头,不愧居于十二钗副册之首。

        正册、副册与双副册的划分标准并不纯靠美色,身份占了较大的权重,在警幻仙子眼里,身份越高,命就越薄。

        就如贾元春和王熙凤,其实算不得多美,三十六钗中,真正的绝顶美人儿,只有黛玉、香菱与晴雯。

        “再带你去买些首饰!”

        王宵又道。

        “公子,不用了吧,都花了不少银子了。”

        香菱只觉一阵阵酥麻传遍全身,声音都颤了。

        王宵道:“为山九仞,岂能功亏一篑,衣衫都买了,还省什么首饰钱,再晚就要关门了。”

        “公子!”

        香菱感动的眼圈红红的。

        “走罢!”

        王宵拉着香菱的手,进了隔壁的首饰店,什么耳坠、头钗、步摇,买了一大堆,连同衣服在内,足足花了两百两银子。

        这可是真败家了,要是老娘知道,还不得气的吹鼻子瞪眼睛,不过王宵的想法是千金难买我乐意,银子不就是用来花的吗,把香菱打扮的漂漂亮亮,我开心!

        当二人回到醉仙居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了,各自回了自己房间,王宵洗漱一番,正要读书,门外却是传来香菱的声音:“公子,睡了吗?”

        “还没!”

        王宵应道。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香菱红着脸,美眸中还带着些挣扎,款款走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上。

        “甄姑娘……”

        王宵看去。

        香菱也是刚刚沐浴过,浑身带有一种浴后的清香,脸颊红扑扑的,湿潞潞的秀发披在背上,一袭薄纱丝质中衣,隐约透出内里的白色抹胸,微微起伏,吸吸也颇为急促。

        “妾……妾是来服侍公子的!”

        香菱羞涩难当,小声道。

        王宵食指大动,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个美人儿,既便是柳下惠复生,都难以把持的住,不过王宵好歹是现代人,而香菱才十三四岁,真要那啥了,会有种负罪感。

        “公子?”

        见王宵坐着不动,香菱肩背一缩,纱衣缓缓坠地。

        王宵立刻起身,捡起纱衣,给香菱披上。

        “公子?”

        香菱愕然,如受了羞辱般,哽咽道:“公子莫非是嫌弃妾?妾虽被冯渊买走,但并未被他沾过,尚是完壁之身,公子试一试就知道了,若妾非完壁,宁可自尽。”

        “甄姑娘误会了!”

        王宵摇了摇头,正色道:“甄姑娘人间绝色,愿委身于我,自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我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但姑娘长期跟着拐子,缺衣少食,身体亏虚,若是过早行房,怕是会留下胎中隐患,未必再能结得珠胎,怕是会是害了你,还是等一段时间,改日我带你去苏州,请白娘子替你把身子调养好,并不急于一时。”

        王宵这话,并非无稽之谈,香菱因先天亏损,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后受夏金桂折磨,内外折挫不堪,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作烧,饮食懒进,请医诊视服药亦不效验,最终难产而死。

        “公子!呜呜呜~~”

        香菱感动的落泪。

        王宵替她擦了擦泪痕,微微笑道:“甄英莲的名字不是太吉利,我替你改个名如何?”

        “嗯,但凭公子安排!”

        香菱点了点头。

        王宵略一寻思,吟道:“根径荷花一并香,半生遭际实堪伤,自遇宝剑逢良辰,菱角花开香满塘,我便为你取名香菱,如何?”

        香菱喃喃念诵了一遍,美眸一亮道:“公子好文才呢,妾自此之后,便叫香菱。”

        王宵从怀里取出两份契书和六百两银票,又道:“你自小被拐子拐走,非你及父母之愿,今日我给你把契书烧了,还你自由之身。”

        说着,凑上烛火,两页契书化作飞灰。

        “公子怜惜妾,妾无以为报,唯有做牛做马,侍奉公子!”

        香菱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要你为我做牛做马,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那,这些银票你拿着。”

        王宵眉头一皱,很有耐心的为香菱再次擦去眼泪,又把银票递去。

        “公子,这……”

        香菱不解的看着王宵。

        王宵道:“这银子,是从拐子身上搜到的,是你的卖身钱,还给你了。”

        “不,不,妾被公子搭救,应由公子拿着。”

        王宵不耐道:“你这十来年间,在拐子手里受尽了苦,这是他对你的补偿,再说钱是人的胆,没钱怎么能行,你收好,也不是立刻就要花,万一日后遇上为难事,我又不在身边,也可拿来救急,对不对?”

        香菱想想也是,讪讪道:“那……妾就先帮公子存着。”

        王宵笑着点了点头:“今日奔波了一整天,你回房早点休息吧。”

        香菱眸中荡漾着春色,咬着嘴唇道:“公子当真不要妾服侍?”

        “你是要考验我啊,快走快走!”

        王宵连连挥手。

        香菱心里的爱意几乎难以抑制,突然嘻嘻一笑,大着胆抱住王宵,在脸颊上亲了一口,才如慌乱的小兔子,飞快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