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勇者胜

第五十五章 勇者胜

        在王宵仅剩本能的感应中,阴雷变慢了,甚至能清晰的觉察到,附着的灵力有两部分,一是术法初成时吸纳的天地灵气,正在消散,另一部分带自于张汉林自身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提供,以维持最大的爆发力量。

        而自身的剑气则开始自发的冲击听宫穴,丝丝缕缕,一点点的开辟,似慢实快。

        倾刻间,一枚晶莹的小剑成形!

        “叮!”

        王宵就觉脑海中一声清鸣,耳中听到的声音突的一变,不再是波涛击打船帮,或者张汉林绵密的呼吸,又或者马匹的恐惧低鸣等习以为常的声音,而是各种怪异的声音,扑面而来!

        有不知来处的背景轰鸣,有类似于电流的滋拉声,也有自己体内剑气奔腾的呼啸,甚至还能听到张汉林经脉中真气流动的声音。

        就好象世界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展现出部分真实状态。

        老子有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不外如是!

        不过王宵的本能旋即把注意力投回了自身,剑气已经暴涨,实力臻至剑气第六阶大圆满,他趁胜追击,冲刺第七条经脉,足太阳膀胱经。

        该经由晴明到至阴,共有六十七穴,配套的剑法是太阳至晴剑。

        轰!

        王宵脑海中轻颤了下下,至阴练成了!

        而这次的声音,和以往破关绝然不同,似乎传达出了一种秩序,一种规则的构建。

        踏足剑气第七阶!

        轰轰轰轰!

        足通骨、束骨、京骨与金门四穴也一冲而过!

        可惜守静笃、至虚极存在的时间极短,转眼王宵已然退出。

        心里暗道了声可惜,趁着癸水阴雷还未临身,王宵大喝一声,毫无保留,七阶剑气浑然爆发,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一团乳白色的光芒当中,随即剑气凝为一点,电般刺向前方。

        “轰!”

        符篆突从虚空中浮现,炸了开来,硬是被王宵冲破一个豁口,但王宵也不好受,受了符篆爆炸的余波冲击,面色一白,脚步略有些虚浮。

        癸水阴雷距后背只有两尺不到,理论上仍存有闪避的可能,但王宵前世是校篮球队出身,心里有股蛮劲。

        你他娘的不让我过,老子直接把你撞翻!

        王宵眼里一抹狠厉之色闪过,强提一口剑气,脚底剑光再次一闪,加速向张汉林冲去!

        二人间的距离不过数丈,王宵又以剑气加持,速度极快,这摆明了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张汉林脸面浮现出了受轻视的恼怒之色,又有些迟疑。

        王宵固然身陷险境,张汉林又何尝不是?

        他是真宫境初期修士,眼力经验要强于王宵,一眼就能看出,这一剑的气机已经锁定了他,不说剑光迅若疾电,数丈的距离很难闪开,一旦闪避,王宵的气势将攀升到顶峰,自己的气势也将相应回落。

        此消彼涨之下,很有可能中剑身亡,这是他断难接受,唯有撤回加持在三枚癸水阴雷上的灵力回防。

        虽然癸水阴雷仍会击中王宵,威力却将大减,未必能劈死王宵。

        ‘罢了,罢了,我是天师道内门弟子,修为又比他高,有大好的前程,只要挡住这一剑,他好歹要受些伤,可反过头再擒杀他,何必与他同归于尽?’

        张汉林看着王宵那坚定的眼神,心气松懈,当即把灵力撤了回来,抽出后背的桃木剑,劈斩而下!

        ‘好!’

        王宵暗道了声好,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又所谓两车对开,比谁先眨眼,他就感觉后背的三枚癸水阴雷灵力大减,顿时剑气流遍全身,在后背布上了一层绵密的剑气后盾,身形再度加速!

        “当!”

        剑光狠狠劈中桃木剑,剑身符篆一波波的黯淡下去。

        “螳臂当车,何必垂死挣扎?”

        张汉林眼神一缩,狂催真元,如不要钱般的涌去,剑身符篆再度亮起。

        他承认,自己小看王宵的剑气了,茆山派的玄水道人曾给他仔细描述过,但他是天师道内门弟子,从内心就看不起茆山派,又仗着真宫境修为,比王宵高了一个大境界,并不是太在意。

        今日却认识到,王宵的剑气近乎于无竖不摧,确实是真正的剑仙法门。

        可是剑身的符篆只亮了瞬息,就再次黯淡。

        “轰!”

        终于,三枚癸水阴雷不分先后的击中王宵后背,剑气后盾破碎,血肉翻飞,甚至还有些皮都炸了开来。

        王宵不由眼前一黑,一股从灵魂中传出的虚弱感涌遍了全身,但他猛一咬舌尖,再次强提剑气,借着癸水阴雷爆炸的气浪拨身一纵,双脚连环踢出!

        “不!”

        张汉林的全部真元都在桃木剑上,哪料到王宵的脚也能发出剑气,根本来不及回防,不禁发出惊恐的叫声。

        “哧哧!”

        两道剑光,一道刺入心口,另一道刺中咽喉,血箭飚射而出!

        “咚!”

        桃木箭坠入船仓,张汉林捧着咽喉,手指着王宵似是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话了,两道剑气完全摧毁了他的生机,满脸的不甘心和懊悔又能如何?

        扑通一声,张汉林身子一软,气绝身亡!

        王宵也如失去了全身力气般,瘫倒在了船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迷雾法阵随着张汉林身亡,四周共有八张符篆爆燃,之后散去,漫天星光重现,吴淞江上,空空荡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剑气几近于消耗一空,背后澈骨剧痛,张汉林的尸体就在船上,或许王宵也会以为刚刚的战斗只是幻觉。

        “答答!”

        马蹄声响起,那匹驽马踱了过来,低头舔着王宵的脸颊,黑漆漆的马眼中,透出些担心。

        “哎唷!”

        王宵给舔的脸上痒痒的,正要拨开马头,却是牵动伤口,不禁惨呼一声。

        ‘不行,我不能这样躺着,必须尽快恢复!’

        王宵又深吸了口气,忍着那锥心的剧痛,强摊着坐了起来,默运心法,暗自调息。

        但是剑气主要用于杀伐,并不擅长疗伤,文气又因万家灯火图的爆发,消耗的厉害,效果并不是太好。

        王宵无奈摇了摇头,一边缓慢疗伤,一边复盘刚刚的战斗过程。

        他觉得自己的不足之处挺多的,主要是对敌经验不足,随机应变欠缺,战斗按着自己的设想而来,一旦对方的手段超出了预想,就会出现问题。

        同时,应对手段不足。

        张文林辅助手段众多,符篆层出不穷,而自己,来来去去就是剑法。

        想到这,王宵突的晒然一笑,剑修就是剑修,越纯粹越好,何必假求外物呢,如果自己战斗经验丰富些,手上再有把说的过去的剑,就不会伤的如此严重。

        甚至将来凝聚出了剑丸,如张文林这等修士,一剑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