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争执

第四十六章 争执

        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动了考生,纷纷转头看去,原先还盘坐在殿角的道人,已成了一具焦尸,手腕面孔焦黑如炭,但诡异的是,衣冠完整,没有任何焦痕!

        “这……”

        考生们心里一惊,写不下去了,甚至还有人站了起来。

        卫若兰也是膛目结舌,一股巨大的恐惧萦绕在心头。

        要知道,一名监察道人死在考场,还是被天雷劈死,明显受了天谴,别人或许不知道原因,他能不知道么?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帮凶。

        此事不仅朝廷要查,天师道也会查,一旦牵扯到他身上,不仅前程断绝,还有可能被会天师道带走,协助调查。

        此事……绝不能闹大,至少考试不能中断!

        卫若兰霍的站起,大喝道:“冷静,冷静,这道人练功走火入魔,大家继续答卷,若有敢于私下喧哗,交头接耳者,以舞弊论处!”

        随即向殿外唤道:“来人,把此人的尸体拖出去,交由苏州府处置!”

        “是!”

        殿外,几个衙役进殿,把尸体套进布袋,扛了出去,考生们也陆续提笔,继续书写。

        王宵于天雷落下的前一瞬,精神已回归了身体,亲眼目睹道人被劈死,虽然十分解气,却清楚,这种事情不能沾上丁点,不然会麻烦无穷。

        ‘儒家诸圣……真猛!’

        王宵暗暗感慨。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春秋末年,是真正的大争之世,不说列国分分和和,战争不断,就是乡野间也遍地盗贼。

        孔子能带着三千弟子周游列国,必须要满足两个先决条件。

        粮草!

        武力!

        再如孔子诛少正卯,也是雷厉风行。

        现代很多人以阶级述事,把诛少正卯作为孔子的污点,实际上少正卯并非劳动人民,也是统治阶级之一,少正是官职名,符合当时以官为姓的主流情况。

        二人的矛盾,纯属生意上的冲突,连学术纠纷都谈不上,少正卯开课,吸引了孔子的大批弟子去听讲,尤其是作为招牌的七十二门徒,只剩子路一个没跑,换了你,能眼睁睁看着生意被人抢?

        于是孔子当上鲁国大司寇之后,果断诛杀少正卯,至于为少正卯定的五罪,全属唯心,看看就行了。

        由此可见,儒家先贤不空讲仁义,从来不惮于以武力解决问题,抢饭碗都下死手,更何况有道人冒犯考场纪律?

        这是踩红线的行为,一道天雷劈死实属寻常。

        王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卫若兰示意落坐之后,也坐了下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文章居然作完了。

        这样也行?

        王宵赶忙检查起来。

        就觉得字字珠矶,文气盎然,竟然不能增减一字!

        在懵然状态下,比他自主写的文章更加精辟。

        ‘怎会如此?’

        王宵心里有个朦朦胧胧的猜测,也许这篇文章,是由文气独立完成,纯粹的文气,写出的文章也纯粹,少了自主思考时的斟酌取舍,直指本心。

        就如贾岛在推敲二字上举棋不定,其实已是落了下乘,因有取舍,无论是推,还是敲,都沾染了匠气。

        王宵再检查了别字和犯讳,就腾抄上试卷,看向第二张,要求是写一首描写春景的回环诗。

        地球时空的上官仪曾品诗,曰:诗有八对,其七曰回文对。

        可见回文诗不能完全视为文人的文字游戏,也是一种正体裁,反复成章,钩心斗角,考校的不仅是才情与文字功底,更是知识面的广阔与急才。

        王宵在脑海中思索起来,最终选定了明末浙江才女吴绛雪的《四时山水诗》中的春景诗,描写的正是典型的江南春色。

        莺啼柳岸弄春晴

        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

        晴春弄柳岸啼莺。

        倒读了一遍,王宵暗暗点头,不愧是才女,诗美,名字也美,可惜无缘得睹真颜,不知人美不美,随即腾抄到试卷上。

        这次王宵并未提前交卷,只是端坐调息,毕竟刚出了天师道道人被天雷劈死之事,还是低调些为好。

        一直到了下午,开始有人陆续交卷,王宵才举手,待吏员收走试卷,才起身离去。

        院试只有三十人考,又当着卫若兰的面,没必要糊名,待考生全部离去,卫若兰道:“来人,把胡大人和刘大人请来!”

        “是!”

        衙役施礼离去。

        院试仍是采用五人合议制,主考官、知府、同知与两个学正。

        不片刻,胡长清与同知赶来,卫若兰问道:“胡大人,那道人之事处置的怎样了?”

        胡长清拱手道:“本官已着杵作房收尸,报由布政使司衙门处理。”

        “嗯~~”

        卫若兰点头道:“如此甚好,来,两位大人请坐,今晚咱们就辛苦些,争取明日一早张榜。”

        胡长清与同知坐了下来。

        卫若兰把试卷分成五叠,每叠六份,笑道:“还是按老规矩来,每人轮看一遍,看过再议,如何?”

        “卫大人所言甚是!”

        胡长清等四人各取一叠,细细翻看。

        殿内,只余翻动纸页的沙沙声,每看完一份,照例,都要各人批上评语。

        卫若兰看的试卷中,正有王宵。

        除了有贾语村叮嘱的重点关照,道人之死,还与王宵有关,当即细看起来。

        ‘好文章!’

        卫若兰暗赞,面色却是为之一沉!

        如果不带立场来看,王宵的文章确是不错,完全按照八股文的范式写,立意坚定,有文采,挑不出任何毛病。

        但问题出在,王宵隐晦的歌颂了太后。

        而卫若兰站队北静王!

        北静王素来胸怀大志,广结人脉,于朝野间,有贤王之称,包括荣宁二府,多数朝臣站队北静王。

        反之,大周的宫中妃嫔多是小户良家女,没有显赫的娘家势力。

        王宵歌颂太后,就是与北静王作对,这已经无关文章好坏,完全是立场问题。

        卫若兰再看王宵的回环诗,简直是浑若天成,不禁暗道了声可惜,随即提起笔,写了个大大的贬字。

        下一轮,王宵的试卷换到了胡长清手里,顿时眼神一缩!

        王宵在他心目中,已经是女婿人选了,怎肯让王宵受黜,当即拿起细看,再联系卫若兰的跟脚,渐渐地,明白了。

        “卫大人,此子文气最高,回环诗妙不可言,文章亦是文彩立意兼具,何故贬黜?”

        胡长清不悦问道。

        卫若兰淡淡道:“此子妄议朝政,居心叵测,仅此一点,贬之不为过!”

        “呵~~”

        胡长清呵的一笑:“太后娘娘内抚幼帝,外听政事,母仪天下,受万民景仰,王宵以文赞之,赞太后便是赞皇帝,有何不可,再说此题不是卫大人出的么,难道卫大人出此题,仅止于赞美文王,而忽略了文王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