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天诛

第四十五章 天诛

        张文墨有些焦躁,他的文气是一尺九寸,本以为全场无敌手,却不料,王宵是二尺三的文气!

        他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在他看来,自己天赋异禀,十年寒窗苦读,就算王宵是天才,可是前几年一直忙着家里的生意,哪有时间读书?

        要知道,读圣贤书可不是临时抱佛脚就有用的。

        更何况他提前得知了考题由卫若兰出,特意找来卫若兰的文章拜读,连续突击,颇有所得,谁料居然不敌王宵。

        文气反映的是自身的聪慧与儒家核心精义的结合程度,虽不能完全等同于考试,但显而易见,评判一篇文章的好坏,文气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卫若兰也紧紧盯着王宵,琢磨着如何才能把王宵踢出局,却是突然留意到,那道人同样在暗中打量着王宵。

        天师道是国教,历代掌教由朝廷敕封为天师,本来院试有道人镇场,只是走个流程,可这道人的表现明显有蹊跷。

        莫非此子还得罪了道门?

        卫若兰觉得可以再等一等,对于道门,他虽然知之不多,但是每一位受了篆的道人,都有鬼神莫测的手段。

        大殿中,放开了文气,卫若兰以自己的文气感应到,道人身上,有一股磅礴的气势,正在酝酿扩散,缓缓压到了王宵的头上。

        王宵顿时毛骨耸然,一股来自于心灵的压力,让他烦躁,不安,血液倒流,没法集中精神再去答题,不禁看去。

        那道人目中带着阴冷,显然是故意的。

        威压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王宵心头腾出一丝怒火,也让他实锤了黑衣道人确实是眼前这道人放走的。

        不过只要自己敢于闹出大的动静,卫若兰有权把自己逐出考场,于是尽力收束心神,使自己静定下来。

        王宵头顶那盘旋的文气,在威压的压迫下,剧烈翻飞蒸腾,一道道精义浮现、凝成一篇篇的文章与一行行的文字,共同对抗着威压。

        卫若兰不禁抬眼看向至圣先师,这道人太糙了,真当至圣先师不存在?

        ‘也罢,就稍助一臂之力!’

        卫若兰悄然取出一枚玉佩,趁无人留意,输入一缕文气激活,伸脚踢进了大殿两侧重重帷幕底下。

        至圣先师监察考场,无人能动手脚,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渐渐地有人琢磨出了屏蔽监察的方法,请佛门大德炼制一枚法器,以文气激活,可短暂屏蔽。

        因为佛门修心,讲究心灵透澈,而以至圣先师为首的儒家五圣,是得天下芸芸学子的心念祈愿重生,两者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故以佛门大神通炼制的法器,拥有屏蔽诚圣先师目光的能力。

        这东西有备无患,不用的时候,他只是一块寻常的玉佩,几乎每一位考官,都会求来这样一枚玉佩。

        ‘咦?’

        道人却是暗咦一声,稍稍加大了威压。

        他并非要取王宵性命,他还没蠢到在考场上公然击杀一名学子,他只是想干扰王宵答题,使之名落孙山。

        王宵头顶盘旋的文气,忽聚忽散,忽高忽低,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张文墨看了眼卫若兰,又看了看道人,现出若有所思之色,随即暗暗一笑,继续书写。

        朱律与孟宪也以眼神交流,明摆着,王宵受了暗算,再从场中诸人来看,道人的嫌疑最大,可是威压只针对王宵一人,旁人感受不到,而且王宵神色还算镇定,看似没受太大的影响。

        二人深吸了口气,各自微微点头。

        眼下最重要的,是排除干扰,做好自己,万一王宵受影响落了榜,凭着自己的秀才功名,也可以在家里施加影响,避免交易受到干扰。

        道人暗暗拧眉,他清楚,动静闹大了,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原打算以威压压制王宵的文气,使之心神不宁,却没料到,王宵竟然如此顽强,动静越闹越大。

        ‘罢了,罢了!’

        道人眼里狠厉之色一闪,将威压释放到八成!

        王宵就觉如有一座大山压在心口,几至难以呼吸,面孔都因血液回流充血胀红,经脉中的剑气蠢蠢欲动,万家灯火图也招展震荡。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一股难以压制的怒火涌上了心头!

        ‘娘的,真当老子好欺不成?’

        王宵没动用剑气,以心神沟通万家灯火图。

        “轰!”

        王宵却是心神剧震,万家灯火图一张一缩,包裹住他的精神,透体而出,进入了一间宽阔而又古朴的大殿,殿里似乎没有边界,远处云雾缭绕,恍若仙宫。

        上首,端坐至圣先师,两侧是儒家四圣,背后盘坐着孔子的诸多学生,以及儒家历史上,许多有影响力的大人物。

        诸如董仲舒、王通、大小戴、张良、司马迁、诸葛亮、刘勰等大儒。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王宵,隐含考究,并有小声议论。

        “精神图卷?”

        “此子文气稀薄,为何能凝成精神图卷?”

        “赤心至诚,胸怀仁义,自可凝成,与文气多寡无关!”

        “此子……了不得啊,想不到我儒家竟有此后辈!”

        王宵也是懵逼,低头一看,自己正站在万家灯火图上面,那几近于鲜活的画面已化作实质,街面人来人往,农田里,有辛勤的农夫在耕作。

        水渠边,妇人们捶打着衣衫,说说笑笑。

        屋舍中,年老的母亲,踩着织布机,吱呀声中,斑驳的面孔满是歇盼。

        还有婴儿的啼哭,幼儿牙牙学语,学子们诵读圣贤书……

        不过每一个人,都忽视了王宵的存在。

        王宵很快收摄心绪,长揖施礼:“学生王宵,乃大周天端二年童生,见过先师、诸圣与诸位前辈。”

        孟子徐徐问道:“汝因何而来?”

        王宵道:“有监察道人以威压欺我,扰我答题,请先师与诸圣,诸位先贤前辈为我做主。”

        “哦?”

        孟子目光下垂,首先触及一层屏障,不禁哼道:“果有妖人,开!”

        就见孟子眼里,绽现出乳白色的文气波纹,若有万钧之重,却又轻似鸿毛,似缓实快的压了下去。

        “喀嚓!”一声脆响!

        屏障破碎,大殿呈现。

        王宵看到了自己,精神虽然离体,却仍在书写,每一个字,都有文气蒸腾,翻滚中又凝成了朵朵花瓣,围绕着纸张盘旋飞舞。

        “落笔生花?”

        孟子讶异的看了眼王宵,就道:“我等百年不现世,已有妖道欲试我儒家之刀尚利否,此妖道该如何处置?”

        “诛!”

        诸葛亮言简意赅。

        “诛!”

        “诛!”

        “附议!”

        “附议!”

        ……

        下方!

        道人突毛骨耸然,抬头一看,就见一只旱雷劈来!

        “不!”

        道人顾不得在考试,忙布下层层真元,取出符篆法器!

        “轰!”

        雷霆临身!

        法器灵性全失,真元土崩瓦解!

        道人一口鲜血喷出,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