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三十人大名单

第四十三章 三十人大名单

        院试于三日后放榜,近三千童生,只取三十个名额,很多人喜欢在考后对题。

        凭心而论,考试出来,最忌讳的就是对题,因着百分之一的录取率,九成九的试卷都会被贬落。

        与庸手对,君子所见略同,心里猛松一口气,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放榜的时候,一切将打回原形,巨大的落差,让人难以承受。

        而与高手对,只是提前知道了自己落榜,或许还可能存有一丝侥幸,患得患失之下,寝食不安,辗转难眠,自己折腾自己。

        甚至有极端的,把自己灌醉。

        喝醉了,就没了烦恼。

        王宵以平常心对待,回了山景园之后,泡了把澡,草草填了肚子,并未上床睡觉,而是琢磨着如何自主的进入守静笃,致虚极的状态。

        可惜有意为之,总是进不了。

        三日一晃而过。

        清晨,府衙外面围满了学子,当王宵三人赶来时,已是人山人海,都在翘首以待,现在也没谁有闲心说话,安静的可怕。

        “吱呀!”

        府衙那厚实的朱门缓缓打开。

        以知府胡长清为首,一众官员鱼贯而出,同知手里捧着黄榜,瞬间,无数或紧张,或渴盼,又或不安的目光望了过去。

        府试和县试,虽然地方主官的裁决权都很大,但两者仍有不同。

        县试取的是童生,小三关中的第一关,并且童生不享受任何优待,除了去县衙当书吏,因此在县试中,地方大族或能动些手脚。

        而府试涉及到秀才,具备了挤身于帝国统治阶层的初步资格,因此别说是省里关注,朝廷有时都会投来目光。

        在这种高压态式下,最多搞搞小动作,打擦边球,稍有过份,就会有人搞你。

        毕竟大周已经承平三百多年了,官僚阶层臃肿不堪,就如晚清,一个官员的背后,是无数的候补官员,你不落马,他们怎么去掉候补两个字?

        所以在府试中,来自于地方势力的干预变少了,知府的裁决权也相应增大。

        很多人暗暗打量着胡长清的神色,可惜胡长清当了半辈子的官,早已喜怒不形于色。

        胡长清那锐利的目光往人群中一扫,就移向同知。

        同知略一颔首,把黄榜悬挂在了府衙前的照壁上。

        府试只取三十个大名额,排名以姓氏笔画划分,不涉及考试排名。

        顿时,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

        “四弟,恭喜了!”

        张文俊一眼看到了张文墨的名字,拱手笑道。

        张文墨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怎么又有他?”

        张文灵看到了王宵,因王只有四画,排名还在张文墨前面,幸好榜上有个姓丁的,好歹把王宵挤了下去。

        “莫恼,他有这个实力!”

        张文墨淡淡道:“不过接下来的院试怕是不会让他那样轻松了。”

        “哦?”

        张文灵美眸一亮。

        张文墨道:“此次府试,由省里的学政下来主考,此人乃是国子监祭酒李守中的学生。”

        “这与李守中是何关系?”

        张文灵不解道。

        张文墨道:“李守中有一女,名李纨,嫁给了荣国府长孙贾珠,生子贾兰,贾珠早亡,李纨为之守寡,后入了大观园,与贾家诸女和宝二爷关系不错。”

        张文俊迟疑道:“四弟的意思是,以贾府台与荣宁二府的关系,走李守中的路子,再以李守中的弟子刁难王宵,可这关系太远了吧?”

        “诶~~”

        张文墨摆摆手道:“官场上哪有什么真正的亲近关系,无非利出一孔耳,此事自有恩师出面,咱们权作不知。”

        张文灵狠狠瞪了眼王宵,看你还能张狂多久!

        三十人大名单上,除了王宵、张文墨,还有朱律孟宪,二人均是欣喜不己,就算不能被取为生员,还有考举人的资格。

        举人取一百名,根据历年来看,每回乡试的平均人数在五至六千,扣除掉屡试不中的老秀才,真正青壮年考生约在四千。

        四十取一,难度要小于县试和府试。

        “凡榜上有名者,明日一早来府学报道!”

        胡长清大声唤了句,便与众人转身回府。

        旁人纷纷向王宵三人投来羡慕与妒忌的目光,三个全中,不敢说后无古人,至少也前无来者,有童生甚至厚颜来打招呼。

        府学三十人,是地地道道的同科,自然亲近,而童生只能厚着脸攀附,毕竟也是资源,能留着一丝情面,将来应景时,没准儿就是一大助力。

        好不容易应付过去,三人匆匆登车,回了山景园,如今最紧要的,是平复心态,从那种既忐忑又亢奋的状态中,回复平常心。

        因此各回各屋,朱肃与孟宪直接呼呼大睡了,王宵则是以五音读书法,默诵道德经,他对于进入致虚极,守静笃的状态仍抱有期待,只是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临近天亮,王宵早起练剑,因科举的缘故,他只在屋子里练,于方寸之间,腾挪辗转,又不能伤其桌椅,倒是让他的剑法略有小进。

        不觉中,天色放亮,王宵洗漱了一番,与孟宪朱律汇合,吃了早饭,匆匆赶往府学。

        去府学只是领一份院试凭证,至于同窗,你得过了院试才能论同窗,之前是潜在的敌手。

        胡长清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按图册叫名,发放书凭。

        叫到王宵的时候,目中射出善意,带有一丝莫名意味,就好象……是老丈人看女婿的那种感觉。

        王宵心里毛毛的,联系到这老家伙有十个女儿,该不会看中自己了吧?

        “嗯~~”

        胡长清越看越满意。

        身材瘦削,面容清秀,符合传统文人的审美观。

        父亲失踪,扛起重担,足见担当。

        做的一手好文章,诗中平凡见真趣,前途不可限量。

        这三天来,胡长清把王宵的情况摸透了,确有招婿的打算,不过他自己不会提,合适的时候,提点两句,再请个媒人登门。

        好在胡长清什么都没说,把书凭给了王宵。

        “多谢太守!”

        王宵暗吁了口气,接过书凭。

        “尔等虽已入列府学,却莫要懈怠,回去好生准备,莫要耽搁了院试!”

        胡长清挥了挥手。

        “谨遵太守指点!”

        众人纷纷施礼,转身而出。

        出了县学,朱律忍不住呵的一笑“老太守也是谨慎的很哪,本以为他会透露朝廷派了哪位下来主持院试,谁料一字不提!”

        事先知道考官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毕竟考官是人,有自己的偏好,文章都差不多时,就成了决定因素,每每考前有消息灵通之辈,会找来该考官的文章细细拜读,以揣摩风格。

        “哼!”

        孟宪哼了声:“恐怕有些人已经提前得知了!”

        王宵道:“既便如此,如之奈何,与其抱怨不公,不如静下心面对现实,纵然院试被人动了手脚,尚可参加乡试,再退一步说,世界是有鬼神的,至圣先师烛照天下文人士子,谁敢当着至圣先师的面公然舞弊?”

        朱律点头道:“静之兄说的是,世上处处不公,岂能因噎而废食,还有几日工夫,我们断不能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