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猪群

第二十五章 猪群

        工坊里,人人满面红光,洋溢着欢快的气氛,但王宵清楚,根源在于自己,中了案首让人看到了希望,也让人敬畏。

        如果自己考不中秀才,只怕就会有人把织云锦的方法给卖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王宵从不高估人性。

        说到底,只有自己足够强大,身边的人不会背叛,也不敢背叛!

        ‘两个月后的府试,我一定要中!’

        王宵深吸了口气。

        虽说案首必中秀才,却也不是十拿九稳,如果出了意料呢?

        他不相信张家会坐视自己一步步考上去,毕竟张家退婚已经成了吴江的笑话,被贴上了有眼无珠的标签,并且随着自己走的越远,就传播的越广。

        要想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只能打断自己上升的势头,甚至物理消灭。

        在中了案首的那一刻,王宵就清楚,自己与张家再也没了转圜余地,两家中,必须有一家家破人亡。

        不觉中,五日过去。

        这五日里,王宵按步就班的读书,练剑,并且每日抽出工夫去指点织工研制云锦,他虽然没有动手能力,但是有来自于后世的眼力与全套编织方法。

        这日,坊间突然有了传言,说王宵父亲失踪的附近,说有人曾看到一名道人赶着一群羊过路,羊群有些奇怪,不能喝水,不能进食,哪怕又饿又渴,咩咩直叫,那道人都心硬如铁。

        小县城里,没什么新鲜事,很快的,消息传到了王家……

        小青立时现出欲言又止之色。

        “青儿,怎么了?”

        李氏不经意问道。

        “这……”

        小青看了眼十四娘,咬牙道:“我听说过,有一种邪术名为造畜之术,以事先制好的符水喂给人喝下,再配以某种邪恶的手段,可以把人变成牛马猪羊等畜牧,驱赶着自己走,那道人或许便精通此术。”

        “什么?”

        李氏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阵阵发白。

        “娘,您是不是怀疑爹……”

        王宵心里也格登一下。

        “别,别乱说!”

        李氏连忙阻止,可面色却越发煞白,联系到丈夫连人带货莫名其妙失踪,难保不是被妖人下了造畜之术。

        “娘,我去看一看,问问当地的乡民,至少能安心些。”

        王宵刷的站起。

        李氏看了看天色,迟疑道:“都已经下午啦,不如明日一早再去吧。”

        “没事,横竖几十里地,只看一看就回来,我先去换衣服。”

        王宵摆了摆手,径直向内屋走去。

        “等等,我也换身衣服,和你一起去吧。”

        小青也站了起来。

        不片刻,王宵换上了一袭短打劲装,摸了把柴刀别在腰间,小青则是束腰短衫,青色长裤,足踏乌头描金鞋,青帕包头,英姿爽飒。

        李氏看着小青,越看越满意,叮嘱道:“宵儿,要照顾好青儿姑娘啊。”

        王宵暗道了声,还不知道谁照顾谁呢,他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是小青的对手,但还是道:“娘,放心吧,姐姐,我们去了!”

        小青如侠女般,抱了抱拳,便与王宵骑上马,出城而去。

        如王宵这等商贾人家,畜力多用骡子、黄牛,家里的马,也都是驽马,跑不快,不过横竖几十里路,倒也不碍事。

        从吴江到苏州,有一条沿着太湖的小道,寻常人家和商贾多从此处来往,沿途有很多渔庄,从太湖中打出的鱼虾、螺丝、河蚌,以及各种湖鲜,现卖现做,价格实惠,味鲜肉美,很多人都好这一口,宁可绕些路,以致于沿运河的官道,反而走的人少。

        再过了吴淞江,便是苏州府地界。

        王宵父亲失踪的地方,处于太湖和吴淞江的夹角地带,林木茂盛,一条小道穿林而过,府城和县城都曾派过经验丰富的班头前来勘察,却一无所获,如同人间失踪。

        当王宵与小青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

        看着前方那隐隐透出些许绿意的树林,小青提醒道:“自古有逢林莫入的说法,我们小心些,把马栓在道旁吧。”

        “小青姐姐说的是!”

        王宵翻身下马,与小青把马匹拴在树上,任由马儿自行啃草,便往林中走去。

        树林中,带有一股泥土的腥味,但更是隐隐有一种腥骚的味道。

        “不对劲,怎么有股猪瘟味?”

        小青秀眉一拧。

        “哼哧哼哧!”

        “呼噜呼噜!”

        突然有一群大黑猪,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尖啸着冲了过来,足有近三十头。

        这些猪,小眯眼中带着人性化的恐惧和绝望,四蹄纷飞,跑的极快,泥地都被刨出了一个个深坑。

        “咴咴!”

        “咴咴!”

        马儿也受到了惊吓,不安的刨着蹄子。

        “不好,是造畜之术,静之快避!”

        小青面色大变。

        王宵也一瞬间明白了,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自己砍杀这些猪,就等于杀人,再如果被猪群冲死了,只怕会沦为千古笑料。

        好歹毒的手段!

        “小青姐姐,先上树!”

        王宵招呼了声,与小青七手八脚的往一颗粗大的树上爬去。

        猪群如疯了般,疯狂的撞着树,流着眼泪,有的嘴角都撞出了血。

        要知道,一头猪好几百斤重,又丝毫不顾忌自身的撞树,树都被撞的嗤嗤抖动,还隐有内部木质开裂的喀嚓声。

        “快看,那边有个人!”

        小青突然往密林深处一指!

        昏暗的林中,一块青石上,盘坐一名黑衣道人,膝上搁着把法脸,嘴里念念有辞,五指悠忽而动,仿佛在操纵着一根根无形的丝线。

        那道人也是突然抬眼,诡诡一笑,五指剧烈波动起来,树下的数十头肥猪,分散了开,只余七八头在撞树,其余的散布于四周,吭哧吭哧,就等着王宵与小青从树上掉下。

        “你可有对付的法子?”

        小青问道。

        不到万不得己,她不愿出手,这道人一眼就能看出,是正经受过篆的道人,与是否施用邪术无关。

        话说佛道二门源远流长,流传到今世,哪家没点邪术妖法?因此判别是正道还是妖道,就看他有没有受篆。

        凡受篆者,头顶有一丝青气,源于受篆法坛,等于是贴了个身份标志,背后皆有门派支撑,寻常人看不出,但她有妖法,可以看出这道人受过篆,来自于茆山派。

        世人总是把茆山派与茅山派混为一谈,实则不然。

        后者主存思炼气,术法只是手段,而前者讲究以邪治邪,派中各种邪术层不出穷,源于闾山,以三郎为祖师,奉闾山三奶娘娘与净明宗许逊天师。

        她与白娘子混迹于红尘中,就是不愿面对佛道大派。

        而且她也担心吓着王宵。

        不是谁都有一颗很大的心脏能够与一条青蛇生活在一起的。

        她的主要目地还是护着王宵的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