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争案首

第二十章 争案首

        “不好!”

        葫芦僧面色一变,本已压制下去的文气,莫名的壮大起来,以六字大明咒加持舍利的弥勒佛铜像居然镇压不住,并且还有着将佛光掀翻的趋势。

        ‘也罢,让佛爷看看你究竟是哪路神仙!’

        葫芦僧心里一狠,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铜像上!

        佛光又有了暴涨,文气被压了下去,可是紧接着,文气就如被压下的弹簧般,猛的向上跳起,并有万千剑光迸射而出!

        “啊!”

        葫芦僧一声惨叫,浑身被剑气刺的鲜血淋漓,铜像啪的一声,碎成了四瓣。

        因术法被破,葫芦僧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萎靡不振。

        “法师!”

        张文墨一惊,忙上前扶住了葫芦僧。

        葫芦僧摆了摆手,虚弱道:“大意了,对方竟是剑仙之流,此事我帮不了你,立刻给我找一间静室,我要休养数日。”

        “法师,请!”

        张文墨扶着葫芦僧,进了间静室,稍作安置,出来之后,面色阴沉,眼神闪烁不定。

        谁?

        究竟是谁?

        他的脑海中,一遍遍过滤着能与他一较短长的几个名字,却唯独漏了王宵,在他看来,王宵第一轮阅卷的机会都不会有。

        再看向那逐渐消散的文气,不知是否错觉,或者心理预期,他觉得,属于自己的那团文才似乎要大一些,这让他定下心来。

        王家!

        王宵心里满是丰收的喜悦,今日连续攻克了三个穴道,手阳明大肠经全部练成,整条经脉中游走的真气,悉数转化为剑气,锋锐无匹。

        而且经脉在不断的破损与修复中,韧性与宽阔度大增,这是剑经没有提到的现象,毕竟剑经的作者也想不到会有文气这种东西。

        与之同步,文气也大幅增长。

        用一句话形容,是因祸得福,只要能进入致虚极,守静笃的状态,就可以采用更激进的方式去修炼。

        “没事了?”

        十四娘美眸中满是关心之色。

        “嗯,没事了!”

        王宵点了点头。

        小青嘻嘻一笑:“王公子,想不到你竟是一名剑修,十四娘,你这个便宜弟弟捡的太值了,不如索性嫁给他吧,为他生一堆小……孩子!”

        “说什么呢,我是他姐,既然没事我们也回去吧。”

        十四娘俏面一红,转身就走。

        ……

        县学!

        五位考官把五份试卷都浏览了一遍,陆放捋须问道:“诸位,该举何人为案首,速作决定。”

        县丞沉吟道:“从墨义和诗词来看,张文墨与王宵更胜一筹,卑职窃以为,案首可从这二人中定。”

        “可!”

        陆放点头。

        县教谕道:“张文墨幼有文名,乃我吴江的标牌,点他为案首,实属众望所归,而王宵能于三千余人中脱颖而出,亦算了得。”

        这话虽然很残酷,却无比现实,搁现代就是张文墨是富二代,而王宵是个穷吊丝,富二代中案首天经地义,你个穷吊丝能入围,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附议!”

        “附议!”

        “合该张文墨得中案首!”

        县丞与两名教授纷纷赞同。

        陆放老眼微眯,一缕危险的光芒闪过,四人一致点张文墨,明摆着受了张家的好处,而站在他的立场,是抑制张家。

        县令素来有破家县令的说法,这倒不是县令非得与地方豪族作对,而是历代王朝均把拆分豪强作为一以贯之的国策。

        在明朝,县令上任首先要把全县的父老乡绅召来开会,第一句便是:“汝闻谚云破家县令、灭门刺史乎?”

        再从吏部考核来讲,如果治下有豪强坐大,是妥妥的减分项。

        而且张文墨家大业大,点了张文墨为案首,无非锦上添花耳,不会感激他,王宵则不同,家里濒临破产的边缘,点王宵为案首,是雪中送炭的性质,必感激泣零。

        更何况陆放天然同情王宵,他愿意保王宵中案首,在苏州府他使不上力,只有中了案首,才能最大可能的保证王宵中秀才。

        不要以为秀才好中,苏州府有吴县与长洲附郭,辖吴江、昆山、常熟、嘉定四县,另有太仓州与崇明县,每县三十童生,计两百四十童生,这还是应届生,每回科举,都有大量的往届生参加,平均在两到三千之数。

        而南直隶只有一百三十五个秀才名额,府城却是有十八座,金陵府是省城,占十五名额,苏州只占十个。

        等于是两千多童生中取十人,其中还有八个案首,真正留给童生角逐的,只有两个名额!

        差不多千中取一!

        这是院试的最终结果,县试与院试之后,还有一道府试,稍微宽松点,大概是按三比一的比例录取,也就是一个秀才,要由三个童生竞争!

        如果把县试比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府试就是修罗场,真刀真枪的绞杀,府试过后的院试,因三比一的录取比例,相对轻松些!

        目前四人一致举荐张文墨中案首,形势对王宵极其不利,虽然陆放大概率认为四人都受了张家的好处,但是想找出证据并不容易。

        大周三百余年来,行贿受贿也与时俱进。

        大体是,职能官员以亲属家奴开茶叶店或古玩店,你去找他办事,他不会当面收银子,而是暗示你他喝的茶是从哪家买的,或者常去哪家古玩店捡漏,如果你机伶点,就心领神会了,揣着银子去买天价茶叶,或者耗费巨资,买下一个‘古玩’。

        毕竟茶叶古玩无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斟酌再三,陆放决定不玩虚的,直言道:“王宵的文章哪里不如张文墨,四位给本县道个明白,此时离天亮尚早,本县可与汝等一字一句的抠!”

        “这……”

        四人均是眉心微拧,以不带偏见的视角去读,王宵的文章比之张文墨稍微高了一筹,点王宵为案首并无不可,可是张家买了他们家的天价茶叶啊。

        收了钱就要办事,这是规矩。

        略一沉吟,一名教授道:“王宵文章固然是好,可是王家背负巨债,从对地方上的贡献来讲,张家要超过王家,想必吴江百姓也乐见张家更上层楼,更好的造福桑梓。”

        陆放油盐不进,哼道:“朝廷开科取士,取的是人才,我等身为考官,自有为朝廷擢取人才之责,岂可受身外之物干扰?本县只问一句,以王宵之才,这案首当得还是当不得?“

        四人都没想到,好言劝说全做了无用功,心里暗感不快!

        县丞犟着脖子道:“堂尊,张文墨也有中案首之才,我等四人一致认为,点张文墨为案首,比王宵更加合适!”

        “既然如此,就请至圣先师裁决!”

        陆放阴沉着脸道。

        请至圣先师裁决,是把王宵与张文墨的试卷摆放在至圣先师像前,以官印激发出神通,取文气高者为优。

        走到这一步,近乎于翻脸了,但是陆放宁可翻脸,也要点王宵为案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