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履行婚约

第十一章 履行婚约

        “哎,你爹上辈子做的什么孽啊!”

        李氏抹起了眼泪。

        贾荻更是抱着年仅六岁的怜儿,哭的如个泪人似的。

        大厦将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或许李氏是正妻,还能受些尊重,而她作为妾,必然会连女儿一起被债主卖给人伢子,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凄惨的命运。

        十四娘分别挽着李氏和贾荻劝道:“娘,二娘,你们别哭了,爹虽然出了事,但静之足以撑起这个家,他做的很好,我们要相信他。”

        “瞧我,叫小青姑娘看笑话了。”

        李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王宵也道:“娘,从明天开始,孩儿想请二娘去工坊里管着佣工,如今我们家这情况,除了自家人,谁都信不过了。”

        “嗯,少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贾荻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快吃吧,饭菜要凉了!”

        李氏率先捧起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饭后,王宵回了屋子,拿起纸笔,画起织机的草图,与普通织机相比,增加了提花的节构,因为云锦不是绣出来的,而是织出来。

        当初为了复原织机,几十名专家足足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由此可见这种提花织机的复杂性。

        王宵尽力回忆,落笔沙沙,而在十四娘的闺房里,小青嘴里喷出真火,融炼金银,以法力拉成细丝。

        别看她有好几百年的道行,可这是个细致活,对法力的微操非常讲究。

        十四娘在一边看着,美眸带着羡慕,曾经的她,也能做到这一步,如今只余一声叹息,好在王宵带给了她希望,她在等待王宵读书。

        约摸一个多时辰过后,如歌般的读书声响起。

        “咦?”

        小青猛抬头看向了王宵的屋子,不敢置信道:“他居然有文气?”

        “嗯,对我的伤势有些用处。”

        十四娘点了点头。

        小青美眸微闪!

        书生为何会受女鬼妖怪欢迎?

        因为文气!

        文气来自于心灵,是儒家仁义礼智信的外在表现,也是人性中正义的一面,对于妖鬼来说,沾染文气可以使她们摆脱兽性,越发的人性化!

        诵读声约摸持续了一个时辰才止住,小青笑道:“你倒是捡了个好弟弟。”

        出乎意料,十四娘居然有些不自在,俏面微不可察的红了红。

        小青是什么眼神,不禁嘻嘻一笑,正待探入挖掘时,十四娘已伸了个懒腰,嘟囔道:“我和你不能比,我现在就是个废人,奔波了大半日,早就撑不住啦,我先睡了,小青姐姐你继续。”

        说着,匆匆回了里层。

        小青眼里,闪现出一抹如好奇宝宝般的求知光芒。

        ……

        一早起来,王宵继续练剑,商阳穴中的剑气已经温养完毕,在文气的辅助下,开始修炼合谷穴中的剑气。

        丝丝缕缕微弱的真气流动,随着剑招,一点一滴的壮大,流淌于合谷穴中,凝聚成剑气。

        王宵能真切感受到,这是一个生命本质逐渐提升的过程,自己正在变强,虽然只有两个穴道,也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

        待得火候尽了,他立刻以食指向砖墙点去!

        “啵!”的一声轻响!

        指尖似隐有剑光一闪,青砖墙面被点入寸许,食指深陷其中!

        ‘哈,好爽!’

        王宵就觉身心畅快,随即猛的转身,正见十四娘与小青并立在墙角,十四娘依然一袭白衣,小青则是以青帕包头,一袭青衣,窈窕的身姿中,带着灵秀之气,眸光里,满是考究。

        “呵呵,该用早膳了吧?”

        王宵主动笑着问道。

        “嗯~~”

        十四娘点头道:“就等你了,小青姐姐昨晚帮你炼了金丝银线,二娘也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和你去工坊。”

        “多谢小青姐姐,我去换个衣服就来!”

        王宵拱了拱手,匆匆回屋,擦把脸,换了身衣服,便与二女离去。

        很快的,一顿丰盛的早餐用毕,王宵带着小青、十四娘与贾荻去往工坊。

        因县城内寸土寸金,工坊位于城外,濒临太湖,眼下正是荸荠的收获季节,沿湖浅滩,农民们从泥水中挖出一簇簇的根茎,虽然辛苦,面孔却带有丰收的喜悦。

        荸荠不算粮食,不交税,却是江南富户王候盘中的珍肴,可以卖个好价钱。

        湖里,渔舟也穿梭不歇,一尾尾鲜鲜活虾在仓中跳跃。

        不过王家的工坊,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原先工坊里有管事,执事加织工有近两百人,此时的工坊已经停工了,只余数十人,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少爷来啦!”

        一名老者起身相迎,正是工坊的管事,叫吴春,跟着王宵的父亲有近十年了,算是信得过的老人。

        “吴伯不必客气!”

        王宵摆摆手道:“吴伯能否找几个人把雇工都叫来,我筹了些银子,发给大家,虽然不多,却也尽些人事,另有事情要和大家宣布,吴伯放心,是好事,成了咱们的工坊就有救了。”

        “哦?”

        吴伯眼里希翼之色一闪,忙分派了几个人手,把人叫回来。

        “吴伯,我接了份宫里的差使,织一种叫做云锦的丝稠,两个月内,必须交出样货,大家都来看一下……”

        王宵招呼了几个技术骨干,摊开织机的图纸,详细讲解起来。

        “怎么样?有疑问尽可以提。”

        王宵又问道。

        “这……”

        吴伯迟疑道:“这种织丝方法确是闻所未闻,如能织出来,怕是一两锦缎可值一两黄金,首先要改进织机,老朽会想办法,而且耗材所费甚巨,如今坊里这样子,哪里再能筹得生丝金银线?”

        王宵微微笑道:“黄公公已经提供了一些原材料,吴伯不必担心,现在咱们要做的是改造织机,织机做好了,才能谈下一步。”

        织机是会经常损坏的,工坊里专门维修的工人,王宵带着这部分人,开始改造织机,贾荻则被安排做账,有小青教她。

        约摸正午时分,工人们陆陆续续来了,王宵给每人发了五钱银子。

        确实是不多,不过省吃俭用也能撑一段时间,王宵又透露了宫里定制云锦的好消息,极大的提振的情绪。

        不觉中,两个时辰过去,王宵看了看天色,便道:“我该去张家了,傍晚你们自行回家便是。”

        十四娘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我是去提亲,姐姐出面不方便!”

        王宵挥了挥手,走出工坊,于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张家,伸手叩响门环。

        “是你?你又来做什么?”

        门上的小窗打开了,探出门房那花白的脑袋,顿时眼神一缩,满面不悦。

        是的,他认为王宵是来打秋风的。

        王宵笑咪咪道:“请问伯父可在家,我是来请伯父履行婚约,将灵儿妹妹嫁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