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云锦

第十章 云锦

        “哎唷唷,王公子,别,别,咱家这老身子骨可担待不起!”

        黄公公连连摆着手,并向许仙叫苦道:“许大夫,咱家不是不给你面子,可这是五万两银子的窟窿,    若是几百两,咱家自己反手就把帐给平了,何至于为难一个后生?

        可咱家也是吃粮办差,上面每年都要查帐,尤其是这两年风声紧,宫里都没人敢伸手了,再说还有几个月,便是太后娘娘的生辰,宫里指着要他王家的这批货呢,谁不知道,苏州地界上,他王家丝绸织的好?这事,咱家是真的帮不上忙喽。”

        许仙心知黄公公说的都是实情,为难的很。

        王宵却是眼前一亮道:“请问公公,下次查帐要到什么时候?”

        “什么?你想让咱家给你把盖子捂着?这事咱家可做不来啊!”

        黄公公眼神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太监都贼精贼精,王宵没脱裤子,就知道放什么味道的屁。

        王宵道:“实不相瞒,父亲在未出事之前,家里已经在研制一种新型锦缎,以提花工艺掺杂金银线织就,取名云锦,    织出后,如花团锦簇,又如云霞奔涌,格调高雅,美不胜收,晚辈想请公公宽限些时日,将云锦织出,作为向太后娘娘寿辰的献礼……”

        这个时代,织锦的最高工艺是蜀锦,没有云锦,而前世,王宵的导师曾参与了对云锦的抢救性发掘,掌握着第一手资料,回头教给自己的学生,并由此引发了与南京方面的一系列纠纷。

        但王宵的导师也是有知识产权的,国家对民间文化遗产的态度也较为开放,提倡遍地开花,最终不了了之。

        虽然王宵只是泛泛听过,没几个月就全忘了,不过得益于死而复生,前世的一切记忆都无比清晰。

        如今他的手头,正有织云锦的全套工艺包括织机改装,刚好家里也是织丝绸的,他有信心在一两个月内织出云锦。

        当然,要想织出前世的美仑美焕效果没几年工夫做不到,却是可以先从简单的纹样织起,再逐步改进。

        “哦?”

        王宵把云锦吹成了花,黄公公大为心动,惊疑不定道:“真有你说的这样好?”

        王宵正色道:“我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道我还敢蒙骗公公?请公公给我两个月时间,届时我拿样锦给公公看,公公若是不满意,任由处置。”

        许仙从旁道:“王家历来信誉还算不错,公公不妨给他个机会。”

        黄公公面色数变,站了起来,负手踱步,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不过王宵看出,黄公公动心了。

        对于太监来说,伺候好主子是第一要务,如果华美的云锦能让太后满意,比做什么都强,说不定还能调回京城,进司礼监任职。

        王宵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于以云锦作为筹码,和黄公公谈条件。

        说句非常现实的话,太后穿上由云锦制成的礼服,哪怕只是赞了句很不错,黄公公的地位立将发生改变。

        “也罢,咱家给许大夫个面子,就信你一回,说好两个月,你可别让咱家难做人,此事若办妥了,你家那批货咱家做主,为你押到年底。”

        果然,黄公公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王宵却为难道:“我家现在家徒四壁,每日都有债主上门催逼,公公不妨好人做到底,再借我些生丝和金银,年底一并归还。”

        “你……你这小子!”

        黄公公给气笑了,连点头道:“好啊,连咱家都讹上了,罢了罢了,看在与你父的交情上,咱家自己掏腰包,借你两百斤生丝,一斤黄金,五斤白银可够?”

        “多谢公公!”

        王宵大喜施礼。

        黄公公如赶人般的挥手道:“快点去库房领了东西走人,咱家是上辈子欠你的哟!”

        “请公公等我的好消息!”

        王宵再施一礼,与许仙离去。

        ……

        领了生丝和金银,回到保安堂时,已是正午了。

        “相公回来了,王公子此行可顺利?”

        白娘子一边算着帐,一边不经意问道。

        “尚算顺利……”

        许仙看了眼王宵,把情形道出。

        当听到王宵作了首夜泊寒山时,三女眸中都有讶色,这个时代,读书人还是很受欢迎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女鬼狐妖去勾引书生。

        再听到王宵向黄太监承诺两个月内织出云锦,十四娘忍不住了,问道:“静之,家里哪里有织云锦的技艺,无非是丝绸织的精致点,你答应了黄太监,两个月内交不出货,该如何是好?”

        王宵微微笑道:“姐姐不用担心,神仙教了我织云锦之术,唯一的困难就是把金银融成丝线,非得有经验的老银匠不可,这等人恐怕不好请。”

        白娘子沉吟道:“小青,你随王公子回吴江,暂时帮衬一阵子吧。”

        “也行!”

        小青是活泼的性子,整天被拘束在药铺里挺不自在,而且她感觉自己仿佛是多出来的,于是爽快的应下。

        王宵喜道:“那就有劳青青姐姐了。”

        小青有法力,把金银拉成丝线不成问题。

        “先用膳吧,吃过你們就走!”

        白娘子把许仙留在外面,招呼着几人步入后堂。

        ……

        “娘,这位是小青姐姐,是白娘子的妹妹,过来我们家里帮忙的。”

        回到家里,王宵向母亲介绍小青。

        “伯母好!”

        小青盈盈施礼。

        “哎唷,这姑娘真俊!”

        李氏如看儿媳般看,拉着小青的手,满意的直点头。

        十四娘憋着坏笑,小青一脸无奈。

        “好啦,娘,小青姐姐赶了大半天的路,和十四娘姐姐都累坏了,先让她们洗漱下吧,吃过饭孩儿有话要说。”

        王宵连忙劝开。

        李氏这才放开了小青,小青被十四娘拽入了房中,稍稍梳洗了下,就出来用膳,王宵吃饭时把情况道出,然后问道:“娘,我们的工坊怎样了?”

        “哎~~”

        李氏叹了口气:“还欠着工人的工钱呢,要不然走的怕是连一半都不剩了。”

        “娘,现在家里到底还有多少银子?”

        王宵又问道。

        李氏苦涩道:“连你拿回来的一百两在内,还有不到三百两,娘这里有些首饰,要不然偷偷当了吧。”

        寻常五口之家,几十两银子就能一年过的非常好,但王家家大业大,还要撑着架子不能倒,两百来两银子,最多只能使半个月。

        王宵剑眉一拧,便道:“首饰不能当,吴江又不是什么大城,我们去了当铺,没几天就能传到债主那里,现在最紧要的,是把架子撑着,工坊那里……娘你给我一百两碎银,明天孩儿去一趟,好歹发一些安抚人心。

        余下的银子……张家想退婚,总要出点血,绝不能让他们家轻轻松松就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