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寒山寺

第八章 寒山寺

        药铺内,热火朝天,许仙索性支派王宵抓药,虽然王宵没有接触过药材,但是他修出了文气,头脑异常灵敏,几乎过目不忘,很快就上了手,    让许仙啧啧称奇。

        后堂!

        白娘子上下打量着十四娘,问道:“你是辛家的小狐狸吧?”

        “嗯!”

        十四娘点了点头,她对白娘子有些畏惧,毕竟间妖兽的世界,和人类不一样,以实力为尊,如今她的修为尽失,白娘子一根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

        更何况边上还有个小青。

        白娘子又问道:“你的道基怎么毁了?”

        十四娘沉默半晌,才道:“是被仇家所伤,爹娘与几个姐妹皆已遭了不幸,幸得静之的爹过路,将我救了下来,带回吴江。”

        白娘子沉吟道:“王宵的爹,连人带货失踪,是否与此事有关?”

        十四娘摇摇头道:“此事蹊跷的很,我正在暗中调查,尚无头绪,静之怀疑是五通神作的祟,可是没人知晓五通神的老巢,    姐姐可知道?”

        “我也不知,    会帮你留意着。”

        白娘子不置可否,    拉起十四娘的手道:“你的伤势给我看看。”

        “嗯!”

        十四娘点了点头,    她来苏州,一方面是想蹭王宵的文气,另一方面,就是想让白娘子给自己疗伤。

        白娘子输入一股妖气探查,秀眉渐紧,许久,叹了口气道:“你的丹田中,带有尸气,应是被厉鬼所伤,请恕我才学浅薄,无能为力,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师承黎山老母,那是真正的仙人,想必能医好你,只是老母行踪不定,暂时我也找不到她,总之一有消息,就会告之妹妹。”

        “多谢姐姐!”

        十四娘施了一礼,并未把王宵的文气能助自己疗伤道出。

        接下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聊起了女儿家的私房话,外面的病人也渐渐少了,许仙唤道:“娘子,静之要去寒山寺还愿,我陪他去一趟。”

        白娘子从里屋步出,迟疑道:“现在已经是下午,到寒山寺天也晚了,何必这样着急?”

        许仙道:“静之明日还要去织造局,黄公公也不知晓是什么态度,时间紧的很,大不了咱們夜宿寺中,恰可聆听佛音禅唱。”

        白娘子看向王宵。

        白娘子美的有种不真实感,与十四娘皆是身着白衣,两女并肩站立,堪称一时喻亮,不过他可不敢造次,中规中矩道:“姐姐就拜托给夫人了。”

        白娘子回头道:“妹妹可暂住一宿,明日再回吴江罢。”

        “那就打扰啦!”

        十四娘微微一笑。

        许仙收拾了下,与王宵离去。

        寒山寺位于枫桥边上,阖门外十里道旁,而枫桥是一座圆形的石拱桥,横跨十米宽的上塘河。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张继的枫桥夜泊,寒山寺并无出奇之处,只是天下万千佛寺中的一座,又由于苏州人烟稠密,不比深山古刹,规模并不大。

        这个世界的寒山寺,正是如此,方圆数亩,几十名僧人,香客寥寥,略有些破败。

        当王宵与许仙赶到时,已是傍晚,大雄宝殿沐浴在夕阳中,暮鼓一声声的敲响,僧众齐集于大雄宝殿,作着晚课。

        二人径直入寺,无人阻拦,一路走过山门殿,天王殿,于大雄宝殿外静候,聆听禅唱,仿佛凡俗间的喧嚣渐渐远离,心灵受了洗礼。

        待得禅唱声止,许仙不由道:“苏州烟火气息太浓,却难得有如寒山寺这般的僻静之处,我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过来听听经,可惜娘子从不愿来。”

        王宵暗道她敢来么,就如十四娘也不敢来,不过仍是附和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寒山,唯崇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笑迎名利客,往来皆有缘,寒山寺确是一佛门胜地啊。”

        许仙浑身一震,再看周围的景色,恍惚间不同了,似是蒙上了一层佛光。

        “阿弥陀佛~~”

        一声苍老的佛号喧起,一名身着灰袍,白须白发的老僧单手合什,从殿内步出,身边还有个青袍中年人,面容清矍,三缕黑须,不怒自威,正好奇的打量着王宵。

        “小子见过广明禅师。”

        许仙忙施礼。

        王宵也深深一躬,抱拳道:“晚辈多谢禅师救命之恩。”

        广明禅师摆了摆手:“王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贫僧只是尽人事罢了。”

        王宵由衷道:“禅师慈悲为怀,令晚辈钦佩!”

        那中年人突然道:“听你先前所言,词藻华美,对仗工整,算有几分才学,又自喻品性高洁,想你小小年纪,历世未深,若将酒色财气摆你面前,你可敢保证经得起引诱,你又做过什么事,敢如此自夸?”

        王宵不亢不卑道:“这位先生怕是误会了,晚辈虽涉世不深,却也心慕高洁之士,广明禅师以耋耄之龄,奔波数十里,往吴江救我一命,今日又于闹市中见宁静,心有所感,故有所发,至于先生的质问,我没法回答,但我会时刻以此警醒自己。”

        “嗯~~”

        中年人目中射出奇光,捋须点了点头。

        广明禅师道:“天色已晚,王公子可于寺内用素斋,若不急于赶路,亦可于客舍留宿。”

        “多谢禅师了!”

        王宵拱了拱手。

        “阿弥陀佛~~”

        广明禅师喧了声佛号,与中年人离去。

        王宵则与许仙去大雄宝殿拜了佛祖,就被小沙弥领去客舍。

        寒山寺并不阔绰,客舍也简单,却胜在干净,棉被残留着阳光的气味,王宵翻看了一番,不经意问道:“刚刚那人气度不凡,许兄可知是谁?”

        现实中的许仙,可不是电视上那蔫蔫的样子,其实也正常,古代的名医极其难得,关键时候是能救命的,只要不是性子邪乎或者为人格外恶劣,往往都是豪门大户的座上客。

        譬如李时珍!

        李时珍为什么能编写《本草纲目》?

        现代写书,很容易,各种资料可以轻松获取,但在古代著书,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撑难以办到,尤其是《本草纲目》近两百万字,收药一千八百余种,附图一千一百多幅,附方过万,这几乎就是医药界的《永乐大典》!

        仅凭李时珍一人之力,难如登天,其背后有数不尽的大户出钱出力,由此可见李时珍的人脉。

        许仙也同样如此,在苏州城凭着行医,交游广阔。

        许仙讶道:“这是你们吴江的父母官啊,素重文学,与广明禅师乃多年好友,今次是巧了,想必是要与广明禅师连夜论禅啦。”

        “哦?”

        王宵眼神微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