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穿入聊斋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反其道而行

第五章 反其道而行

        马车渐渐驶离张府,十四娘突然问道:“静之为何要收他的银子?”

        王宵沉吟道:“姐姐想必也能看出,我与张家的婚事已断无可能,但是由谁退婚是个问题,若我们家向张家退婚,外人会怎么看?

        多半会认为我家无力承办婚礼,只怕那些债主又要上门了,而张家退婚则不然,是落井下石,以大欺小,反能为我们家搏来同情,所以我收他的银子,是示之以弱。

        想必接下来,张家会不择手段逼我退婚,但是婚约是两家长辈定下,岂容他说退就退,我偏偏反其道而行,明日我去苏州,答谢许大夫和寒山寺高僧,再跑一趟织造局,回来便去张家堵门,要求履约完婚,理在我们这边,我不要脸,他能不要脸?不怕他不服软,说不定为急于退婚,还能补偿些银子。

        毕竟姻亲姻亲,通两姓之好,结百年之交,我们家欠了五万两银子的巨债,再有织造局的货未能交付,实际上是十万两银子,若是成了亲,他不为我家分忧解难,就不怕被乡里乡亲戳脊梁骨,指着鼻子骂?”

        十四娘眸光一亮!

        真的,自这个弟弟苏醒以来,带给了她太多的惊喜,隐约让她看到了摆脱困境的希望,不过还是叹了口气道:“静之所言甚是,只是苦了你啦,未及弱冠,便要承担天大的担子,要不……我索性嫁给张文才算了,只要他能为家里填上窟窿。”

        “不可!”

        王宵面色微变,急切之下,一把抓住十四娘那柔软的手,不悦道:“张文才已有了妻,姐姐嫁过去,只能做妾,我王家虽落难,也不能任由姐姐给人做妾。

        更何况张文才贪花好色,是窑子里的常客,这等人,连给姐姐提鞋都不配,姐姐放心,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一切有我!”

        “快放手!”

        十四娘却是俏面一红!

        “对不住,是我冒犯了!”

        王宵讪讪的把手松开,心里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十四娘也以眼角余光,暗暗瞥着王宵。

        车厢里,异香渐浓,却又弥漫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

        不觉中,卢秀才的家到了,王宵忙道:“姐姐在车里坐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嗯!带些银子!”

        十四娘点了点头。

        王宵抓了二两银子,下车整了整衣衫,叩响门板。

        秀才是士的最低等级,基本上衣食无忧,也很难大富大贵,卢秀才家,院子墙皮剥落,门板处处斑驳,台阶的石缝里,蚂蚁进进出出,显然日子不宽裕。

        “吱呀!”

        薄木板门打了开来,一名年近四旬的妇人探头望了望,问道:“是谁家的公子,来我们家有何事情?”

        这妇人荆钗布裙,手指粗砺,因元月天气还很寒冷,手背有明显的冻疮,也侧证了卢秀才的家境不是太好。

        王宵拱手道:“家父王经纶,学生王宵冒味拜见卢先生。”

        妇人了然道:“相公正在家里,公子进来吧!”

        “有劳夫人!”

        王宵客气了句,随妇人入内。

        堂屋里,端坐一名中年人,捧着一本杂记,胡须略有斑白,面色沉暮,眼袋浮肿,见着王宵,放下书,叹道:“我与你父也算旧识,想不到出了这等事,经纶兄可有消息了?”

        王宵拱手道:“让先生操心了,家父尚无音讯。”

        “哎~~”

        卢秀才摇了摇头,并未多说,直接问道:“贤侄此来是为何事?”

        王宵道:“我欲参加春闱,请先生为我廪保。”

        “哦?”

        卢秀才打量着王宵,虽然王宵容颜俊秀,气度不凡,但他对王宵的情况也略知一二,几年前就忙于家里的生意,疏了苦读诗书,一点都不看好。

        而且吴江是什么地方?当年他考童生,连考三次,才侥幸过关,考中秀才时,已年近三旬,精疲力惫,实在没心力去考举人了。

        在他眼里,自己十年寒窗苦读,尚且如此,王宵临时抱佛脚,又能考出什么?

        不过他犯不着打击人,最多落榜便是,而且做保按例收二两银子,每到考季,县里的秀才都能小发一笔,少则十来两,多则数百两,这钱不赚白不赚。

        于是略一点头:“可以!”

        随即挥笔写了张保结,递给王宵。

        “先生费心了!”

        王宵接过保结,取出二两银子,奉在了案头。

        卢秀才淡淡看了眼,并不说话,读书人讲究清高,虽然收了银子,但还是要表现出视钱财如粪土的气概。

        “若无他事,学生就告辞了。”

        王宵拱了拱手,就要离去。

        “你且稍等!”

        卢秀才却唤住王宵,进了里屋,不片刻,捧出一叠书册道:“这是我历次考童生试和府试院试整理出的些许心得,还有些随手写的札记,你可拿去看一看。”

        “哦?”

        王宵心神微震,别看卢秀才没什么过人的天资,但他毕竟是现代人,研究的也是明清科举,对异时空的科举不甚了解,而卢秀才给的,正是最基础的知识,也是他所欠缺的部分,或能让他更好的融入这个时代。

        “先生大恩,学生没齿难忘!”

        王宵极为正式的深深一躬!

        “我与你父好歹相识一场,能帮的只有这些了,去罢!”

        卢秀才微笑点了点头。

        王宵再施一礼,捧着书册离去。

        出了卢家,王宵又找了四户身家清白的街坊为自己做保,别人都同情他家的遭遇,倒也没刁难他,爽快的出具了保书。

        傍晚时分,王宵与十四娘回了家。

        “宵儿,怎样了?”

        李氏迫不及待的问道。

        “怕是婚事保不住了……”

        王宵把情况捡能说的道出。

        “哎~~”

        李氏叹了口气道:“张树铮与你爹也算是至交,当年酒后,为你和灵儿订了亲事,我们家与织造局黄太监关系不错,没少帮他,否则苏州那么多做茶的,凭什么他家能脱颖而出?却不料……果然是墙倒众人推啊,算了,不说了,先用膳罢。”

        “娘先把银子收好。”

        王宵把得自张家的一百两银子取出。

        李氏心情复杂,她清楚对于张家来说,一百两银子如打发乞丐,怕是爱儿没少受辱,可家里确实是山穷水尽,又要维持体面,不拿不行。

        家里究竟剩多少银子,外人虽不清楚,却可以通过采买推断,如果尽去买些倒箩菜,舍不得买鸡鸭鱼肉,没两天就能被人看出虚实。

        只怕要债的又要上门了。

        难啊!

        最终,李氏接过银子,收入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