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科幻小说 - 段誉修仙传在线阅读 - 第140章 明教、丐帮、少林

第140章 明教、丐帮、少林

        第141章明教丐帮少林

        韦长风此人,段誉也是听灵鹫宫的人提起过。

        灵鹫宫两个宫主,琴心和青月,每隔十年都会去桃花岛拜见王语嫣。

        上次便提到了西域武林的各种势力。

        西域武林有灵鹫宫,白驼山,天山派,金刚门,西域少林,明教等诸多门派。

        西域少林是苦慧禅师所建。

        金刚门也是源自少林,由火工头陀所创。

        近年这两派皆受到明教打压。

        但因灵鹫宫的存在,明教不敢放肆扩张。

        只因明教想要东进,处处受到灵鹫宫打压。

        灵鹫宫的宗旨就是护道,阻止一切化外门派进入中原。

        明教这个门派,从天龙时代就开始活跃。

        黄裳奉命征讨明教,杀得明教损失惨重。

        百年来,他们一直积攒力量,蠢蠢欲动。

        明教上任教主张三枪,理宗绍定年间偷偷在江西、广东一带宣扬教义,发展教众,起事反对大宋朝廷。

        往上一任的教主余五婆,于绍兴年间在衢州起事。

        再往上一任的教主王宗石,在信州起事。

        总而言之,明教这帮人就没闲着,一心对抗大宋。

        丐帮协助朝廷守襄阳,在他们看来,这是相当于与大宋朝廷同流合污!

        于是丐帮成了明教的目标。

        明教也想借此机会,堂堂正正的带着西域总坛人马进入中原。

        提到韦长风,段誉忽然想到了倚天中的青翼蝠王韦一笑。

        那厮也是轻功高明,莫不是两者大有渊源?

        韦一笑的轻功在倚天一书中可谓是无人能比,这种卓绝的轻功不是用功就能练得出的,多半出自于天赋。

        “明教?!”

        杨过不由脱口而出,他不禁想起了十年前的一桩事。

        当时义父欧阳锋缠着自己,希望自己出面与师父说情,放他回白驼山庄。

        四十年前,欧阳锋、欧阳克父子来到中原。

        自此就没回去过。

        白驼山庄内失去了主心骨,被西域武林势力一步步蚕食。

        白驼山庄地处丝绸之路上的一处绿洲。

        往来商贩皆会经过,收入可观。

        明教一向以反对朝廷为宗旨,自是需要这个据点。

        于是侵占了白驼山庄。

        欧阳锋回去,就是为了找场子,重振白驼山威名!

        “也不知道义父他老人家怎么样了。”

        杨过有些担忧。

        明教行事诡秘,派外之人很难知道他们的消息。

        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局势,颇难处理。

        “如今鲁叔叔死了,丐帮群龙无首。”

        郭襄看向段誉:“母亲的意思是,让杨大哥当丐帮帮主,不知师公意下如何?”

        自家人,先通个气,这很正常。

        尤其是黄蓉这种鬼心眼。

        但凡有什么好东西,尽喜欢往家里搞。

        第二次华山论剑时,她为了自己的靖哥哥当天下第一,恨不得打断自己亲爹黄药师的腿,绑了自己师父洪七公的双手。

        眼下,郭靖常年身处抗蒙第一线,抽不开身。

        丐帮中又没武功卓绝者。

        若靠那群乞丐,想报仇是不指望了。

        于是黄蓉想到了神雕侠杨过。

        前些年,杨过和郭芙回襄阳省亲,曾与郭靖交手切磋,全程压着老丈人打。

        黄药师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也要伸手。

        结果二打一,杨过不落下风。

        要不是看在两位长辈的面子上,他天雷神掌一掌一个将二老拍倒,尝尝触电的感觉。

        “让过儿当丐帮帮主,也不是不行。”

        段誉端起青瓷茶盏,喝了一小口,看向杨过:“过儿你意下如何?”

        他知杨过喜好自由,不喜欢被束缚。

        杨过不暇思索,当即拜倒:“弟子全凭师父安排!”

        若是原著中,杨过是肯定不当丐帮帮主的,原因很多。

        除了习惯自由,不愿被束缚,还有就是绝情谷十六年之约。

        杨过唯一的念想就是和小龙女团聚,对其它事情,都没有多大兴趣,哪有空去做丐帮帮主。

        其三,杨过心中的反抗执念和对古墓派的感情,自然不会轻易加入其它势力。

        但如今不一样了,小龙女是他师娘,没有半分男女感情掺杂其中。

        如今杨过是郭靖黄蓉的女婿,有个青梅竹马的漂亮老婆,还有个牛逼轰轰的师父。

        他生活过得十分舒坦,妥妥的人生赢家。

        一个字:闲!

        太闲了!

        必须找点事做做!

        现在丐帮鲁帮主这个好兄弟被杀,岳父岳母心中焦急,急需帮助。

        芙妹一个劲的相求,昨晚在床上嘴皮子都磨破了。

        所以杨过下了决心,只要师父没意见,这帮主之位,自己当定了!

        毕竟师父曾经也当过丐帮帮主,虽然那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了。

        看穿了他的心思,段誉点点头:“既如此,过儿你便去一趟襄阳,与你岳母好好聊聊。”

        黄蓉这个帮主乍看上去,似无建树。

        在她手中,丐帮已有江河日下之势。

        段誉却知道,她是接了个烂摊子,是代师受过。

        她能做到这般地步,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

        洪七公做丐帮帮主时,品德与武功皆是如日中天,光芒万丈,丐帮弟子无不归心。

        看似一片兴盛,只是他无甚掌管之才,为丐帮埋下了种种隐患。

        像净污之争,便是洪七公这个帮主之过。

        但洪七公最大的败笔,却是舍郭靖不用,立黄蓉为帮主。

        如今的时代,一帮之主犹如一国之君,兴衰系于一身,须当慎之又慎。

        而洪七公竟立一位十六岁少女为丐帮的帮主。

        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时代,段誉虽佩服他的勇气,却也要笑他的儿戏。

        这件事,当时连东邪黄药师都认为太离谱。

        所以黄蓉赴任时,丐帮上上下下都不服她,认为这事太荒唐。

        郭靖曾当过征西大元帅,又怎能做不得丐帮的帮主?

        其品格与武功,足可为丐帮的精神领袖。

        况且有黄蓉的辅佐,更是如虎添翼,百年前丐帮的盛况唾手可得!

        只可惜洪七公一念之差,落得如此局面。

        如今看来,让杨过接手丐帮,确实是不二的人选。

        武功这一块,黄蓉也是清楚的。

        更何况杨过还有个仙人师父,在江湖中的名望如日中天。

        “师父,徒儿还有一事禀告。”

        说完了丐帮之事,杨过又道:“少林对外宣布,即将开寺,少林派正式重出武林!”

        当年少林就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与丐帮一道领导武林各派。

        如今封寺百余年,终究是忍不住了。

        如今少林邀请武林各派,前往少室山一叙。

        说白了,就是要显摆一下少林的武功有多牛逼,震慑一下群雄。

        更多的是,作出无声的抗议:凭什么在华山论剑?

        以往都是在少室山的!

        “少林下帖子邀请了是吧。”

        段誉站起身来,呵呵一笑:“过儿,你去襄阳处理一下丐帮一事,让为师亲自去一趟少林!”

        “师公,我也要去!”

        郭襄一下子跳了起来。

        郭芙虚打她一下,道:“襄儿,你一个姑娘家的,别整天到处乱跑!”

        郭襄小脸皱了皱,道:“大姐,我都好久没出来了,也好久没和师公一起玩了。”

        说着,拽着段誉的手臂,腻着声音道:“师公,带襄儿一起嘛!”

        郭芙叹道:“你这丫头,真没规矩,快别说了。”

        “二姐,咱们还得一起回襄阳向爹娘复命。”郭破虏在一旁嗡声道,很没存在感。

        郭襄瞪了他一眼,脆声道:“你和杨大哥一起回去不就好了,我要师公带我飞!”

        说着,又腻声缠来,开始软语央求,小手摇着段誉的胳膊,做楚楚可怜状。

        段誉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好好!师公带着襄儿一起飞!”

        郭襄捂嘴轻笑,一阵开心。

        就见眼前忽然一花。

        段誉轻揽郭襄腰肢,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处。

        两人的身影在空中飞速掠过,很快到达少室山。

        少林寺山门前,一座巨大的石碑矗立在右首,正是李世民碑。

        少林十八棍僧助李世民打天下,自此少林尊宠无比,一直是皇家寺院,此碑即述此事。

        几棵松柏森然参天,虽在冬季,依然青青郁郁,给少林增添几分庄严祥和。

        此时,少室山间的林间小径上,一身着灰色僧袍的中年僧人正挑水往上走。

        一路上,他步履缓缓,却透着轻松。

        走近一看,这僧人浑身竟被拇指粗的铁链缠绕。

        肩上挑着的两只水桶也是由铁制成,黝黑中透着光泽。

        但在这中年僧人肩上,却显得轻盈若无物,显然他的内力极为深厚。

        “不知大师法号?”

        郭襄上前一礼,眼睛盯着和尚身上所缠之铁链,煞是好奇。

        中年和尚只是单掌问讯,轻轻点头,以微笑回应,面泛歉意。

        但脚下步履加快,想要避过他们。

        “师公,这大和尚好生怪异,莫不是修了闭口禅?”

        郭襄如水的目光也自远处收回,撅了撅樱桃小口。

        “让师公来问吧。”

        段誉面泛微笑,目光温润,扬声问道:“这位大和尚,莫不是法号觉远?”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语气中却透着肯定。

        觉远停下步履,转身朝二人点了点头,脸上泛着微笑,也有几分惊奇之色。

        心下暗自思忖:自己一直身处少林藏经阁中,三十年足不出寺,怎会有世俗中人识得自己?

        只是他不敢违背戒律院的禁言律,无法开口回答。

        觉远随即单掌一礼,歉然一笑,便继续沿着山径往下走去。

        僧袍吹得飘飘拂动,他步履从容,似重却轻,他脚上的铁链被灰布缠于腿上,并未发出声响。

        “师公,这觉远大师确实功力不俗呢,只不过他为何不说话?莫非是哑巴?”

        郭襄靠近段誉,脆声问道。

        段誉摇头一笑:“看他身上戴着索链,还要亲身做那些入门弟子的挑水粗活,怕是受到戒律堂的处罚了吧?”

        正如他所言,觉远司职少林藏经阁守护,因失职之过,方才受此处罚。

        据觉远大师自己爆料,他看守的藏经阁中,有经书被人翻看过。

        却不知是谁,但他肯定不是本寺中人。

        堂堂少林寺的藏经阁重地,居然被人偷偷潜入,看了经书,这还得了?

        少林一众僧人组队摸黑守株待兔。

        结果愣是熬了两个月的夜,却并未发现有贼人再来。

        觉远也不知作何解释。

        无论经书有没有被人看过,这都不重要了。

        大家这么多天白熬了?

        戒律院开始处罚觉远,给他上锁,上铁桶!

        直到挑完一千零八百捅水!

        其实潜入少林看经的人,正是段誉。

        此前他闲来无事,来少林寺寻找楞伽经中的《九阳真经》。

        看了一夜却没有拿走。

        他过目不忘,扫一眼便记得了。

        段誉心下却有些猜测,不知觉远所受之处罚,是否与自己翻看《楞伽经》有关。

        若真如此,倒有些对不住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将思绪驱除,对郭襄道:“少林寺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