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科幻小说 - 时光尽头的我们在线阅读 - (九)

(九)

        回程的路上,姚瑶大概是累了,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发出轻微的呼吸声。柳芷溪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搭在姚瑶身上,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些,苏淮破天荒地借给她一个肩膀。柳芷溪看见姚瑶悄悄睁开眼睛,勾着嘴角坏笑着,她心领神会,回了一个心知肚明的微笑。

        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学校,今日食堂供应的晚餐很丰富,有煎牛扒、水果沙拉。柳芷溪有了上次在泰国时的底子,再经过苏淮的耐心指点,她很快就把刀叉使用得有模有样了。姚瑶皱着眉头在一旁,似乎在思忖着什么问题。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片宁静,苏淮划开来电界面,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少有的哭腔。电话结束后,柳芷溪关切地询问他详情,他面如死灰,无奈地摇着头“我奶奶,她,她病危了。我得马上回去一趟。”

        说完后,他立即起身去找楚老师批假。临行前,苏淮坐在首都机场候机厅里时,他思前想后,给柳芷溪发了一条微提醒她需要注意的诸多事宜,叮嘱她各项生活细节。柳芷溪回复了他一个拥抱和微笑的表情,他苦涩的内心就像有甘霖浇灌,总算泛起了一丝甜蜜和安慰。

        他久久望着柳芷溪的头像,是家喻户晓的日本动画片主人公小丸子,旁边是她的母亲,图片上写着两个大字“好暖”。从小家庭幸福、养尊处优的他,无法理解柳芷溪的经历,他不会明白她有多渴望爱,就像锦衣玉食者在抱怨菜品口味不佳,却没有想到那些乞讨的人们有多么羡慕。

        第二天早上,柳芷溪照例早起,她总要到操场上慢跑一会儿再去晨读。待她买完早餐回到宿舍,姚瑶还赖在被窝里,发出轻微的哼唧声,像在呓语,又像在说着胡话。她的脸红扑扑的,显现出一种病态美,仿佛涂上了腮红,却将脂粉擦得艳丽过头。

        柳芷溪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竟是滚烫的,像一个灼热的火球。柳芷溪慌乱地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退烧药。姚瑶不再哼哼唧唧,却一个劲地唤着“苏淮,苏淮。”“这个痴情的傻丫头。”柳芷溪望着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她只好匆匆出门,去向楚老师请假。

        晨光像一层金色的纱,笼罩着世界,不时可以听见小鸟“啾啾”地唱着歌儿。微风轻轻撩起了柳芷溪的刘海,黑色秀发如瀑,她无心像往常一样欣赏这景致,急匆匆地朝教职工宿舍走去。许浩然晨练归来,他戴着黑色的耳机,不知是在练习英文听力还是听歌,他见柳芷溪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轻声唤住了她。柳芷溪正急得焦头烂额,简略地向他诉说了姚瑶的情况。话毕,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毫不犹豫地说“走,我和你一起去”。

        他俩没遇上楚老师,他的手机不知道为何也关机了,他们只好自己送姚瑶去医院。不一会儿,许浩然联系的计程车就停在了学校门口,他和柳芷溪小心地把姚瑶搀扶进车座。夏天的风带着燥热,拂得人心烦意乱,柳芷溪望着窗外,两只手的手指反复交错着,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姚瑶昏昏沉沉,不断呼唤“苏淮,苏淮”,许浩然他们一路催促司机,却仍旧在堵得水泄不通的道路上无可奈何。

        一路颠簸,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许浩然熟练地取号、排队、挂号,像个小大人一样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安顿好姚瑶后,为了省钱,他们搭公交车回学校,因为没有直达的公交车,他们只好下车后再步行。天色有些暗淡了,夜风也变得凉爽,因为是郊区,所以路上没有什么行人。路旁的桂树散发出馥郁的馨香,柳芷溪深深呼吸一口,顿觉沁人心脾、神清气爽,她忍不住摘下一小朵花瓣,放在鼻尖细细嗅着。

        许浩然告诉柳芷溪,他家门前有一株桃树,每年春天蜂蝶群来、绚烂旖旎。他的母亲,就在今年春天走了,正是桃花开得最盛的季节。母亲住院时,父亲在外打工,照顾母亲的担子就落在他一个人肩上,所以他对医院的住院流程十分熟悉。

        在母亲生命的最后一刻,家里四处插着他从树上新摘下的桃花,希望在这个被病痛和死亡笼罩的家里,能多些生机和活力。母亲走后,他消沉了好一阵子,以前优异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他迷上了电脑和网络游戏,一有时间就摆弄捣鼓家里的电脑,无心做其他的事情。

        父亲见他如此,又焦急又伤心,好不容易从微博的工资里省下一笔钱,让他来北京参加英语夏令营,正好也可以散散心。柳芷溪望着身旁的这个稚嫩的少年,小小年纪肩膀上就扛起了这么多痛苦和责任,可是他的表情仍旧阳光自若,眼神波澜不惊且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柳芷溪不禁又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夏令营的同学看着她价格不菲的穿着、高档的学习用品,都以为她家庭背景良好,可是有几人知道背后的真相呢?她不禁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对许浩然惺惺相惜。

        天色渐渐暗下来,突然,一阵吵闹的嘈杂声不合时宜地传来,几个打扮新潮而俗气的男青年在路旁,狞笑着把拳头雨点般砸在一个弱不禁风的男孩身上,他们还重重地踢着男孩的腹部,男孩经受不了只好求饶。可他们非但没有收敛,还嚣张地哄堂大笑,好像在看一个小丑没有尊严的表演。

        许浩然见状,拿出手机在一旁准备偷偷报警,却被一个染着黄发的男子发现了。他恶狠狠地一把夺过许浩然的手机,重重摔在地上,嘴里叫嚣道:“不要命啦!多管闲事!要你好看!”,正说着一脚踹在许浩然的腿肚子上,许浩然一个趔趄跪倒在地。

        柳芷溪忙去扶苏淮,黄毛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柳芷溪,心生歹意,砸吧着嘴,步步逼近柳芷溪,用一口地道的北京腔玩世不恭地调戏柳芷溪。许浩然从地上爬起来,拉着柳芷溪立即就跑,那几个不良青年却没有追上来,只听见黄毛在身后大叫:“跑也没用,我知道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呢,等着吧。”

        风呼呼地穿过,他们不敢停留,一路狂奔到学校。“总算安全了。”他们气喘吁吁,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可是这时柳芷溪才发现,自己的学员证不小心弄丢了。

        回到宿舍,柳芷溪躺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宿舍,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十分不习惯。以前姚瑶在的时候,虽然常常是在煲电话粥,可柳芷溪觉得这粥的味道也不错,现在肚子里却是空空荡荡,饥饿不已。

        她打开kindle,修长的手指不断在页面上滑动,却什么也看不进去。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点进去一看,惊得将手机丢在一旁,原来是今天傍晚的那个黄毛。柳芷溪的心惴惴不安,她六神无主,反复看着信息,惊慌失措,她拨通了苏淮的电话,却在“嘟”声后挂断。

        苏淮立马打了过来,她抑制恐慌,尽量像往常一样云淡风轻地回复,苏淮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异样,关切地追问,她勉强地笑笑,搪塞了过去。挂断电话,她有一种天旋地转之感,仿佛世界颠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她渐渐沉睡。

        梦境,再一次侵入脑海,刺耳的刹车声、爆炸声、轰鸣声,充斥她的耳廓,她无助地哭喊着,身上是鲜红的血液。四周渐渐安静下来,却是永无回应的沉寂,海水浸入了她的肺部,她无法呼吸,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觉得肺腔快要爆炸了,耳朵也因为压力疼得厉害,难受得如同在炼狱里遭受磨难。

        忽然,一只大手成了她救命的稻草,她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她睁开眼,发现一切是一场梦,而枕边早已被汗水和泪水湿润。

        她想起了冷江,那个对她有过救命之恩、总散发着迷人魅力的男孩,在她难过哭泣时借给她肩膀,在她孤单清冷时给予她温暖,此时此刻,她是那样地想念他,却不知道他在何方,就连生死也是未卜的。

        又有一条信息的提示音,她的手有些颤抖,划开屏幕一看,是姚瑶。姚瑶发了一个拥抱的表情给她,她的注意力转移,焦虑减轻了不少。确定姚瑶已经安然无恙后,她回复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告诉姚瑶明天接她出院。

        姚瑶做了一个“囧”的表情,伸出舌头调皮地问她“我昨天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柳芷溪故意做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你说呢”,姚瑶用锤子砸了一下柳芷溪,嘘了一声:“保密哦”。柳芷溪撇撇嘴:“那要看你如何收买我了”。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欢笑不断。

        坐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苏淮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对奶奶的追念,也有对柳芷溪的怜悯。他的生长环境虽然不同于柳芷溪,但是他对奶奶的情谊十分深厚,他觉得对柳芷溪的遭遇,自己可以感同身受几分。

        他望着窗外的云层,想起和柳芷溪一起去泰国时,欢乐的记忆涌上脑海,可是欢乐的开头总是过于匆忙,接踵而来的悲伤和遗憾让人措手不及。他努力让自己不去联想那些扰人的事情,紧紧闭上眼帘,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耳机里播放的是林俊杰的《endless    road》,柳芷溪似乎对这首歌情有独钟,常常单曲循环,林天王独特的声线配上深情的演绎,让这首歌有一种别样的情愫,是悲是喜,也是见仁见智。

        从机场出来,苏淮乘坐计程车赶往校区,他的心里还有一根针,在刺痛着他,让他无法忘怀奶奶过世的悲痛,但是这针尖挑动着皮肤上最敏感的神经,让他对即将见到的柳芷溪,既怜悯又期待。他知道柳芷溪不会需要他的怜悯,如果她需要,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发展。

        他也不明白,柳芷溪是否需要他的爱,因为他的爱,还是那样懵懂而脆弱,可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苏淮,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柳芷溪。

        计程车抵达了夏令营校区,苏淮远远看见门口站着两个女孩,一个一袭白裙,朴素淡雅,一个红衣翩翩,妆容精致。他不用仔细瞧也知道,白裙的那个是柳芷溪,红衣的那个,是姚瑶。柳芷溪娉婷站在路旁,洁白如玉、纤尘不染,像一支静静绽放的栀子花,苍白的脸上有一抹迷人的浅笑。

        姚瑶看见苏淮,唇角微微上翘,弧度恰到好处,忽闪的大眼睛里掩饰不住兴奋和激动,投掷出热情的目光。苏淮顿了顿,有意回避那团炙热的烈火,望向柳芷溪。柳芷溪敏感地觉察到了苏淮的眼神,姚瑶也意识到了他若有若无的冷淡,娇艳的红唇顿时失去色泽,如炬的眼眸,像流星陨落的黑夜。

        苏淮伸出长长的手臂,一把揽过柳芷溪,柳芷溪却巧妙而不露痕迹地躲开了。她凝视着苏淮,眼前的这个少年,意气风发、温润如玉,眼眶红红的,想必因为奶奶的过世十分伤心。可是他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时,柳芷溪能够明显地感受到,那如火的情愫,她冰凉的心也不禁被融化。

        可是她放不下,她放不下自己对冷江的感觉,她忘不了,忘不了苏淮的父亲害死了她相依为命的奶奶这一事实。她心里有恨,恨命运不公,恨老天无情,如果现在还是以前,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有多好,这样她就还爱着苏淮,她每天都向着希望出发,朝着幸福奔跑。

        苏淮的手停在半空,然后尴尬地落下,姚瑶此时回过神来,奇怪地望着他俩,表情颇有些意味深长。柳芷溪拍了拍姚瑶,打破这略显难堪的气氛,微笑着说:“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姚瑶翻了个白眼,兴致勃勃地拉着苏淮往校园里走,苏淮礼貌而客套地应对,却不肯挪动步伐。

        柳芷溪解围道“苏淮,你不是最爱喝食堂里的豆浆吗?姚瑶今天起了大早,特意给你买了两杯,你还不赶快去尝尝?”姚瑶愣了愣,“我今天没有买豆浆啊。”柳芷溪气得瞪了瞪眼睛,姚瑶反应过来,回过头冲她感激地一笑。

        晚上回到宿舍,柳芷溪又在绞尽脑汁写日记,姚瑶见状,掏出手机,发了一大堆链接给她。柳芷溪听见手机提示音响了好几次,以为是姚瑶又恶作剧发什么搞笑的段子给她,一边咬着笔杆一边对姚瑶说“烦死了,没有灵感,别发了。”

        姚瑶一边梳理她乌黑的锦缎般的长发,一边嚼着口香糖,回复道“你点开看看,就知道了。”柳芷溪索性点击链接,是姚瑶发表在各个公众号的文学作品,有耐人寻味的小说,有优美隽永的散文,还有启迪心灵的诗歌。

        柳芷溪一页页仔细翻开,不禁叹为观止,她由衷地赞美“亲爱的,原来你这么有文学素养!”姚瑶故意装作娇羞的样子,柳芷溪嫣然一笑。

        姚瑶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浅蓝色的吊带长裙,穿上后在镜子前比划着,满怀憧憬地问柳芷溪“怎么样?好看吗?”柳芷溪望着裙子,颜色十分正,像秋季南方湛蓝的天穹,把姚瑶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收腰的设计更突显了她小蛮腰的曼妙和魅力,虽然低领的胸口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性感,但蛋糕层的下摆又为她增添了许多青春的活力,裙身点缀的钻更让她光彩夺目。

        柳芷溪出神地凝视着她,感叹道“太美了”。姚瑶的眼角弯弯的,“你说,我过生日的时候穿这一身,他会喜欢吗?”柳芷溪脱口而出,“肯定会的!”姚瑶一脸欣喜,柳芷溪心里却对这个女孩有些同情,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姚瑶人美歌甜,成绩优异、家境良好,是父母和老师的心肝宝贝,柳芷溪觉得这样的女孩应该是值得被她羡慕的,可是她竟然产生了一种怜悯之情。

        柳芷溪埋下头继续写日记,刚才和姚瑶的对话一直在她脑海里回旋。姚瑶是很美,但是她不能保证苏淮会喜欢她,姚瑶就像一团火,热情奔放、如火如荼、光芒四射,爱上她,要么永生,要么毁灭。

        而苏淮就像一江水,含情脉脉、缓缓流淌,会被火烤干蒸发,在风起时却又排山倒海、深情激荡。柳芷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苏淮的风,以前她希望自己是,希望自己可以与他共同演奏风雨的交响曲,可是现在她害怕自己是,因为苏淮的潮水已经沾湿了她的心绪。

        她也不知道林素锦是不是,在她看来,林素锦很像江河里的一尾鱼,自在洒脱,虽然流出的泪水没有人能看到,可是她却住在某些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