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科幻小说 - 时光尽头的我们在线阅读 - (二)

(二)

        新学期的兴奋,像一片红色的霞光,笼罩在高一学生的心头。这些半大的孩子,对新事物保持着敏锐的感觉。师大刚毕业新分来的英语老师,说着一口流利地道的英文,刚一开始还是吸引了很多学生的眼球,纷纷下定决心要苦练英语。

        “那个,柳芷溪,我们准备晨读英文,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呀?”课间休息时,曾潇一脸热切地问正在看闲书的柳芷溪。

        “在哪儿呀?”她沉浸在希斯克利夫的复仇中,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

        “每天早上6点到校,练习一个小时的英语对话后,去吃早餐,然后背半个小时单词。”

        “没兴趣!”她的心正被艾米丽勃朗特紧紧揪着。

        上课铃声如一阵单调的蝉鸣般响起来,英语老师穿着西装套裙、蹬着高跟鞋准时走进教室。她带来了一个消息,橘井中学要选拔参加英语能力测试的高中生,英语老师话音刚落,台下的学生就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安静,然后宣布,上周语法测验满分的同学将直接参赛,另外再抽本周语法测试班级前八名同学,一共十名同学代表班级去参加全市的选拔。

        “下面宣布上周满分的两位同学!嗯!苏淮,柳芷溪!”英语老师笑眯眯地望着他俩。

        秋天的凌晨5点,天色并不亮堂,柳芷溪刚醒,奶奶就已经在厨房里忙活着早饭了。熟悉的鸡蛋面,柳芷溪闻着香味,肚子里的馋虫蠕动。昏黄的灯光照射在奶奶的白发上,奶奶精神矍铄,这是让柳芷溪最最感到幸福的事情。

        餐桌上的两碗鸡蛋面,柳芷溪的那碗卧着两个煎得金灿灿的鸡蛋,奶奶那碗却只漂着几丁油腥和几片白菜。“我年纪大了,吃鸡蛋胆固醇高。”奶奶每次都是这么搪塞着。

        下了楼梯,几只早鸣的公鸡高声啼叫着,有退休的妇人在这个略显偏僻的小区散养了鸡鸭,小区没有物管,鸡鸭就在小区里恣意觅食。

        走到小区门口,曾潇早已在等候。柳芷溪、曾潇和苏淮三人约定好了一起晨读,秋天的凌晨5点半,天还未亮,且街道上车辆行人稀少,曾潇说自己家和柳芷溪家近,便主动提出和柳芷溪一起走,既可以做伴,也可以顺便在路途上练习口语。

        “笨啊!”英语练习册发下来,柳芷溪忍不住用作业本拍了拍曾潇的头。“这是一个强调句,不是定语从句啊,和你说了那么多遍了,用that,不用which啊!”

        曾潇一边忍痛摸着头,一边找苏淮求救。苏淮放下手中的物理奥赛书,露出侧脸,阳光斜射在他干净俊秀的脸上,柳芷溪甚至看见了他脸上闪着金色光芒的微微茸毛,轮廓俊秀而分明,他的眼神清澈明朗,不掺杂一丝杂质,嘴唇饱满,漾着浅笑时的样子更显得善良而友好。柳芷溪有些呆了,直到听见他用好听深沉的声音说:“告诉你一个诀窍哦,如果一个句子去掉it’s和that后,还是可以连接成一个完整的句子,那就是强调句。”

        “如果我和你之间,去掉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是否就可以连接成一个句子,阐述那些我曾心心念念的的青春,和我们怎么也回不去的曾经?”多年后,当柳芷溪回忆道这个画面,心里的声音便如是说。

        英语能力测试的比赛设在市一中,柳芷溪、苏淮乘校车去往一中。曾潇因为成绩未达到标准,没有获得参赛的资格。

        校车一路前行,小城的景物一一快速倒退,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就已经飞快地远去了。车上的氛围有些沉闷,带队的老师为了缓解气氛,带动大家唱起歌来。柳芷溪忽然感到腹部一阵疼痛,细密的汗珠爬上了她的额梢。

        “怎么了?”苏淮觉察到了她的异样,礼貌而关切地问道。柳芷溪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苏淮猜到了几分,好在校车已经抵达市一中。他不经意地脱下校服外套,让她搭在腰间,把她送到洗手间,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快步离开。

        几分钟后,苏淮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女孩。女孩四下望了一眼,悄悄将卫生巾递给柳芷溪,柳芷溪抬眼,落入眼里的,正是她第一次遇见苏淮时,他单车后座上坐的那个美丽女孩。

        考场上,柳芷溪捧着苏淮为她打的热水,心里的寒意一点点散去。在薄凉的秋日,有一抹温暖的日光,倾洒在她的心田,悄然地生长出一只金桔,汇聚了所有的能量,承载了一切目光,却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当冬天的萧条一点点吞噬秋日的余温,小城里张灯结彩迎接新年,各大商场推出了年终特惠。柳芷溪穿着白色的长款羽绒服,一头秀发扎着清爽的马尾辫,站在公交车站。

        柳芷溪他们班换了新的班主任,兼任英语老师。新班主任,大家都称呼他“老雷”,其实他并不姓雷,只是因为他乐于助人、见义勇为,所以大家亲切地叫他“活雷锋”,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老雷”。老雷四十多岁,其貌不扬、黝黑干瘦,爱抽烟,牙齿被熏得黄黑。他穿着简朴,听说大部分工资都用去资助贫困学子了。对于他的私生活,大家都不太清楚,只是隐约了解到,他与妻子离异。

        柳芷溪刚从学校回来,拿了期末成绩通知单,900分的总分她得了818分,这个分数还算不错,班级排名第三名,全年级26名。她喜滋滋地把好消息告诉奶奶,奶奶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愉悦,她想象着奶奶沟壑纵横的脸瞬间聚合、削峰填谷。

        曾潇和苏淮约她一起去市内溜冰,她从没有进过溜冰场,却也跃跃欲试。在公交站等车时,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覆在她绵长的黑色睫毛上,让她清澈的眸子更像一汪泉水。她没有带雨伞,苏淮便将头顶的伞盖斜向她。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玉树临风,来往的小姑娘们不时回头望。因为有些寒冷的缘故,她的脸颊被冻得通红,亦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她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不知是否是雪水化了的缘故,她的眼里雾气更浓了,就快要淌出泪了。她屏住呼吸,仿佛一不小心,这样的甜蜜便会被鼻息带走,她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暗暗压住心底慌乱的喜悦。

        “嗨!”柳芷溪听见一声甜美的声音,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视线,是她。

        “林素锦!”身旁那个颀长的身影温柔地唤道。

        柳芷溪恋恋不舍地结束自己刚才的想入非非,她忽然想起英国作家托马斯哈代的《苔丝》,女主人公在被捕前说:“幸福的时光不会维持太久的”。

        是苏淮把林素锦邀来的,林素锦在苏淮面前格外活泼,一路上叽叽喳喳,一双大眼睛灵动光润,像是要一眼把人看透彻,又像是一口漾着涟漪的井,轻柔而有韵味。她毫不顾忌地打量着柳芷溪,眼神里却也没有高傲和蔑视。

        市内溜冰场光线昏暗,换了溜冰鞋后,柳芷溪扶着斑驳的墙壁,勉强站立。曾潇一直牵着她的手,从最基础的动作开始教她。她却是最愚钝的学生,学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苏淮领着林素锦在场内转了一大圈,自由而快活洒脱。路过柳芷溪身旁时,苏淮一把拉住她,她被逼着前进却也突然之间稳住了重心,在苏淮的帮助下快速滑行。一圈,两圈,三圈,他们尽情驰骋着,仿佛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不知道疲惫,又像冲破枷锁的野马奔腾着、大笑着。

        柳芷溪在苏淮的指引下不时变换姿势,场内的灯光应景地落在了他们身上,她安心地闭上双眼,感觉自己在幸福地翱翔。

        是啊,青葱年华,只因有你,而满心欢喜,单调岁月,只因有你,而星河璀璨。

        从溜冰场出来,天色已渐渐暗淡,雪却还没有停,一片片哗哗地落下,整个世界仍旧是纯白的,所有的污渍都被掩埋,却将在来年春天潜滋暗长。柳芷溪感觉心里莫名地膨胀,却身陷说不出的空虚,心脏在胸腔内悸动地跳跃,她不敢开口,深怕心脏会跳出来,让人一眼便看穿她的心事。

        林素锦的及腰长发优雅地披散在肩头,即便刚才溜冰时很闹腾,此刻却俨然一副淑女的文静模样。冷风迎面扑来,林素锦也忍不住将围巾裹紧。

        城市华灯初上,霓虹闪耀,苏淮竟然提议去喝一杯。四个半大的孩子就这么决定去西湖公园的清吧。幽暗的环境,迷离的灯光,安静的舞台,四个高一学生临窗而坐,一杯杯啤酒举起又饮下,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再次豪气地饮下一杯酒后,曾潇又向苏淮发起了进攻,苏淮明显不胜酒力,已经红光满面,连连摆手。借着酒劲,曾潇不怀好意地问:“不喝也行,那你,你说说”,他的舌头已经开始打转了,“你最想和谁共度余生?”

        林素锦噗嗤地笑了,两片薄薄的嘴唇微微上勾,面颊染上了红晕,似水的眸子明亮无比。柳芷溪也忍不住笑了,不知该如何打趣,却分明感到一片炽热的目光,悄然落在自己身上。她把酒杯高举,然后开心地说:“我们要是可以永远这样就好了!”

        “一定的,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四个人一齐大喊,惹得旁人频频侧目。

        青春就是这样,有着旁若无人的张扬,有着无所顾忌的勇气,还有,自以为会地久天长的傻气。

        寂静的雪夜,天上没有月亮,昏昏沉沉,一片阴暗。或许是风太冷了,柳芷溪的脸红扑扑的,踩着脚下细碎的石子,那微微的钝感从脚底传至心脏,却给她踏实的安稳。临出门的时候,曾潇已经醉得晕头转向,钻上一辆出租车,匆匆回家。林素锦在饭店门口遇上了老同学,被一群女孩子招架着去看电影。只剩下了,苏淮和柳芷溪。

        一片洁白的雪花落在了柳芷溪的发梢,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停歇在氤氲着清香的花间。她扬起头望着无垠的夜空,目光像一只网,网住了黑夜的密语,浓厚的夜色倒映在她的眼底,深邃而一望无际,却时时透露出善良和纯洁。苏淮望着她的侧脸,五官立体,虽不是倾国倾城,却有着自己的神韵和风采。

        感觉到了苏淮的注视,柳芷溪无意地回眸一笑,苏淮不知所措地愣住了,回过神来时尴尬地把目光投掷向远方,心里却焦灼不安,仿佛面前的柳芷溪是一个发光体,让人不得不注意。是啊,她是一个发光体,在今夜,苏淮仿佛看见了漫天斑斓的星光。

        “你,喜欢下雪吗?”像是要打破尴尬,柳芷溪轻轻问。

        “啊,喜欢吧。”苏淮的心里仿佛有清冽的泉水淌过,那种温柔一直浸透到了灵魂深处。他的声音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自然。

        “雪那么白,那么干净,让人不得不产生美好的憧憬和遐想。可是,它又是那么专横霸道,不由分说就覆盖了其他的一切。”她若有所思地说道,声音软软的,有点像受伤的小兽。苏淮不禁回过头来认真打量她。她却没有直视面前的他,一双水灵的眼睛仿若蓄满了泪,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迷离而遥远。

        “我想你们。”她自顾自地说着,声音轻得像是在自言自语。

        穿过破败的公园时,风的劲头大了些,吹得路旁的野草发出有些可怖的“簌簌”声响。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害怕,苏淮拉着柳芷溪一路狂奔,风刮在脸上生生地疼,可是心里却溢满了蜜意。苏淮的手很有力,从指间传来的力量通过皮肤和毛细血管传遍全身,他的手也很温暖,轻微的摩擦引燃了温存,有一团熊熊烈焰在心中燃烧,照亮了迷茫而忧伤的青春。

        到了楼下,他们仍紧握着彼此的手,不言语,却连空气都静谧得甜腻。彼此对视着,时空仿佛失去作用,定格了这个安静却注定不同的夜晚。

        包里的手机振动着,柳芷溪适时抽出手,那淡淡的清香还残留在手上,她不舍地微笑着接听电话——一道闪电划过重云密布的天空,柳芷溪的命运之海正扬起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