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屋 - 武侠小说 - 倚剑江湖路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潜入

第八章 潜入

        两人沿着蜿蜒的山道走了许久,忽闻前方几声话语传来,两人相视一眼,立刻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只听对方说道,

        “今天带来什么好的饭菜了,他奶奶的,闻着味道真不错啊。”一男子道。

        “这是黄花药膳鱼,专门是补血养气的,对于二当家的伤势有很大的帮助。”一老妇道。

        “我说李婶,下次记得多烧几道菜,好让我们兄弟两饱饱口福啊,你这好差事可是别人想做都做不了的,这可是我兄弟给你招来的,你可不能不感恩呐,再说能为我们二当家做事,你家今后的生活可就不用再愁了。”另一男子道。

        “是是是,老身今晚前来就多烧几道菜,好让你们也都吃好喝好。”老妇道。

        “这就对了,赶紧上去吧,我家二当家可是饿坏了,你说你这推车都这么破烂了,下次记得买个新的。”先前男子道。

        “是是,下次老身买个新的,那我….”老妇道

        “上去吧,上去吧。”

        随后只听车轮的声响渐渐远去,这两人又开始闲聊起来,

        “山羊,今天那火鸡怎么回来脑袋就像火烧了似的,真他妈的难看。”

        “什么火烧,那就是被火烧的,我听回来的野牛说是什么什么妖人所伤,还会放妖术。”

        “有这等事,不会吧?”

        “哼,我看啊,可能去抢劫的时候碰到铁板了,弄的这一身狼狈模样,怕丢人,才说什么妖人所为,真是脸皮厚,把大家当傻子一样。”

        “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经常吃独食,这一回可算真成了火鸡了,真是解气。”

        “可不是么,唉,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好好站我们的岗吧,小心被三当家看见了。”

        “说的对,说的对。”

        石壁背后,苏水音掩嘴轻笑:“看来他们说的就那两个山贼了,不过这些人还真是有趣,什么山羊,野牛,火鸡的,倒像是一群动物霸占了山头。”

        萧一凡摊了摊手,道:“不过啊,这些鸡啊,牛啊,羊呀的把守的这么牢,我们混进去可不容易。”

        苏水音道:“擒贼先擒王,我看我们还是晚上潜入,这样几率会大一些,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如若现在潜入的话,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人来了嘛。”

        萧一凡摸了摸下巴,说道:“可是问题是,我们如何潜入。”

        苏水音也陷入了思考。良久,萧一凡灵光一现,“啪“的重重的拍了一下手掌。

        “你干嘛啊。”苏水音嗔了一句,探出脑袋看去,见他们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悬下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转过头来,道:“你这头猪,一惊一乍的,如果被他们发现了可就糟糕了。”

        萧一凡尴尬一笑,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不是激动嘛。”

        苏水音白了他一眼,问道:“什么办法?”

        萧一凡道:“刚刚不是有个老妇人来送饭么,听他们对话这个人应该是经常来这里送饭,而且他们的二当家好像是受伤了。”

        苏水音奇道:“这又怎么了?”

        萧一凡道:“你想想看,我们是不是可以代替这个老妇人,然后神不知鬼不晓的潜入进去,”

        苏水音道:“办法是不错,可是如果问起我们来,我们该如何说呢?”

        “这个容易。”只见萧一凡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苏水音顿时笑逐颜开。不由的对萧一凡刮目相看,赞道:“真想不到你的鬼点子真多,这样的话我们潜入寨中就容易多了。“

        萧一凡轻咳了几声,道:“现在我们该去守株待兔等那李婶了。”

        “嗯”苏水音点了点头,随即两人身子一动,已是朝着原路折了回去。

        夜色茫茫,很快,这山狼岭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而在通往寨中的路上,两道身影已潜伏多时,也许气氛过于安静,竟能清楚的听到打哈欠的声响。

        “怎么?犯困啦?”苏水音道。

        萧一凡揉了揉眼睛,道:“有一点,可能昨天没有休息好。”

        “你把这个吃了,保证你不犯困。”苏水音不知从哪里取出一颗红色的果实。

        萧一凡奇道:“这是什么?”

        苏水音回道:“这个,这个,就是一种水果,吃了可就不会困了。”

        “真的假的?吃了就不会犯困?”萧一凡疑惑的把果实放入口中嚼了嚼。

        倏忽,只觉得一股逼人的味道像烈火一样直逼喉咙深处,两眼一下蹬的老大,

        “啊——啊,啊,辣死我了。”张大嘴巴,牙齿也不敢再咬了,

        “呸呸呸”

        “我说,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辣?”

        苏水音“扑哧”一声笑道:“这叫火烈果,本身就很辣,怎么样,吃了之后是不是感觉一下子就精神多了。”

        “嗖嗖”的吸着冷气,萧一凡痛苦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嘶!要是这么辣我就不会一口都放嘴里了。”

        “嘘,有人来了。”苏水音示意他小声点。

        萧一凡侧耳去听,果然在不远处,可以听到车轮的响声。

        只见一位老妇人慢悠悠的推着车向他们走来。

        “老人家,打搅你一下。”

        李婆见面前突然出现两道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心下一惊,问道:“你们是?”

        苏水音说道:“老人家莫怕,请问你可是要送饭到山寨去?”

        李婆道:“是,是啊,每天都是我在送。”

        苏水音道:“这次可否由我们两人去送?当然不会让老人家你吃亏的,这里有十两纹银,你就拿着,就当是我们买了你这辆推车了。”

        李婆接过银两,疑惑道:“你们这是要进山寨里去?”

        萧一凡道:“放心吧,老人家,我们有些事需要进山寨去,嘶!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

        李婆见他神态异常,甚是古怪,道:“这倒不是不可以,可是你这十两纹银太多了,我这个破推车可值不了这么多银子呀。”

        苏水音道:“老人家你就拿着吧,事不宜迟,你就把推车交给我们吧,咦?老人家,看你这推车里有几件衣物,可否也一并送给我们?”

        李婆笑道:“拿去吧拿去吧,这也不值几个铜子,我准备送完饭菜就拿到我好友家里送给他孩子穿,这下有了这些银两,就能买更好的了,如若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苏水音点了点头,李婆便就此离去。

        萧一凡问道:“你要这些衣物做什么?”

        苏水音拿起车中衣物,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这身打扮哪像是给人打下手的,换了这身衣物,他们才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来,这件给你,换上我们赶紧出发吧。”

        萧一凡接过衣物,嘴角一抽,道:“这,这好像是女子的衣服吧?我怎么穿啊?”

        苏水音把她手中的衣物在胸前一摆,道:“我这件可是粉色的,你那件起码是蓝色,虽然多多少少有点那个什么,不过也可穿啦,要不,我这件给你?”

        萧一凡道:“还是算了吧,我就这件。”说完快步的提着衣物走向一旁的石壁后。

        苏水音轻笑一声,很快也找了僻静处换了衣裳。

        这时的她,样子淳朴自然,比之前少了些超脱多了分妩媚。扯了扯嗓子喊道:““喂,你怎么还没有好啊。我们可要赶路了。”

        “好了,好了,急什么啊。”石壁后,萧一凡低着头缓缓的走了出来,只见他一身简朴,样式到也简约大方,只是这绣有花纹的衣裳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多少显得有些别扭。

        “哈哈哈,你别说,这身衣裳穿在你身上别有一番风韵啊。”苏水音打趣道。

        “笑,笑什么笑,我上辈子一定造了什么孽来惩罚我,赶紧走,赶紧走。”说罢,推起木车快步的向前走去。

        苏水音嘀咕道:“还怕别人瞧见,待会进山寨的时候还不是要被看光光。”嬉笑一声,跟了上去。

        两人走了片刻,只见那守着路口的大汉上前一步大喝道:“喂,你们是干嘛的?”

        萧一凡放下手中推车,上前一步,道:“大爷,我们是来送饭的?”

        “送饭?送什么饭?”大汉道。

        “是给二当家送药膳的。”萧一凡道。

        “药膳?不是一直都是由李婶来送,你们是谁推荐的?”大汉问道。

        “我们就是李婶派来送药膳的,在她回去之后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就不能亲自上来给二当家送饭了,于是就派我们前来了。”萧一凡指了指推车道。

        “你们是李婶派来的?怎么证明?”大汉仔细打量着两人,见他们穿着朴素,倒像是村子里的人,可是这男的穿着如此奇怪,倒是让他愣了半响,这女的看似素颜,却是仪态万方,着实让大汉看痴了。

        “好美的小姑娘,怎么有幸来我们这里玩呀,你是山下哪个村子的?”大汉色迷迷的盯着苏水音,手掌来回搓动。这副猥琐模样,看着就觉得让人恶心。

        苏水音正觉得不知如何回答,萧一凡眼眸一转,从木车内端出两道饭菜,道:“大爷,这里有两道饭菜,这是李婶亲自下厨为你们做的,说是孝敬你们的,来,大爷尝尝看。”

        “对啊,看我差点就忘了,嗯,真香,果然是李婶的手艺,还算惦记着我们兄弟,行了,你们两人可以上去了,二当家等的急,切勿耽误时辰。”这大汉吃了一口,说道。

        “好类,我们这就上去。”萧一凡示意苏水音一眼,两人随即朝着山寨走去。

        许久,便来到山寨门前,只见高墙之上,弩手把守在各个方位,固若金汤,四周也插有无数火把,把这本该黑暗的夜空照的通亮。

        “怪不得官兵们无功而返。”萧一凡感叹之余,继续向前走去。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门前,一山贼示意他们停下。

        萧一凡笑道:“这位大爷,我们是来给二当家的送药膳的。”

        “药膳?我记得给二当家送药膳的可是一个老妇人吧。”

        萧一凡忙道:“对,我们就是李婶派来送药膳的,她今天身子不舒服,就由我们代劳了。”

        这山贼正疑惑的看着两人,一旁另一山贼道:“你还担心他们是官兵不成?山羊和老六都放他们过来了,说明一点问题也没有,好了,你们两个动作给我麻溜点,去去去。”说完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不知二当家的住处在哪里?”萧一凡问道。

        “你朝着这条路往前走,看到一处凉亭往左拐,门前有两头石狮子的那就是我们二当家的住处。”山贼指道。

        “谢谢,谢谢。”随后两人便推着车进了山寨。

        月华冷冷,光线暗淡,在一角某处,一道身影正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们两人,眸低不禁有道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

        “这两个人是做什么的?”声音仿佛来自九阴之下,透着一股诡异。

        “回禀三当家,刚刚听门卫说是来给二当家送药膳的。”一旁,一个矮胖的山贼恭敬道。

        “送药膳的?啧啧,我不管他们是做什么的,其中有一少女,待会等他们出寨之前,就给我抓起来送往大当家那里去。”话语阴狠,毋容置疑。

        听到大当家这三个字,那名叫秃鹫的山贼浑身打了一个冷战,颤颤巍巍道:“是,三,三当家。”